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七月, 2009:

科学新闻:主动权在谁手中?

这是几星期前为《南方都市报》写的一篇文章。写完之后,在前一周BBC Radio 4 的 Media Show 中,听到了主持人对谢菲尔德大学教授 Allan Percy 的采访,以及《泰晤士报》科学编辑 Mark Hendenson 和《每日邮报》科学编辑 Michael Hanlon 的辩论(我在文中提到了 Mark Hendenson 《每日邮报》的不满)。Allan Percy 的观点主要是科学家和大学需要宣传自己的科研成果,但是一经媒体改写渲染,往往大为走样,科学家既没有时间一一回应媒体的炒作,又有可能成为媒体失实报道,公众信任度下降的牺牲品。Mark Hendenson 在辩论中重复了自己对《每日邮报》和其它媒体上炒作“不再需要男人”的不满,Michael Hanlon 则以自己的报道吸引了公众对这一话题兴趣作为挡箭牌。在我看来,《每日邮报》和其它一些报纸的报道很不负责,其它媒体,特别是传播媒体,很容易只报道报纸头条,而不会去看大学的新闻稿,更别说是论文原文了。在轰动效果之后,大众或者对科技进展产生不现实的期待,或是对科学家信任程度下降,受损害的是科学研究和科学家们。

BBC也会踩进小报陷阱
《南方都市报》

当英国纽卡斯尔大学教授纳耶涅亚(Karim Nayernia)在学术刊物《干细胞与发育》发表文章,宣布成功地从人类干细胞中诱导出精子样细胞时,大概没有想到他的研究成果会出现在《每日邮报》“世界不再需要男人?”的标题之下。即使在英国这个科研报道颇有基础的国家,一项严肃的科研进展,也会被大众媒体渲染得耸人听闻、荒诞不实。

纳耶涅亚实验室取得的这项成果,可以说是男性生育研究领域的一项重要进展,可能会给男性不育带来新的治疗办法。但显然这项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有许多问题尚未得到满意解答,特别是这种“人造精子”与真正的精子差别有多大等。

平心而论,英国的科普媒体、电视电台和严肃报纸(即所谓“大报”),在报道科学进展时是相当认真的。《自然》杂志的新闻部和科普杂志《新科学家》在报道这一新闻时,都指出在把这种“精子样细胞”(sperm-like cell)称为“精子”(sperm)之前,必须对其特性做进一步研究———一个长着尾巴、会游泳、有23条染色体的细胞并不等于就是精子。

(更多…)

BBC Drama: Breaking the Mould (2009)

BBC Drama: Breaking the Mould: The Story of Penicillin (2009)

主演:Dominic West (Howard Florey),Oliver Dimsdale (Ernst Chain),Joe Armstrong (Norman Heatley),Denis Lawson (Alexander Fleming)

2009-07-29 Breaking the Mould

记得是1949年昆仑出品的电影《乌鸦与麻雀》里,其中有角色提到倒卖“盘尼西林”,一种美国来的“神药”。当时的医疗状况,病人如果发生细菌感染,只能凭运气自己扛过去。但是一针“盘尼西林”打下去,马上能停止感染,起死回生。但是“盘尼西林”这种美国药非常紧缺,很难搞到。1949年的上海,通货膨胀剧烈,金圆卷如同废纸,国民政府又不许私人收藏黄金,这个“盘尼西林”,就成了可以保值的硬通货了。

“盘尼西林”,就是青霉素。它是第一种被大规模投入使用的抗生素,多年来救了许多人的命。在60多年后的今天,依然被广泛地使用。

青霉素是由英国医生 Alexander Fleming 1928年在伦敦的圣玛丽医院发现的。如果现在去 Paddington 火车站旁边的 St Mary’s Hospital,你能在墙上看到 Alexander Fleming 的浮雕。广为流传的故事是 Fleming 夏季渡假归来,发现自己培养的细菌被霉菌污染了,他观察到这种霉菌的分泌物能杀死细菌,于是以这种霉菌的学名把这种分泌物命名为 penicillin。因为发现了青霉素,1946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医学奖。

(更多…)

低科技解决方案——新进展

报道了高科技公司 Spinvox 采用低科技手段,以海外电话中心代替软件自动听写的 BBC 记者 Rory Cellan-Jones 在他的博客上做了更新。在他的报道之后,Spinvox 做了一轮危机公关,公司创始人 Christina Domecq 亲自上媒体辩解。 Rory Cellan-Jones 还被邀请到 Spinvox 公司查看工作流程。他的这次更新,是回应 Spinvox 公司官方博客上对他的报道的详细回应,同时还揭露出更多材料,证明 Spinvox 公司在使用海外电话中心上,比上次报道还广。

