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监察与平衡的失效

南方都市报 评论周刊》 正在英国举行的伊拉克战争公开听证会(Iraq Inquiry)已经是有关伊拉克战争的第5次听证会了,许多人希望这将是最后一次。这次听证会,没有听证调查范围限制,与过去那些有特定范围如情报工作是否称职、政府有无故意假造证据等相比,号称是最彻底的一次。听证会的高潮,预计是明年年初前首相布莱尔的亲自作证。

然而这次听证会有什么新的证据被发掘吗?对英国参战的合法性会得出什么新的结论吗?甚至如某些左翼反战人士所期待的,会导致布莱尔被起诉犯下战争罪行吗?答案几乎都是否定的。

可以预料,在花费了许多时间金钱、媒体花了许多版面报道、评论人士再次纷纷发表意见之后,听证委员会将会提出一个精心构思、谨慎措辞的结论。公众对伊拉克战争的是是非非,则早就有了自己的结论,从听证会的结论上,会各取所需,得到自己想听的东西。政党政客们则可以利用听证会,循环利用一些政治武器。反对党保守党已经提出建议让听证会在明年上半年发布一个中期报告,这样就可以很顺手地在大选之时用来打击工党。

有时候不由得让人感叹,民主体制的运作,层层叠叠的“监察与平衡”(check and balance),真是一个昂贵而低效的过程。在决策之前发生的监察与平衡,确实有存在的必要,即使付出一点增加成本和拖慢进度的代价,大部分人都能接受。但是这种事后的听证,特别是公众对事件性质已有所判断之后,能起什么作用,令人怀疑。

也许事后听证会最有价值的,不是结论,而在细节。到目前为止,听证会上最有趣的证人是前任驻美大使梅耶(Christopher Meyer)。居于那个特殊的位置,他掌握了相当多的资料,并有许多亲身经历。当然他提供的观点并不新鲜,在离任之后,他已经出了一本回忆录《华盛顿机密文件》专门描述从9·11到伊拉克战争之间的决策过程。但是此人口才出色,把美国外交政策框架的演变,从小布什上台直到伊拉克战争爆发,梳理得十分清楚。

根据梅耶的论述,美英之间在伊拉克战争发生的一年前,就已经完成决策:必须对伊拉克进行所谓的“政权更替”。此时两个轮子开始转动,一个是在军事上准备战争,另一个是在政治上赢取支持。美英在决策上的最大失误,是两个轮子没能“同步”。当用尽了各种政治手段和外交资源,依然无法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军事准备已到最后阶段,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美英两国选择了对政治外交努力进行“短路”,放弃争取联合国,而是直接对萨达姆作了有罪推定,单独行动———这场战争因此而失去了正义性。用梅耶的话说,这一失误的决策一旦作出,在政治上美英两国“再也没能缓过来。”

发动战争,是民主国家人民可以给予领导人的最高权力,而此时的各种“监察与平衡”,正是为了防止领导人滥用这一权力。在伊拉克战争的决策过程中,大西洋两岸的“监察与平衡”同时失效,让重大决定变成了重大失误,这就是伊拉克战争留下的最大教训。

3 Comments

  1. […] 原文链接:http://taohuawu.net/2009/12/04/iraq-inquiry/ 2009年12月6日15:33 标签: Christopher Meyer, DC Confidential, 伊拉克战争, 英国政治 订阅评论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

  2. […] 今天是伊拉克听证会(Chilchot Inquiry)的高潮,前首相布莱尔是今天的唯一证人。今天的听证如此受关注,连现场旁听票都是需要抽签才能获得。 […]

  3. […] 这样做的问题,是整个社会可以装作任何政治决定都是可以依照律师建议、依照专家建议而做,从而推卸决策者的责任,以及选出这些决策者的公众自己所需要负起的道义责任。现在的第5次伊拉克战争听证会,又何尝不是这种公众、媒体为自己洗脱道义负罪感的企图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