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五月, 2011:

2011年BAFTA电视奖颁奖

2011年度的BAFTA电视奖(BAFTA TV Awards)星期天晚上揭晓,最引人注目的奖项“最佳电视系列剧”(Best Drama Series)由BBC 的 Sherlock 夺得,剧中华生的试验者 Martin Freeman 还获得了最佳男配角奖,但是男主角福尔摩斯的饰演者 Benedict Cumberbath 就没能获得最佳男主角,而是被 BBC 的单本剧 Eric and Ernie 的男主角 Daniel Rigby 夺得。

获得“最佳电视单本剧”(Best Single Drame)的是由 BBC 和 ITV 合拍,讲述 ITV 的著名电视连续剧 Coronation Street 原创过程的 The Road to Coronation Street,但是 Coronation Street 今年却没能拿到“最佳电视连续剧”奖,败给了BBC 的 EastEnders。获得今年多集电视剧的是由 Channel 4 拍摄、阵容强大的 Any Human Heart。

获得最佳女主角奖的是由电影 The Is England 延伸出来的电视剧 This Is England ’86 中的女主角 Vicky McClure。获得最佳女配角奖的 E 4 的电视连续剧 Misfits 中的 Lauren Socha。

今天的海外剧集奖项特别引人注目,BBC Four 播出的丹麦电视连续剧 The Killing 在英国受到高度赞扬,广为追捧,在BAFTA电视奖上,击败了美国电视连续剧 Glee 和 Mad Men,夺得了“最佳海外剧集奖”。

(更多…)

爱丁堡2011年5月

许多爱丁堡城堡的照片都是在阳光灿烂的天气下照的,其实黑云压顶下的爱丁堡城堡,可能更有味道。

当然今年春天确实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多。

眺望远处的 Forth of Firth

Arthur’s Seat

从 Arthur’s Seat 的山坡上回望爱丁堡

女王访问爱尔兰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对爱尔兰的国事访问,是英国国家元首100年第一次访问爱尔兰。上次在1911年,当伊丽莎白二世的曾祖父乔治五世访问都柏林时,爱尔兰还是大英帝国的属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爱尔兰的士兵还曾为英国出征,伤亡人数达5万人。虽然爱尔兰独立一般定为1922年,但实际上一直到1948年才正式有“爱尔兰共和国”。在这之后则是北爱尔兰的动荡。爱尔兰的国家身份,一直是与英国有关,不管是以宗教和血统联系,还是以对英国皇室的仇恨的方式呈现。所以这次女王的访问,被看作是英国与爱尔兰国家关系正常化的重要一步,对一些爱尔兰人还说,是可以不用再恨英国了,虽然对于年轻一代的爱尔兰人来说,可能已经没有这么多的国恨家仇的负担。

在这次访问中,女王作为亲善大使的作用,是其他人无法替代的。她代表着英国皇室,从她身上可以回溯英国对爱尔兰统治。所以她的一举一动,其象征意义非常强烈,连一些欧洲报纸都把女王访问爱尔兰的照片放在了头版。许多媒体把女王向爱尔兰独立战争阵亡将士纪念碑献花圈作为象征性时刻--那些人是在与英军作战中阵亡的。而爱尔兰的 Irish Examiner 选择了女王在爱尔兰总统宫贵宾留言簿上签字的瞬间--因为她已是“客”,而不再是爱尔兰的元首

2011年奥威尔奖揭晓

2011年的奥威尔奖(Orwell Prize)今晚揭晓,获得奥威尔记者奖的是英国女记者 Jenni Russell。她曾在BBC Radio 4和Channel 4 News 做过编辑,是《卫报》、《星期日泰晤士报》和《伦敦晚报》、以及时事评论杂志New Statsman的专栏作者,报道集中于英国的时政和社会。她曾被《卫报》称为“第一个发现 Ed Miliband 可以成为工党领袖”的记者。

获得今年奥威尔博客奖的是在右翼网站 Conservative Home 上的博客作者 Graeme Archer

获得今年奥威尔图书奖的是已故的上议院大法官(Law Lord) Tom Bingham 的 The Rule of Law,由企鹅出版社旗下的 Allen Lane 出版。如果不是因为生病退休,他很可能称为英国第一任超级法院的庭长。书名提到的“法治”,并不仅仅是法律相关,而是指法治精神如何称为社会公正的基础,为和平和繁荣提供保证,保护普通人的权利的同时监督政府履行其职责。在今年奥威尔图书奖的6本提名图书中,这是唯一一本政论式的图书,其它包括传记、时事和小说等。

2011年奥威尔奖提名

2011年的奥威尔图书奖(The Orwell Prize)的提名是在初选名单上的18部作品上选出来的。获奖者将于本月揭晓,同时揭晓的还有奥威尔记者奖和奥威尔博客奖。作为以“政治题材写作”为主题的图书奖,提名作品大都以时事、政治、经济、道德等题材为主。去年的获奖图书是英国作家 Andrea Gillies 的 Keeper

2011年奥威尔图书奖提名作品

Death to the Dictator! Witnessing Iran’s Election and the Crippling of the Islamic Republic
作者 Afsaneh Moqadam
出版社 The Bodley Head
2009年夏天在伊朗爆发的街头抗议活动曾是全球的焦点,这本书的作者 Afsaneh Moqadam 的抗议的参与者之一,通过目击者的证词,见证了那场抗争。

Hitch-22
作者 Christopher Hitchens
出版社 Atlantic Books
英国著名记者、作家、少数可以称为公众知识分子的 Christopher Hitchens 的回忆录。