其实这一新闻的关键主要是两点:到底有多少音频是送到电话中心人工听读的,还有如果使用海外电话中心,是否违反信息保护条例。归根到底还是第一点。在 Spinvox 公司博客上,James Whatley 表示透露人工听读的比率等于是可口可乐公司公布他们的秘方。

James Whatley 的这一比喻,恐怕不会有很多人接受。而且许多人,包括投资人和合作者,大概都想知道这个比率。拒绝公布,只会让人怀疑这个比率相当高,高到让公司无法承受运行成本的地步。

我怀疑 Spinvox 也许是希望通过输入大量人工听读的素材,让自己的系统逐渐学习识别各种语速口音发声习惯,最后做到大部份听读可以用机器自动进行。但是他们高估了自己系统的学习效率,同时又必须提供能让顾客基本满意的服务,所以变得越来越依赖人工听读,即使是用的海外便宜劳动力,其成本也是远远高于机器自动识别。技术上的改进,可能无法及时让公司在巨大成本的压力下解脱出来。

2009年环法自行车赛的几个片段

今年的环法自行车赛是属于不错的一年,但也说不上惊心动魄。今年最大的新闻,其实是没有发生的新闻——今年没有一位车手被发现服用禁药。不过我们也不敢高兴得太早,根据往年的经验,有些车手服用禁药,是在比赛结束后好几个月才被发现。在比赛期间,法国媒体已经有各种猜测,今年没有什么具体的谣言,来自媒体和前车手的猜测都是根据车手的表现来分析,简而言之,在山地赛段表现出色的,都有疑点。

今年许多车手都用上了Twitter,有些知名和勤更新的车手,象 Lance Armstrong,跟随者超过一百六十万。但也不是个个热衷 Twitter,今年获胜的 Alberto Contador,虽然有账号,却极少更新。Mark Cavendish 干脆没有 Twitter 账号。

今年最让我感动的一个镜头,是第16站飞速下坡时,Saxo Bank车队的 Jens Voigts 摔下倒地不起,他的队友,赢得第12站冠军的丹麦人 Nicki Sorenson 从前方骑了回来查看队友伤势,被已经赶到的组织者劝回重新参加比赛。

今年最能代表环法自行车赛的一个镜头,是在第20站。我们从直升机上的镜头看到大龙在阳光普照的普罗旺斯的乡间骑行,道路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一瞬间仿佛是夏日午后乡间的适意骑行。这时镜头拉起,我们看到远处的一座高山,光秃秃的山顶与山脚绿色的森林形成强烈反差,在山峰最高处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座观察站——那就是今天比赛的终点 Mont Ventoux。

不过今年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第7站,在从巴塞罗那到安道尔的山路上,前几天一直穿着领骑黄衫的瑞士人 Cancellara 在经历了爆胎考验,奋力赶上大队后,终于体力不支,从几个赛前热门组成的小组中退了下来,这意味着他将失去黄衫。这时一辆摩托车从后面赶来,后座上的摄影师把相机镜头伸到 Cancellara 鼻子底下,闪光灯一打,然后嗖地加速离去。车手不仅要出力流汗参加比赛,而且任何的痛苦沮丧都可以是用来给观众消费的材料。

今年的硬汉加无名英雄是 Columbia-HTC的 George Hincapie,他是车队“特快列车”的一员,多次把 Mark Cavendish 送到最佳冲刺位置。在第14站却因5秒之差,与领骑黄衫失之交臂。在第17站结束后他的锁骨其实已经受了伤,但是他坚决拒绝做X光测试,坚持骑到了香榭丽舍大街。今天他在 Twitter 上说X光片证实了他锁骨骨折。

英国新书介绍#7 (2009年7月27日): Fishing in Utopia

2009-07-28 Fishing in Utopia

Fishing in Utopia: Sweden and the Future that Disappeared
作者 Andrew Brown
出版社 Granta Books (平装本2009年5月4日出版)
ISBN 978-1847080813

Fishing in Utopia 最近出了平装本。

Andrew Brown 在1970年代搬到瑞典的一个小城,住到他的瑞典女友家中。他在那里结婚、生子、上班,有空就去附近的河流湖泊钓鱼,一住就是二十多年。当时的是瑞典,是自主独立、富裕而自由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典范。书名《垂钓乌托邦》,既是指如同世外桃源般安静的瑞典小城,也是指这里是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理想。

