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九月, 2014:

独立的概念不是一成不变的

本文略有删节的版本发表在了《欧洲时报》上。

9月18日,五百三十万苏格兰居民将走向投票站,参加苏格兰独立的全民公决。公投日期在去年11月就已公布,有关苏格兰独立利弊的各种讨论也早已经开始,但是直到今年8月5日,支持和反对独立的两大阵营代表:苏格兰国民党(SNP)领导人、现任苏格兰议会首席部长萨尔蒙德(Alex Salmond)与前英国财相达林(Alistair Darling)举行第一场电视辩论后,公投的紧迫感似乎才忽然来临,经过多年的酝酿,决定苏格兰命运的时候马上就要到来了。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2014

苏格兰独立也是今年爱丁堡图书节的一个重要话题。每年8月份,在爱丁堡市中心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新城”(New Town)西端的夏洛特广场(Charlotte Square)上,都会举办一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图书节,近年来每次都有超过800名作家艺术家举办讲座和讨论会。图书节的主题有时会超越文艺与写作,涉及重大时事议题,今年的主题之一是“苏格兰的未来”,嘉宾之中,就有萨尔蒙德。

萨尔蒙德出席爱丁堡图书节,是来和爱丁堡大学历史学首席研究员汤姆•迪瓦恩(Tom Devine)对话,讨论苏格兰独立之路以及公投之后可能发生的变化。迪瓦恩是苏格兰现代史的专家,曾出版过三十多本专著。这场对话之后不久,迪瓦恩在接受《观察家报》采访时,宣布自己将在独立公投中投赞成票。他表示自己长期以来一直支持苏格兰留在联合王国内并同时拥有“高度分权”,但是在看到近年来苏格兰政府在经济管理上表现出的能力、以及苏格兰与英格兰两地在政治理念上的分歧之后,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转而支持独立。

(更多…)

英国出版动态(101): “向日葵是我的”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梵高的七幅《向日葵》

书名:《向日葵是我的》(The Sunflowers Are Mine) 作者:作者马丁•贝里(Martin Bailey) 出版社:Frances Lincoln 出版时间:2013年9月

书名:《向日葵是我的》(The Sunflowers Are Mine)
作者:作者马丁•贝里(Martin Bailey)
出版社:Frances Lincoln
出版时间:2013年9月

126年前的8月,阳光灿烂的普罗旺斯,正是向日葵盛开的季节。在8月20日至26日的一个星期内,法国画家梵高完成了四幅《向日葵》的创作。生前默默无名、没能卖出一幅画的梵高,大概不会想到,他的《向日葵》将会成为世界上最著名、最昂贵的油画之一。

据统计,每年有超过五千万人在美术馆中参观过《向日葵》,更多的人曾在明信片、画册或是其它纪念品上见到过《向日葵》,但是许多人不清楚的是《向日葵》其实是一个共有七幅油画的系列、梵高的巅峰之作,每一幅都有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

最近在英国出版的新书《向日葵是我的》(The Sunflowers Are Mine)作者马丁•贝里(Martin Bailey)是一名艺术新闻记者、也是研究梵高生平的专家。这本书的前一半讲述梵高生平,集中在《向日葵》的创作过程,后一半则跟踪这七幅油画的命运,其中不乏他在长期研究中获得的独家资料。

(更多…)

英国出版动态(100):如何写出简练准确的英语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如何写出简练准确的英语

书名:《简练英语》(Simply English) 作者:西蒙•黑费尔(Simon Heffer) 出版社:兰登书屋(Random House Books) 出版时间:2014年5月

书名:《简练英语》(Simply English)
作者:西蒙•黑费尔(Simon Heffer)
出版社:兰登书屋(Random House Books)
出版时间:2014年5月

英国的大报都有自己的《写作规范》(style guide),与广为流传的美联社新闻写作手册不同,这些写作规范只关注英语用词、语法、常用词组结构等方面的规范,一般由报纸的资深审校(sub editor)编写,是对本刊记者编辑写作的基本要求。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英语写作水平还需要提高,就会发现这些规范很有用。比如我的日常工作就是阅读和写作,平时要写很多对外的邮件和材料,当用词造句没有把握时,有时就会查一下这些写作规范。当然有时候英语的语法规则并不统一,比如“数据”(data)这个词到底是单数还是复数,就有不同看法。英国的《每日电讯报》规定必须当作复数,而《卫报》的说法则是虽然这个词严格说来是复数,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用其单数形式(datum),所以可以当作单数名词使用。

