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苏格兰议会选举方式

苏格兰议会大楼

5月6日是苏格兰议会选举日,将选出新一届共129名苏格兰议会议员(MSP),刚好可以谈谈苏格兰议会的选举方式。

(更多…)

早春之喜,暖春之忧

据说这是爱丁堡每年最早开花的樱花树

三月下旬的一天,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个名为“关注爱丁堡”的账号发了一张当天拍摄的照片:一棵看来有一定树龄的樱花树上,缀满了刚刚开放的白色花朵,讨论区有不少人说这是爱丁堡每年最早开花的一棵樱花树。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陆续看到爱丁堡其他地方樱花盛开的照片,进入4月份,市中心王子大街一侧的粉色樱花也开始绽放。

(更多…)

阳光、沙滩、西西里警探

Inspector Montalbano家的大露台

我对各种类型侦探剧来者不拒,从Line of Duty到Miss Marple,从Spiral到Elementary,我都能看。但是疫情期间看侦探剧,发现如果要追求治愈效果,莫过于Inspector Montalbano。

(更多…)

海底的定时炸弹

《卫报》上的一张地图把博福特斯海沟的位置标识得比较清楚

前些日子英国政府突然宣布,为了加强不列颠岛与北爱尔兰的联系纽带,将开展可行性研究,看是否有可能修建一座大桥或一条海底隧道,将苏格兰与北爱尔兰陆路联通起来。许多人对政府是不是认真的将信将疑,因为苏格兰与爱尔兰最近的地方也相隔近20公里,不管是建桥还是海底隧道,都会是一件耗资巨大、旷日持久的工程,很难想象英国政府有意愿和能力做这件事情。

(更多…)

强调地域特色的悬疑剧

最近看了两部悬疑题材电视连续剧,剧情说不上特别精彩,但是都有强烈的地域特色,而且还是过去不怎么出镜的地方。

Traces

Traces
(更多…)

封城之中,有书为伴

前些日子写过英国的邮筒,感叹因为使用的人越来越少,邮筒渐有变成街头雕塑的迹象。最近皇家邮政又在邮筒身上动脑筋玩新花样,在英国五座城镇各选一座邮筒,将其刷成鲜艳的颜色,然后用畅销儿童读物中的文字和插图进行装饰。

苏格兰Oban镇中心一座邮筒被重新刷成《驯龙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主题

苏格兰西海岸小镇奥本(Oban)入选,镇中心渡轮码头对面海滨道上的一座邮筒被刷成金顶红身,并印上了儿童读物《驯龙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中的文字和插图。选择奥本的原因是该书作者克蕾茜达·考埃尔(Cressida Cowell)童年时经常到离那不远的一座无人定居的小岛上度过夏天,为她创作这一系列小说带来了灵感。

(更多…)

无处不在的社会阶层

最近英国财相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在推特上发了自己的两张照片,题为“过去时……现在时”(How it started…How it’s going),这种玩儿法在社交媒体上经常见到,用两张照片对比过去和现在,博人一笑。第一张照片中,五六岁的苏纳克身穿小学校服,第二张中的他已担任财相,站在唐宁街11号官邸大门前,所配的文字中说自己从未想到过会担任现在的职位,感谢首相信任及各界支持云云。

(更多…)

《韦伯自传》出版

Andrew LLoyd Webber Unmasked

Andrew Lloyd Webber的自传最近出版了,书名Unmasked,让人马上联想起他的《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以前曾看过一部纪录片,其中提到:在创作这部音乐剧时,韦伯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该剧主线“一个年轻幼稚充满才华的女歌手被一名不以面目示人的天才在幕后指导,因此登上了艺术巅峰,却又不可救药义无反顾地爱上他“会让观众联想到什么样的现实场景。这部自传也刚好在写到《歌剧魅影》首演时结束。

(更多…)

“他说的是哪国话?”

