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布莱尔参加伊拉克听证会:战争的“正义性”与“合法性”

2010-01-29. Telegraph Chilcot Inquiry live

今天布莱尔参加伊拉克听证会,从上午9:30到下午5:10,其中2次10分钟的短休,1次1个半小时的午餐休息,历时近6小时,全程电视直播,布莱尔一人回答所有提问,问题尖锐、回答会被人仔细推敲,精神高度紧张。然而到听证会结束时,布莱尔虽然嗓子已经沙哑,但仍然精神饱满,思路清晰,不能不说他公众演讲能力的出色,而且是一个天生的辩论家――以说服别人为乐,越辩越精神的那种。今天大概是伊拉克听证会的最高点了,以后不会有比他更有辩才的证人,也不会有比他更为重要的证人――现任首相布朗将会在大选之前出席,但是他既不喜辩论,也比较容易推脱责任。而且所有反战人士心中的靶子,都是布莱尔,连工党政府都看不上。

BBC政治编辑Nick Robinson 说当早晨布莱尔刚刚进入会场时,眼神中带着少有的“紧张和惧怕”,他上次看到布莱尔的这种眼神,是1994年布莱尔在工党大会竞逐工党领袖位置的时候。可见出席这次听证会,对布莱尔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还说在听证会一开始时,他还看到布莱尔拧开矿泉水瓶盖的手在发抖,但是在开始不久,布莱尔就进入了状态,不但从容应付,而且还试图控制听证会导向――他提出一个问题:“如果2003年不对萨达姆采取军事行动,2010年的世界会是怎样?”以此来为伊拉克战争的正义性做辩护。

全天的听证会,从911说起,到伊拉克战争的准备,到布莱尔说服英国议会和公众支持战争,到战后的重建和灾难,看不出布莱尔对自己的立场做任何让步,我看到唯一的让步,是他承认去年圣诞节前接受 Fern Britton 采访时,说“如果当时知道萨达姆没有WMD,也会入侵伊拉克,只不过需要用不同的理由说服公众。”这番话是“错误”。除此之外,也许有“可以吸取教训”的地方,但绝无“遗憾”之处。

在听证会前,舆论的焦点,都是在伊拉克战争的“合法性”上。许多媒体想挖出来的,是当时的政府首席律师 Lord Goldsmith 对伊拉克战争“合法性”,“到底”是怎么想的,结果Lord Goldsmith声称“绝对没有来自政府的压力”,认定伊拉克战争“合法”,完全是他自己的决定。布莱尔当然与他口径一致,但是今天他多次强调:律师可以提供法律意见,但是否出兵,最终是一个政治决定,他需要考虑的这一决定的政治后果。他的说法与本星期作证的另一位前政府律师(唯一在战前辞职的) Elizabeth Wilmhurst的意见刚好相反:Wilmhurst 说面对入侵他国这一重大决定,宁可选择在法律上“保险”的道路,即取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正式授权;布莱尔则说,最重要的是必须对萨达姆采取行动,选择“坐视不管”才是一种“冒险”。这俩人,谁是律师、谁是政客,一目了然。

这一点我是倾向于认同布莱尔的意见,以武力入侵他国,如何才能算是“合法”呢?又不是打官司,我不觉得有黑白分明的界线,或者有一个所有人都认可的法庭。在“合法性”(legality)和“正义性”(morality)之间,往往是“正义性”左右“合法性”,90年代北约军事入侵一个主权国家南斯拉夫,在战争过程中同样造成大量平民伤亡,但当时对北约军队杀死平民的指控,现在几乎没有人记得了。在这之后欧盟和北约还公开在政治上支持、在军事上保护科索沃独立,有多少人挑战其“合法性”呢?因为大部份认可了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合法性”就不再重要了。

假设说,布什政府内部不是那么傲慢无知狂妄自私,在打完仗后,能够好好地维持伊拉克的安全,较快地让伊拉克重上轨道,而不是象现在这样,浪费了五年时间和无数平民的生命,那么现在的反战人士还会如此地痛恨布莱尔吗?我觉得反战人士无法对伊拉克战争的“正义性”上做出清楚的决断,才试图在“合法性”来扳倒布莱尔。

这样做的问题,是整个社会可以装作任何政治决定都是可以依照律师建议、依照专家建议而做,从而推卸决策者的责任,以及选出这些决策者的公众自己所需要负起的道义责任。现在的第5次伊拉克战争听证会,又何尝不是这种公众、媒体为自己洗脱道义负罪感的企图呢?

3 Comments

  1. magnus说道:

    哈哈~打伊拉克没问题;但没打好,即使对于主战方来说,都是个问题!

  2. xiaoxiao说道:

    伊拉克战争的合法性和正义性
    就像博主你的文章所说的,有了正义性,合法性就不在是问题了,但是什么有初始了正义性那?
    战前说伊拉克有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战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说白了还不是因为石油或其他自身利益,控制不了伊拉克和萨达姆,就找个理由干掉伊拉克,干掉萨达姆,
    伊拉克战争和正义性及合法性联系起来,本身就很矛盾的。

  3. […] 《经济观察网》去年此时,英国有关伊拉克战争的第5个听证会出现了一位“明星证人”:前首相布莱尔。在全程近6小时的听证会中,作为当天的唯一证人,布莱尔嗓子已经说哑,但依然思路敏捷,继续为他的参战决策辩护。听证会结束前,主席问布莱尔对于参与发动伊拉克战争“是否抱有遗憾”,他的回答是“没有遗憾”,这时一直非常安静的现场观众席上,终于出现一阵骚动。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