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三月, 2008:

Derren Brown: The System (2)

2003 年 Derren Brown 在 Channel4 表演“电视直播俄罗斯轮盘赌”,用据说是真的左轮手枪,真的子弹,仅凭他选择的志愿者的一句话,决定是否要对着自己的脑袋开枪。

Derren Brown plays Russian Roulette这个近2个小时的节目,大部份时间在展示他选择这名志愿者的过程。他在节目过程中解释,他必须对最终选择的志愿者的心理活动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以至于可以绝对地判断出他说话的真假。他先是让有意参加的人给他寄自演自唱的录像带,选择了100个志愿者后,把他们召集到伦敦西敏寺大学的一个礼堂。第一步,他让志愿者们走进中央摆着几排椅子礼堂,让志愿者们尽快找一把椅子坐下。志愿者们鱼贯而入,结果发现一共只有90把椅子。他马上淘汰了没找到椅子的10个人,因为他们“过于儿戏”;然后是坐第一排的10个人,因为他们“太积极想把我干掉”;还有最后一排的10个人,因为他们有“逃避责任”的嫌疑。接着有许多类似的游戏和测试,最后剩下5个,集中到一个农庄。又经过几轮游戏和测试之后,最后获选的志愿者负责检查枪支,装好子弹。节目的高潮是是 Derren Brown 坐在桌边,桌上摆着装好子弹的左轮手枪,这个志愿者就坐在身后不远处,只报了一个数字,告诉他子弹的位置。Derren Brown 必须判断他说的是否是真话,然后决定朝哪里开枪--是自己的脑袋,还是一边的沙袋--直到这个子弹打出来为止。在表演中,他还判断错误了一次,对着沙袋打了一空枪,需要重新稳下心神才能继续下去。

(更多…)

世界越野赛跑锦标赛-Holyrood Park

2008年的世界越野赛跑锦标赛在爱丁堡的Holyrood Park 举行。据说有近2万观众,比赛被肯尼亚和埃塞阿比亚选手垄断。中国有1名女选手、3名男选手参加成人组比赛。日本派出庞大的队伍,最后还获得女子青年组的团体铜牌。

赛程中包括 Holyrood Park 中的一个小坡

远处的苏格兰新议会大厦、Holyrood Palace、Carlton Hill、爱丁堡城市

艰难的上坡路,穿黄色上衣红色短裤的是唯一一名参赛的中国女选手 Jiang Chengcheng,成绩为第52名。

(更多…)

彩虹

明天爱丁堡举办世界越野赛跑锦标赛,地点是 Holyrood Palace 和苏格兰议会旁边的 Holyrood Park。看看比赛的网站,发现近十年都是肯尼亚和埃塞阿比亚选手的天下,中国还是派了5位选手参加。12公里比赛的赛程,除了在公园里转圈,还要上山下坡,这种条件艰苦的长跑,似乎还是非洲选手的天下。

中午出太阳,然后阴天,正猜明天天气不错呢,就开始下了一阵雨,然后又出太阳,山上出了一道彩虹。英国出太阳下雨的日子比较多,所以时常能看到漂亮的彩虹。这一张是前些天拍到的 Salisbury Crags 上的彩虹。

记得过去住在 Newcastle 的时候,我家离 BBC Northeast 的大楼不远。有一次正在看晚上六点半地方新闻的时候,发现报天气的离开了演播室,在一片草地上报告天气,身后是一道完整的彩虹。忽然想到,他这不会就是在我家附近的大草地 Town Moore 上吧?冲去家门,果然是一道漂亮完整的彩虹,由北向南,横跨在东边的天空。

自行车女郎

世界场地自行车锦标赛(Track Cycling Championship)正在曼城举行。本来自行车赛在英国也是小众体育,没什么人关心的,和其它欧洲国家比如法国没法比,不过这几年英国从六合彩基金中投入不少钱到竞技自行车,水平大涨,在上届奥运会上成绩就很好,北京奥运也是夺金热门国家。