The Serpent海报

最近看了BBC播出的电视连续剧《毒蛇》(The Serpent)。该剧根据1970年代发生在东南亚的一系列绑架谋杀案改编,受害人大部分是受东方风情吸引、去往那里的西方国家年轻背包客,行凶主谋是一名在法国长大的越南印度混血儿,他的帮凶之一是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的女友,而当年锲而不舍全力追凶的不是警察,却是外交官身份的荷兰驻曼谷大使馆三秘。

(更多…)

贵族女性也要平权

去年在写有关《提香:爱·欲·死》展览时,说起提香“诗歌”系列油画中最出名的两幅在1798年由英国的布里奇沃特公爵(Duke of Bridgewater)买下,并且开创了贵族将私人拥有的艺术品向公众展览的先河。布里奇沃特公爵去世后,这两幅画传给了萨瑟兰公爵(Duke of Sutherland),之后一直归属于历代萨瑟兰公爵,直到2008年由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和英国国家美术馆携手购入。

在研究这段历史时,我发现这个家族还有一位神奇的萨瑟兰女伯爵。伊丽莎白·萨瑟兰(Elizabeth Sutherland)1921年出生,是第四世萨瑟兰公爵小儿子的女儿,十岁时父母先后去世,从此由她伯伯、第五世萨瑟兰公爵监护。1963年第五世萨瑟兰公爵,没有留下后代,于是就出现了继承人问题。

伊丽莎白是他唯一的侄女,照理应该是最合适的继承人,但是英国贵族的头衔绝大部分情况下传男不传女,所以公爵的头衔加上大部分财产只能传给一个远房亲戚。

第24世萨瑟兰女伯爵,背景是她继承的Dunrobin Castle

这不禁让人想到《唐顿庄园》第一季的情节,剧中“大表哥”出场就是由于这个原因。不过伊丽莎白运气比较好,第四世萨瑟兰公爵还有一个萨瑟兰伯爵(Earl of Sutherland)的头衔,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苏格兰贵族头衔,重要的是可以传女,于是伊丽莎白得到了第24世萨瑟兰女伯爵(Countess of Sutherland)的头衔,并且继承了封地,包括位于苏格兰高地的邓罗宾城堡(Dunrobin Castle)。

伊丽莎白本人十分活跃,她精通意大利语,二战时先是在邓罗宾城堡种地,后又在苏格兰的一家医院工作,战后嫁给了一名英国记者。继承爵位之后,她尽职尽力经营领地,还将邓罗宾城堡对外开放,成为极受欢迎的旅游景点。她后来还正式成为萨瑟兰氏族(clan)的首领,当然苏格兰的氏族制早已废除,与氏族相关的活动主要用于联谊和协助文化传承。她98岁去世,生前很受爱戴。

Dunrobin Castle. 图片来自Wikipedia

最近看到美国《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上的一篇报道,让我想到了萨瑟兰女伯爵伊丽萨白。相对来说,在英国的贵族女性中,她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能传女的头衔极其有限。英国有800多个贵族爵衔,稍低一等的从男爵(baronet)也有超过一千个,但其中仅有不到90个允许传女。英国王位可以传女,但直到2011年,男性都有优先权,现任女王如果有个兄弟,王位就轮不到她了。

《大西洋》这篇报道说的就是一群因为性别而被剥夺了继承权的贵族女性为自己争取权益的故事,她们的行动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女儿的权利”(Daughters’ Rights),试图通过议会和法律途径改变现状,但是她们一方面担心得不到主流女权运动的支持,另一方面又担心政府嫌她们多事,因此步伐谨慎,进展缓慢。

“女儿的权利”网站

这一切似乎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关系,但其实爵位只传男的规矩,并非只是贵族家事,因为英国的上议院,在当年布莱尔政府主持下进行改革之后,仍然有92个席位留给世袭贵族。上议院没有立法权,但是可以对政府政策施加影响,目前这92名上议院议员全都是男性。

英国社会还有着许多或明或暗的不平等之处,尽管“女儿的权利”声张的是“贵族女权”,但是她们的行动确实也在某个层面上推动着社会平等,因此还是很值得支持。

《看世界》稿件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