但是这本书并不是写作者如何在世外桃源中享受人生,瑞典的二十多年生活,让作者贴近普通瑞典人的生活,观察瑞典式社会主义的实施,以及有机会在空旷的垂钓处思考人生。瑞典的社会主义模式,在1980年代受到了严重挑战,作者的个人生活也陷入了危机。

这是一本很容易读的书,共分27章,每章都很简短。文字简洁清晰,说的都是自己每天的日常生活,却时时能从文字中透出作者的情感和思考。

这本书出版之后,获得了2009年度奥威尔奖(Orwell Prize)的图书奖。以乔治•奥威尔名为的这个奖,奖励清晰优雅的政治写作,每年评出一名记者、一本书,今年还第一次评出一个博客。

Andrew Brown 现在是英国《卫报》网络评论栏目 Cif Belief 的编辑。

上周英国畅销书排行榜#7 (2009年7月26日)

英国上周畅销书排行榜#7 (2009年7月26日)

2009-07-27 Michael Jackson Legend Hero Icon

上周说到在 Michael Jackson 意外去世后,出现了一场出版纪念传记的竞赛。上周这些新书已经上了畅销书排行榜。HarperCollins 7月17日出版,James Aldis 写的 Michael Jackson – Legend, Hero Icon 在非小说类精装本排行榜上排名第2,另一本由 Headline 同一天出版,Michael Heatley 写的 Michael Jackson: Life of a Legend 也进入了排行榜前十。排名第一的依然是 Antony Beevor 的 D-Day: The Battle for Normandy,不过销量已经从高峰期的每周1万本跌至上周的4千5百本。

在非小说类平装本排行榜上,由 Pan Books 2004年出版,J Randy Taraborrelli 撰写的 Michael Jackson 排名第一,销量达2万1千本。

2009-07-27 I Forgive You, Daddy

除了有关 Michael Jackson 的书和名人自传外,上周非小说类平装本排行榜上,还同时出现了两本与虐待儿童的书,Robbie Garner和 Toni Maguire 的 Nobody Came 写的是 Robbie Garner 幼时在英属泽西岛上的孤儿院备受虐待折磨的经过,Lizzie McGlynn 的 I Forgive You, Daddy 说的是一个受父亲性侵犯的作者在成年之后宽恕即将离世的父亲的故事。

在小说类精装本排行榜上,Sophie Kinsella 的 Twenties Girl 遥遥领先。

2009-07-27 Heart and Soul

在小说类平装本排行榜上,爱尔兰作家 Maeve Binchy 的小说 Heart and Soul排名第一,售出近4万3千本。Jodi Picoult 随电影公映再版的 My Sister’s Keeper 排名第二,她的另一本小说 Handle with Care 同时进入了小说类精装本排行榜前十。

从本周开始,我会在每周的畅销书排行版之外,再介绍一本新书,一般是我想看或正在看,但是可能上不了畅销书排行榜的书籍。本周介绍 Andrew Brown 的 Fishing in Utopia

2009年环法自行车赛回顾

2009年环法自行车赛第20站的终点设在了富有传奇色彩的 Mont Ventoux 顶峰,结果总排名上的前3名一起抵达终点,保证了3人之间的排名没有改变。Contador 是名副其实的冠军,不仅证明了他是超一流山地骑手,而且在夺得领骑黄衫之后,他还在第18站的计时赛胜出,这场胜利可以说是荣誉多于必要。

身穿领骑黄衫者,必须捍卫黄衫的名誉,这是环法自行车赛多年来积累下来的传统之一。光凭成绩夺得领骑黄衫、积分王(绿衫)、山地王(圆点衫)、最佳新秀(白衫)等等,是不足够的。不出力流汗,靠“门前捡漏”获得好成绩,是会被大龙鄙视的。

这种证明自己配得上身上的荣誉战袍的想法,大概在今年的绿衫争夺战上最为典型。Mark Cavendish 在冲刺上,已经证明无人能敌,在与他的冲刺比拼中,Thor Hushovd只在巴塞罗那赢了一次,还是因为终点是个上坡。在第14赛段,Mark Cavendish 再次在冲刺中战胜 Hushovd,却因为被判阻挡 Hushovd 而被取消分数。事后 Cavendish 放言 Hushovd 靠投诉搞倒对手,给绿衫沾上了“污点”。