中国当然也瞄准了奥运金牌,还是女子先上。昨天的女子团体争先赛(Sprint)上,中国队拿了银牌,冠军是英国队。场地自行车比赛看上去很闷,不过象个人争先赛这样的比赛,还是很有意思的,选手捉对厮杀,光有蛮力是不行的,需要斗智斗勇,有时比快,有时还要比慢。今晚中国选手郭爽就是打了三个回合才2:1打败法国选手进入半决赛的。

同时进入明天的半决赛的,还有英国自行车队的封面女郎 Victoria Pendleton。不仅成绩好(上面那块女子团体争先赛金牌就有她的份),还长得上镜。曾拍过一组穿黑色晚礼服和自行车合影的照片,最近还为《观察家报》的体育杂志拍了(格调高雅的)裸照当封面,当然还是与自行车合影。不过最近她的风头被一个奇女超过,Rebecca Romero 在上届奥运会上,夺得女子赛艇银牌,然后就从水上上到陆地,改行骑自行车,进步神速,竟然在世锦赛上拿了团体追逐赛的金牌。如果在北京奥运上能拿牌子的话,就是极为少有的能在不同体育项目上拿奥运奖牌的人了。

Victoria Pendleton

(更多…)

出太阳下雪

TT 说爱丁堡一天四季,我看真要遭遇一天四季还是比较困难,不过据说英国的四季越来越不分明,恐怕这日子不会太远。

最近流行的是太阳当顶雪花飘。本来英国出太阳下雨时时可见,经常是大好天气,一片乌云飘来,就下起雨来,却刚刚只够遮住头顶一片蓝天,于是雨点和阳光一起落下。今年是多年不遇的“白色复活节”,天气寒冷,就出现了阳光灿烂、狂风大作、又雪花飞舞的情形,让人的季节阴晴感觉全部错乱。

可惜我没能拍到这一幕。这里的两张是今天的 Salisbury Crags,几分钟内从白雪飘飘到蓝天白云的变幻。

Salisbury Crags Edinburgh

几分钟后:

Salisbury Crags Edinburgh

BAFTA TV Awards 2008 提名

BAFTA 电视奖与美国的电视艾美奖相似,昨天公布了今年的提名名单。分类十分仔细,除了电视剧、娱乐节目之外,还有许多纪录片、时事报道、和特别专题类节目,显示了英国电视界在这方面的专长。大部份的提名节目,都是由 BBC 的4个频道 (各个频道都独立制作节目),Channel4 的几个频道制作,ITV 的都不多。

最佳男演员提名中,Matthew MacFadyen 凭 Channel4 的单本剧 Secret Life 获得提名。Secret Life 是一部题材大胆但不煽情的电视剧,MacFadyen 演一个试图自新的恋童癖,但这部似乎甚少被提到。最佳女演员提名中,Cranford 中的两个女主角,演两姊妹的 Eileen Atkins 和 Judi Dench 都得到提名。Cranford 还得到最佳多集电视剧 (Drama Serial) 提名。电视系列剧中,Life On Mars 第一季上一年意外失手,这次第二季再次得到提名,对手是 Channel4 正红的 Skins,和 BBC 自己的 Rome 和 The Street。

特别专题类 (Specialist Factual)的4个提名中,BBC4 的两部专题,Andrew Marr 的 History of Modern Britain 以及 The Genius of Photography 都是十分精彩的节目。

今年获得提名的,还有两个与中国有关的节目,一个是电视5台 (Five)的 Paul Merton in China,喜剧演员 Paul Merton 到中国旅游,取得一些独特的视角。另一个是 Channel4 的 Dispatch 栏目制作的特别节目 China’s Stolen Children,拍摄中国婴儿买卖、儿童绑架贩卖情况,情况是触目惊心,但我觉得制作者过于强调一切都是计划生育的错的观点要么是太幼稚、要么是另有意图。

错失提名的,我觉得有BBC的 Joe’s Palace 和 Sense & Sensibility。

(更多…)

Anthony Mingella 去世

英国导演安东尼·明格拉(Anthony Minghella)忽然去世,让所有人都感到十分震惊。今天两份报纸,《卫报》和《泰晤士报》都把他的照片放在了头版。明格拉才54岁,作为导演,正当壮年,刚刚为BBC拍摄了电视剧 No.1 Ladies Detective Agency 的 pilot,BBC 已经准备投资拍摄整个系列共有十多集。他去年还在电影 Atonement 中客串了影片最后 BBC 记者的角色。