他的弟弟、也是政治辩论上的对手 Peter Hitchens 是去年的奥威尔记者奖的得主

Let Our Fame Be Great: Journeys Among the Defiant People of the Caucasus
作者 Oliver Bullough
出版社 Penguin
作者 Oliver Bullough 曾担任路透社驻莫斯科记者,现任战争与和平报道学院的高加索编辑,在这本书中,他深入东欧、中亚、中东、土耳其等地,对高加索地区人民面对俄罗斯的抗争历史进行了详尽的描述。

Supermac: The Life of Harold Macmillan
作者 D.R. Thorpe
出版社 Chatto & Windus
英国前首相麦克米兰(Harold Macmillan)的传记。麦克米兰的政治生涯跨越两次世界大战,在1950年代末称为英国首相,对保守党和英国政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作者 D.R. Thorpe 是英国的历史学家和传记作者,曾为两位英国前首相写过传记。

The Betrayal
作者 Helen Dunmore
出版社 Fig Tree
作者 Helen Dunmore 是英国的小说家和时任诗人,这部小说以1952年的列宁格勒为背景,讲述生活在斯大林的恐怖统治下的一对恋人的故事。这两个角色曾经出现在作者2001年的小说 、以列宁格勒之战为背景的The Siege 中。本书曾入选2010年Man Booker Prize 初选名单。

The Rule of Law
作者 Tom Bingham
出版社 Allen Lane
本书作者曾是英国的 Law Lord,也就是现在的超级法院法官。他在本书中阐述的,是所谓的“法治”(The Rule of Law)的概念,他指出“法制”并非是一套僵硬的法律概念,而是一个平等与正义社会的基础,保证政府负起其责任,即可以推动增长,又可以保障安全与合作。

在这个提名名单中,我最感兴趣一读的是 The BetrayalThe Rule of Law 这两本。Helen Dunmore 的前作 The Siege 有机会也想读一读。
(更多…)

苏格兰正在走向独立?

这篇为经济观察网写的分析文章,是基于我前两天写的博客所写。

四年前,以争取苏格兰独立为宗旨的苏格兰国民党(SNP)以一席优势,第一次在苏格兰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成为执政党。四年后的今天,SNP再次在选举中获胜,这次他们赢得的席位比四年前多了22个,在苏格兰议会中成为绝对多数。在获胜之后,SNP高层即宣布将在2-3年后举行有关苏格兰独立的全民公投。

苏格兰独立的日子,是不是越来越近了?

(更多…)

爱丁堡2011年4月:樱花盛开

2011年4月是破纪录的既暖和又干燥的一月,经常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樱花也在这个季节盛开了。

爱丁堡大学 McEwan Hall 前的 Bristo Square 种了一圈白色的樱花树。

爱丁堡王子大街南侧靠着王子大街花园的路边,种着一排开粉红色花的樱花树。

Royal Mile 上的 Canongate Kirk 院子中也种了开粉色花的樱花树。

一棵开着粉色和白色两种花的樱花树。


(更多…)

苏格兰离独立更近了?

2007年苏格兰议会选举,苏格兰国民党(SNP)以一席领先,虽然赢得的47个席位还不到总数(129)的一半,但仍然以少数派政府的方式执政。SNP从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很大程度是其领袖萨尔蒙(Alex Salmond)的功劳,见过其人一次,确实是个有魅力的政客。在SNP政府的第一届任期中,萨尔蒙的政府度过了多次危机,几乎连政府预算案都过不了,放弃了不少竞选承诺,最重要的打击是没法通过举行苏格兰独立全民公决的议案――工党和自由民主党联合表示反对,SNP连提案都没敢拿出来。

4年之后,SNP却在苏格兰议会选举中意外大胜,拿到了69席,已经超过半数,可以自动组建政府。苏格兰议会采用简单多数制和比例代表制的混合选举方式,不容易产生多数派政府,所以这次SNP的胜利不可谓不大。在SNP再次上台,获得更多席位之后,苏格兰独立全民公决的举行,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许多人估计会在2013和2016年之间。

(更多…)

皇家婚礼--不同角度

同样的皇室婚礼,各家报纸的报道角度各不相同。虽然看直播的人很多(收看人数达248万),BBC网站都直播期间都被挤垮了,但英国人并不都是保皇派,《卫报》在婚礼前做了民意调查,反映只有五分之一的英国人非常热衷于这场婚礼,而在苏格兰几乎没有任何庆祝活动或是街头聚会。

几家左派报纸更是旗帜鲜明的共和派。但是伊丽莎白二世长期大受欢迎,民众对皇室婚礼的热衷(从戴安娜到威廉),让共和派们大叹废除皇室的路途还很遥远。在威廉王子大婚之际,《卫报》都出了“皇室婚礼纪念版”(Royal wedding souvenir edition),主张共和最坚决的《独立报》都出了皇室婚礼专题,只剩下唯一一份工人阶级报纸《晨星报》(Morning Star)以负面角度报道白金汉宫对清洁工的压榨以及共和派在婚礼当天的示威活动。

虽然是报道一起充分曝光、什么都在镜头底下、不可能有什么独家新闻的事件,但是英国各家报纸的报道角度还是不同的。维护建制的《每日电讯报》和《泰晤士报》把皇室婚礼的成功与继承传统、展示“软实力”、重现昔日的光辉联系在一起;《每日邮报》则把平民凯特嫁入皇室看作是英国社会进步、社会阶层升迁(social mobility)的象征;《卫报》上Timothy Garton Ash 则指出凯特是属于英国7%接受私立学校教育的人,从中产阶级上层(upper middle class)再往上,其间已无太大的升迁障碍,英国社会阶层升迁最大的问题是在公立学校出来的社会中下层,《卫报》的社论在为新人祝福之余,不忘为自己的忠实读者准备一份“如何躲避皇室婚礼”的指南。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