第二天,Hushovd 决定 make a point。在这一山地赛段中,作为冲刺车手的他,本应安安稳稳地骑在最后,但是他决定单骑突前,不仅抢到了赛段中的2个冲刺分,而且还第一个爬过了赛段中的一个山峰。Hushovd 是要向所有人证明,他不仅可以冲刺,如果需要,他也可以爬山,他的绿衫赢得正当。

(更多…)

BBC Prom: Maestro Cam

今天的 BBC Prom (2009年第12场) 由BBC爱乐乐团演奏三位75年前去世的英国作曲家 Elgar、Delious 和 Holst。在播出这场音乐会中,BBC 试验了一种新的转播方式,在 Red Button 上,观众可以选择一个“指挥镜头” (Maestro Cam),也就是镜头一直对着指挥 Sir Charles Muckerras,在声音频道中,有人声“解说”,说得不是“这段音乐表现了……”,而是指挥的手势、与乐手的交流、节奏、能量等等,更适合于对音乐和演出已有相当认识的人士,似乎不能帮主普通观众更好地欣赏。当然观众还可以选择不听解说。

爱丁堡--聚会2009

印象中从没见过高地运动会(highland games)在爱丁堡举行。这个周末的 Edinburgh Gathering 2009 是借用了传统的 Highland Gathering 活动--每年夏天在苏格兰各地、特别是苏格兰高地各处举行的露天集会,通常包括 高地运动 highland games (扔大锤、铁块抛高等)、高地舞 highland dancing、风笛团体赛 bagpipe competition、加上一些现代运动。有的地方叫高地聚会 Highland Gathering 或是部落聚会 Clan Gathering,有的就叫高地运动会 Highland Games。

其实把以乡村生活为基础的高地运动会搬到爱丁堡来,就象是在上海举办全国农民运动会一样,显得格格不入。今年在爱丁堡举办高地运动会,是苏格兰政府把2009年定为“回乡”(Homecoming)年的古怪念头之一。

好在爱丁堡的 Holyrood Park 还有 Salisbury Crags和 Arthur’s Seat,能为这次活动提供一点合适的背景。

爱丁堡聚会2009在本周末在 Holyrood Park 举行(7月25-26日)

贴几张前几年在Stirling 附近的 Bridge of Allen 高地运动会上拍的照片。这个高地运动会每年8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举行。

boa15301

boa15303

boa15305

低科技解决方案

在林海峰的电影《废话小说》中,有一段故事的主角是一位老伯。他挤坐在一个不知是何处的黑暗狭小空间里,喝茶看报吃杯面,跟着收音机里的粤剧摇头晃脑地打拍子,但是会经常地打开墙上的一个小窗口,往里头扔一罐饮料或是一包零食什么的。最后他终于站起来打开门走了出来,我们发现这扇“门”原来是商场里的一台自动售货机的外壳。

这种“高科技”--至少是“自动化”门面后是“低科技”的手工劳动的事,最近也在英国发生了。Spinvox 是一家高科技公司,号称解决了用电脑系统自动完成语音到文字转换的难题。他们提供的服务主要有两项,一种是帮用户把电话留言转为文字发到用户手机上,另一种是给那些希望用语音代替文字写博客或做其它记录的。第一种服务,据说在商务和传媒人士中颇受欢迎。

虽然 Spinvox 网站上提到在识别过程中,可能会有“专家”(human expert)介入,但是整个系统给人的印象是这是个基本自动的过程,采用高科技提供了一项新颖有用的服务,不过是偶尔有专家校正一些而已。

但是BBC 的科技记者 Rory Cellan-Jones 发现,原来这个公司在南非和菲律宾雇佣了大批电话中心的职员,用人工听写的方式,来做号称是机器做的事。除了从公司的内线和电话中心得到情报,他还在他的博客上做了一次测试,把同一段留言连发5次,发现每次收到的文字都不相同,他因此判断他的5段留言被不同人听读,而不是通过机器获得一样的答案。

Spinvox 公司并不否认雇了海外电话中心职员做人工听读,但是不肯透露人工听读的比率是多少。Rory Cellan-Jones的内线则称其实大部份听读都是人工完成的。

在一篇后续的博客中,Rory Cellan-Jones 回应了一些Spinvox公司创始人 Christian Domecq 的回应。根据一些语音识别专家的意见,目前自动识别的难题并没有理想的解决方案。从平时的阅读中,我知道语音识别系统可以用人工智能通过反复学习提高准确性,但是很难想像如何让机器学习电话留言中不同人的口音和习惯。Spinvox 的声称非常有吸引力,但其实是给自己提出了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所以高科技的低成本解决方案,就不得不用低科技的高成本人工来完成了。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