Anthony Mingella

明格拉是从编剧出身,改而担任导演,为 BBC 拍摄的 Truely Madly Deeply 是他作为导演的突破,原来是为电视拍摄,因为拍得十分出色,还在电影院公映。English Patient 让他成为国际知名导演,也因此获得了奥斯卡奖。BBC Radio 4 前一阵子制作的回顾奥斯卡历史的4集节目中,还专门回顾了 English Patient 当年席卷奥斯卡的经过。明格拉作为文人导演,他的影片虽然谈不上有专门的风格,却贯穿着一种老式的浪漫情怀。大概也因为没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在他手下演员有更多发挥的空间。许多行内人缅怀故人,不约而同地提到他的为人慷慨大度,这可能也是他能够担任5年 BFI 主席的原因。

明格拉是第二代意大利移民,他的电影故事中,可以看到隐隐的“外来者”(outsider)的脉络。

明格拉的妻子是香港出生的华人,据我的了解,他对东方文化十分感兴趣,还准备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主席。可惜现在一切都成为过去,望他的家人节哀。

Derren Brown: The System (1)

Derren Brown 可能是目前英国最酷的魔术师了。他的表演里没有传统的手绢变鸽子,也没有现代的让卡车坦克消失,更不用在玻璃盒子里呆几十天。他的表演有点类似前一阵子流行的“街头魔术”,但相似性到此为止。他自称是“心理魔术师” (psychological illusionist),表演最多的是“读心术”、如何事先猜测别人的决定、如何在短时间内影响他人决定等等。

Derren Brown

我几年前就被他的表演吸引。当时他在Channel4做一个“思维控制”(Mind Control)的系列表演,除了猜别人选择的颜色数字,随机选择的事件等等外,还表演如何影响别人做决定,意思是除了可以读到别人脑中想什么,还可以控制别人想什么。有一个表演是在赛马场,他拿一张作废的马票到兑换处,自信地对兑银员说“这张马票赢了”(This is the winning ticket),然后兑银员真的给了钱。他还试图“教会”一个普通人玩会这招,说秘诀就是要“自信”,当然没人能独立地重复他的表演。

我一度以为他真的是在表演“特异功能”之类的超自然能力,但是那个系列的最后一集说服我他确实是在运用心理暗示,只是本领十分高超。那一集中,他派了一辆出租车接来两个广告人,关在一间会议室,要求他们在短时间内设计一个创意,包括一幅海报,一句口号,宣传一个动物园,然后留下一个封了口的信封,让两人闭门创作。创意出来后,他打开这个信封,拿出里面的海报设计,与两个广告人的非常相似。这时他回放从两人坐上出租车到进入会议室的过程,解释他是如何影响他们的创意的,包括一路上街道旁边张贴的图片横幅,路边商店橱窗上贴着的大字宣传口号,大楼门口对面路人穿的T恤图案等等,都是他事先安排好的,引导这两个人的思维的。

这种在表演过后解释如何影响当事人的做法,在Derren Brown的节目中经常出现。比如2006年他在伦敦的 Old Vic 剧院做的名为《异事降临》(“Something Wicked This Way Comes”)的表演,高潮是让观众参与,由众多观众合作,在一堆当天的报纸中,挑选出某份报纸某一版某篇文章的某个单词。然后发现他事先就在纸上写下这个单词,锁在一个箱子里,在表演开始前交给了一个观众保管。在表演的最后10份分钟,他播出了一段“幕后片段”,展示他如何从表演一开始,就不断试图引导观众,选择他事先选好的报纸和版面等等。这个节目还获得了当年英国戏剧最高奖“劳伦斯奥利弗奖”的最佳娱乐表演奖。

不过让他成为城中话题的,还是他2003年的“俄罗斯轮盘赌”节目。

BBC iPlayer 的改进

BBC 的 iPlayer 现在已经比7个月前刚投入使用的时候改进了不少,现在使用 iPlayer 已经不需要注册,直接到 bbc.co.uk/iplayer 就可以。有些节目提供在浏览器上观看和下载后观看两种选择。如果悬在下载后观看,图像的大小已经可以任意调节。