最近在读《每日电讯报》前高级编辑西蒙•黑费尔(Simon Heffer)的新书《简练英语》(Simply English),有点读《写作规范》的感觉,不过《简练英语》对各种正确用法的解释更详尽,对错误用法的批评更不留情面,作者的主观色彩也更为强烈。黑费尔任职《每日电讯报》期间,经常给本报的编辑记者群发邮件,指出前一天报纸上出现的各种用词和语法错误,把同事教训一顿,成为行内美谈。写这本书时,当然更不需要留情面了。

(更多…)

《日瓦戈医生》事件

《经济观察报·书评增刊·日瓦戈医生事件

书名:《日瓦戈事件》(The Zhivago Affair) 作者:彼得•芬恩(Peter Finn)、佩特拉•库韦(Petra Couvée) 出版社:Harvill Secker 出版时间:2014年7月

书名:《日瓦戈事件》(The Zhivago Affair)
作者:彼得•芬恩(Peter Finn)、佩特拉•库韦(Petra Couvée)
出版社:Harvill Secker
出版时间:2014年7月

1957年10月,苏联作协总书记苏尔科夫(Alexei Surkov)在意大利接受当地共产党报纸《团结报》采访时透露,苏联诗人帕斯捷尔纳克的小说被苏联国家出版局退稿,原因是该小说对十月革命持怀疑态度,作家本人已接受批评并愿意撤稿。但是现在一家意大利出版商不顾作者的明确意愿,坚持要出版意大利语版。他接着说道:“苏联作家的小说未经批准首先在国外发表,第一次是皮利尼亚克的《桃花心木》,”如果意大利人不肯妥协,“那这将是第二次。”

这部“退稿”小说,正是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Doctor Zhivago)。苏尔科夫此行之行的目的,是劝阻意大利出版商费尔特里内利(Giangiacomo Feltrinelli)出版这本小说的意大利语版。他在采访中提到《桃花心木》(Mahogany),看似不经意,但是熟悉苏联文学史的人都知道这句话中暗含警告。《桃花心木》的作者皮利亚尼克(Boris Pilnyak)是二三十年代苏联著名作家,对高尔基等人推行的文学理念持反对态度,1929年他在短篇小说《桃花心木》中把一个托洛斯基的支持者当作主角,被指责为是“送给白军的武器”。更严重的是小说在国外发表,被认定是作者与国外反苏维埃势力密谋的结果。皮利亚尼克意识到自己处境危险,发表了一些颂扬斯大林的文章,但已无法挽回自己的命运。1937年10月28日,在他儿子三岁的生日聚会上,秘密警察带走了皮利亚尼克。当时的宾客中就有皮利亚尼克的邻居和好友帕斯捷尔纳克夫妇。皮利亚尼克后来被控以一系列反苏联罪名,于次年4月被处以极刑。

《日瓦戈医生》可以说是冷战时期最出名的苏联小说,曾以多种文字出版,在许多国家成为畅销小说。在小说出版后的第二年,作者帕斯捷尔纳克被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1965年根据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公映,让这部作品再一次赢得巨大关注。然而小说出版前的各方角力,出版后作者受到的迫害,却并不广为人知。这部“反苏联”小说在东西方冷战中起的作用,特别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过去传闻不断,却一直没有定案。最近出版的新书《日瓦戈事件》(The Zhivago Affair)对《日瓦戈医生》出版的前后经过进行了仔细梳理。两位作者分别是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曾任该报莫斯科记者站站长的彼得•芬恩(Peter Finn)和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讲师佩特拉•库韦(Petra Couvée),两人通过对苏联官方档案的研究、配以当事人的回忆以及对后代的采访,对这段历史给出了一个较为完整的叙述。作者还说服中央情报局向他们提供了几十份冷战期间“书籍”计划的文件,让读者们对中央情报局的参与程度有一个较为权威的了解。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