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六月, 2016:

欧盟公投日终于到了

Metro 头版

Metro 头版

终于到了6月23日欧盟公投日,我等着这一天,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因为厌烦了近来各类媒体上有关欧盟公投的新闻、采访、辩论等等。今天公投日,不允许宣传拉票,终于可以耳根清净了。当然到了明天,“公投后”这一天,结果公布,各类指责争执又会重新而起,如果是留欧还好,只是打打嘴仗,如果是脱欧,那么短期的金融市场动荡,中长期的政治金融经济上的种种折腾,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什么程度才会平息。

(更多…)

《法国:恐惧、信仰与足球》

France, Fear, Faith and Football

France, Fear, Faith and Football

今天晚上吃饭时打开收音机,BBC Radio 4里Moral Maze的辩论让人头疼,转到BBC Radio 5 Live,这是新闻体育台,欧洲杯足球赛即将开始,想听听有没有球队介绍、比赛前瞻之类的节目,结果刚好赶上了一个专题节目《法国:恐惧、信仰与足球》(France, Fear, Faith and Football)。

(更多…)

塞纳河阿尔马桥上的朱阿夫士兵

巴黎洪水新闻中的朱阿夫士兵雕塑

巴黎洪水新闻中的朱阿夫士兵雕塑

最近德国和法国遭遇洪水,当然新闻更多关注的流经巴黎的塞纳河水面上涨到了历史高度,船只停航,卢浮宫关闭转移展品等等。许多新闻中都采用了这样一幅画面:塞纳河上一座桥梁的桥墩处,有一座雕塑,似乎是一名军人,右肩甩着披肩,腰间挎着一支剑,水面已经漫到他的大腿。塞纳河上有多座桥梁,为什么新闻镜头集中在这座桥、这座雕塑呢?这是有历史渊源的。

这座桥叫阿尔马桥(Alma Bridge),是法国为纪念克里米亚战争(Crimean War)而命名的,这座雕塑表现的是一名法国的非洲军团朱阿夫(Zouaves)部队的一名士兵,克里米亚战争是他们第一次离开阿尔及利亚,参与国际冲突并一战成名。对于巴黎人来说,这座朱阿夫士兵塑像还有另一个意义:它被用来标注塞纳河水位,当水面上涨到朱阿夫士兵的膝盖时,塞纳河就不适宜航行了。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