最有用的改进,是在下载后观看时,可以很方便地开启/关闭字幕,只需按播放器上的一个“S”键即可,而且字幕出现在图像下方,而不是覆盖在部份画面上。不过不是所有节目都提供字幕。

在 iPlayer 刚开始启用时,使用者的一个批评意见时只可以在IE浏览器下使用,现在已经可以使用 IE 和 Firefox 下载和在线观看。但是如果用其它浏览器,如 Opera,那么就只能在线观看,不能下载。因为不是所有 iPlayer 上的节目都可以在线观看,对于不用 IE 和 Firefox 的人来说还是有一定限制。

BBC 还把原有的电台网络播放功能也改名为 iPlayer,但电台其实仍然是原来的 audio streaming,只是换了个名字。

BBC iPlayer 的最大问题,仍然是节目不全,体育、电影、新闻节目没有(许多新闻和时事节目的视频可以在 BBC 新闻网站上看到)。即使是 BBC 自己拍的电视剧,也不全。最近 BBC Four 一直在周末重播经典电视剧,比如许多旧版的 Jane Austen 作品电视剧(正在播的是1972年版的 Emma),但在iPlayer 上就找不到,估计版权问题还没有解决。

隔海羡战

因为时差的关系,英国报纸在报道美国总统大选预选的时候,比较尴尬。各个州举行初选的那一天,英国报纸晚上定稿的时候,美国的预选还在进行中。第二天早晨,各家报纸上,任何一点的错误预测,完全逃不过已经知道结果的读者的眼睛。有的时候错误的预测已不仅仅是分析判断的误差,而更多地反映了报纸编辑的倾向性。初选第二站,新罕布什尔州初选的第二天,《独立报》的头版是奥巴马的大幅照片,加上好几版的专题文章,彷佛他已经得到民主党的提名。报纸送到读者手中时,电视广播网站都在报道希拉利如何反败为胜。虽然当天几乎所有媒体的预测都出错,但《独立报》在结果未出前,就做如此偏向性地报道,只能说报纸编辑已经义无反顾地投向了奥巴马的怀抱。

《独立报》的举动,反应了英国部份左翼人士对于拥有一个年轻而充满魅力的领袖的向往。他们是把自己对美国的期望,全部投射到一个代表着“新”、“改变”的年轻政客身上,没有经验变成了没有包袱。他们似乎忘记了,十多年前,他们欢呼着迎来了一个同样年轻、充满魅力、团结左中右、代表未来的领袖――布莱尔。对于布莱尔执政期间“操纵媒体形象”深恶痛绝的这些人,现在却倾心于另一个形象远远大于实质的政客,不能不让人感觉到他们只是游戏的一部分,就像粉丝需要追捧新人一样。

对于美国总统初选,英国媒体比公众更热情。用《卫报》专栏作者 Timonthy Gordon Ash 的话说,美国总统选举好像足球世界杯一样,每隔四年,全球瞩目。《卫报》在“超级星期二”当天的报纸中,赠送每个州的初选结果空白表格,好像英国读者会在半夜坚守在电视机前等待比赛结果似的。今年的大选,可能会出现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非白人总统、第一个女总统、或者是一个年纪最大的总统,情节曲折,峰回路转。相比之下,英国政治、本地选举,就好像当地的半业余俱乐部比赛,观者寥寥。难怪反对党保守党领导人卡梅伦也想搭“奥巴马狂潮”的车,一方面就提议在下次大选前举行党派领导人电视辩论,另一方面称自己“这一代”,就象奥巴马一样,已经理解“新的政治运作”,暗示首相布朗属于过时的“上一代”。

据说West Wing 深受英国媒体人喜爱,最近又爆出原来这部电视剧中最后上任的拉丁裔总统就是以当时还是新进参议院的奥巴马为原型设计的传闻。英国媒体人对于美国大选的热情,不仅仅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重要国家”,而是着迷于美国式竞选的精心组织策划、媒体的地位、候选人之间如同“超女”式的你争我夺。而部份自由派人士,更是以自己拥戴一个非白人的未来美国总统而自我感觉良好。然而如果主动地把自己的身份从媒体变成粉丝,实在属于自降身份,忘记了自身的责任。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