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八:剧场 Ophelia (Drowning)

Ophelia (Drowning)
Sweet Swimming Pool (Venue 16)
3 Bugs Fringe Theatre, Birmingham University
Apex International Hotel, 31-35 Grassmarket
£7-10
****/5

2009-08-14 Ophelia (drowning)

在进场之前,工作人员要求所有观众脱鞋。

原因是这场演出的地点,是爱丁堡旧城 Grassmarket 的一家旅馆内的游泳池。正在解鞋带时,一个穿着褐色衬衫的年轻男子走过来,递给我一小片药,压低嗓门说:“拿着,我能信任你吗?”把药塞到仍是一脸诧异的我的手中,又接着逼近周围那些“光脚的”,往每个人手中塞了一片药。

观众们就这样被引进“剧场”大门,旅馆中不过20米长的游泳池。我们被要求沿着游泳池的一条长边挤坐下来,离池边不过一米左右。游泳池的其它三条边,还有游泳池本身,就是表演的舞台了。

女主角 Ophelia 已经坐在池边,悲伤地向池中撒着花瓣,另一个女主角Gertrude 站在一边。观众挤挤挨挨坐下之后,一个穿着白袍的年轻女子从游泳池的对角走来,脱下白袍,跃入池中。穿褐色衬衫的年轻男子这是突然从门外走入,忽略门边的 Ophelia。池中的女子向他的方向游来,他跳入池中,和她在水中嬉戏亲吻。演出开始了。

2009-08-18 Ophelia (Drowning) flyer

据海报介绍,这一剧场演出的灵感是来自十九世纪英国画家米莱斯(John Everett Millais)的油画《奥菲利娅》,这幅油画的灵感又是来自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演出中除了借用《哈姆雷特》的剧情和台词之外,并以另一部话剧 Pushing the Price into Denmark 作为蓝本,演出中的角色既会朗诵莎士比亚的台词,又会演唱现代流行歌曲。

以游泳池作为演出舞台,是一个很有创意的设计,而且并非噱头。在《哈姆雷特》中,Ophelia 在对爱情的绝望之下,在溪中自沉,在花瓣的护送下随溪而逝的场面,在米莱斯的画作中成为经典,再现这个故事,游泳池就成了一个必要的舞台。在演出中游泳池的位置,突出了 Ophelia 和 Prince (就是那个褐衫青年了)的隔离,池水成了一道障碍,最后又成了解脱的办法。由于池边空间的狭窄,角色与观众之间的空间距离似乎都影响了观众对角色的同情程度。Ophelia 常常就站在观众面前袒露心迹,但是 Prince 就经常坐在泳池的远角,是一个刻意保持距离的角色。每次Prince游到泳池的这一边时,都被迫吐露心中的疑惑和焦虑,所以他常常选择游回对岸。而剧中的第四个角色,年轻女子 Lover 则一直是一个在泳池对面、面目模糊的角色,从未走近观众。

所以烛光中波光流动的泳池,在演出中不仅是个场地,也是角色心情的另一种表现。对 Ophelia 来说是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爱情,对Prince 来说是犹疑惶惑的心情。对于观众来说,衣着整齐光着脚坐在池边,有一种奇怪的不安全感和窥视他人隐私的负疚感,不可能不投入剧情之中。

这一演出的薄弱之处,是在剧情设置上,没有太大的起伏。Ophelia 的心情,观众一早就已知道,然而在反反复复的对白之后,我们对她的动机依然没有更多的了解。整个演出,没有让观众为Ophelia 的命运担忧揪心。这里要再提进场前的那片药,在演出开始后,观众们大约猜到了这片药的作用,但是没有被暗示(或者暗示还不够强)自己可以控制这片药,可以根据自己对角色的同情程度(是让她自生自灭,还是拒绝鼓励她推向绝路?)接受或拒绝Ophelia 的要求。

虽然在剧情和演出上,还有许多可以改经之处,但是整场演出富有创意和吸引力,绝对值得一看。

演出剧团是伯明翰大学的学生剧团 3 Bugs Fringe Theatre

2 Comments

  1. […] 原文链接:http://taohuawu.net/2009/08/18/edfest-8-ophelia-drowning/ 2009年8月25日14:24 标签: Ophelia, 《奥菲利娅》, 剧场, 爱丁堡艺术节 订阅评论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

  2. […] Alice in Wonderland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七:苏格兰音乐 Gary Innes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八:剧场 Ophelia (Drowning)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九:儿童剧 Rapunzelstiltskin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