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从德军战俘到曼城传奇

德英合拍电影《守门员》(The Keeper)

最近偶尔看了德英合拍的电影《守门员》(The Keeper),才第一次了解到博特·特劳特曼(Bert Trautmann)神奇的人生。他曾为曼彻斯特城队担任一号守门员长达15年之久,共出赛545场,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来英国时的身份是一名德军战俘,当他开始为曼城效力的时候,二战才刚刚结束不过4年,然而他却深受曼城球迷爱戴,成为俱乐部历史上的传奇人物。

特劳特曼1923年在德国布雷默出生,17岁志愿参军,在二战东线战场因作战勇敢得过铁十字勋章,后来所属部队被调往西线战场,1945年被英军俘获,辗转多处,最后被送到位于英格兰西北兰开夏郡(Lancashire)的一座战俘营。

在那里,一直热爱体育的特劳特曼当上了战俘足球队的守门员。二战结束后,他没有回德国,而是选择留在了英格兰西北,并为一支当地球队“圣海伦斯镇”(St Helens)踢球,还娶了俱乐部秘书的女儿 Margaret Friar。他作为守门员表现出色,名声渐渐传开,吸引了大俱乐部的注意。1949年特劳特曼与曼彻斯特城队签约,接替刚刚退休的老守门员。

德军士兵和曼城守门员特劳特曼

当时许多曼城球迷对俱乐部签约一名得过铁十字勋章的“纳粹”十分不满,二战刚刚结束不过4年,人们对战争的苦难记忆犹新,而且曼城还有很大的犹太人社区,且相当具有影响力。但是就在特劳特曼正式出场比赛前,曼城的一名犹太拉比阿尔特曼(Alexander Altmann)在报纸上发表公开信,呼吁球迷和犹太人社区不要因为德国的国家暴行而惩罚个人,应该给与特劳特曼应有的尊重。这封公开信和特劳特曼在赛场上的表现很快平息了曼城球迷的不满情绪。在客场比赛中,他仍然时不时遭受主场球迷辱骂,但同时也凭着出色的技术赢得了尊重。

1956年足总杯决赛上特劳特曼与对手相撞

让他载入英格兰足球史册的事件发生在1956年的足总杯冠军争夺战上,在离比赛结束还有17分钟时,曼城3:1领先对手伯明翰队。此时伯明翰队队长带球冲入禁区,特劳特曼迎面出击,两人相撞,他的脖子被对方膝盖撞到,当即短暂昏迷,清醒后示意自己可以继续比赛。当时足球比赛没有替补球员,如果他此时下场就意味着曼城队场上会少一个人。在这场比赛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明显抬头都很困难,站也站不稳,却还是救出了一个球,保证大门不失,曼城队最终赢得了那届足总杯。三天之后特劳特曼脖子仍然疼痛,检查发现颈椎处五块椎骨错位,其中一块骨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在休养几个月之后才重回赛场,直到1964年退役。

比赛结束后,特劳特曼的脖子仍然直不起来

以后他主要从事足球发展活动,在自传中对自己二战中的经历有过反省,2004年获得女王颁发的大英帝国官佐勋章(OBE),2013年在西班牙去世。

特劳特曼的传记
电影《守门员》剧照:特劳特曼和他的英国妻子玛格丽特

特劳特曼的人生,似乎比电影还要精彩。不过曼城球迷的态度也让人非常感兴趣,对他从最初的排斥,到容忍和接纳,后来将其视为“我们的博特”,都发生在二战结束之后不久,让人钦佩。特劳特曼刚加入曼城俱乐部时,愤怒的球迷聚集在场外抗议,当时的曼城队长、曾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埃里克·韦斯特伍德(Eric Westwood)说了一句话:“这间更衣室里没有战争“。在今天这个日益极化的世界上,我们需要的是更多像曼城拉比阿尔特曼和韦斯特伍德这样的人。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