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四月 16th, 2010:

冰岛火山灰云笼罩欧洲第二天

英国的民航空间关闭延长了到了星期六凌晨一点,但是苏格兰和英格兰北部的一些机场已零星有飞机起降,爱丁堡机场今早有一架飞机起飞,苏格兰第一大臣 Alex Salmond 上电视自豪地宣布:“这是苏格兰的一次机会!”

冰岛火山灰云已经渐渐漂往东欧,北欧、德国、荷兰比利时等地机场继续关闭,法国机场(包括巴黎)部份关闭。这幅来自 flightradar24.com 上的截图很说明问题:

2010-04-16. flightrader24.com

英国气象局公布的格林尼治时间星期五12点的卫星云图:(实时更新)

2010-04-16.iceland volcanic ash clouds 1200

以及两天内的火山灰云飘散预测:(全文)

没有飞机的日子里,可以做些什么呢?

其实这两天是极好地从事某些科学实验的时机,如果你的实验的对照组数据是“没有喷气飞机干扰”,那么这两天真是天赐良机。我记得美国曾有人收集了9/12当天的温度数据--那一天全美民用航空关闭,研究喷气机的尾迹对气温的影响。理论上白色的尾迹会反射太阳光,足够多的尾迹可能有降温作用,但是要大规模地收集数据,平时是不可能的。他们的统计结论,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尾迹确实对气温有影响。

不过这次有大面积火山灰云,这一因素可能对气温影响更大,所以以上这个实验是做不成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的灵感。

英国大选 谁是赢家?

昨晚的第一次英国大选电视辩论,有近1千万观众,相当于一个收视不错,但还不是最热门的电视娱乐节目的收视率,其实这个数字还稍低于预期(1200万)。大部份人看的,是今天报纸的头条。媒体上一致的结论,是自由民主党的克莱格是第一次电视辩论的赢家,《卫报》和《泰晤士报》都采用了克莱格“圈外人”(outsider)的角度,在大选中,称自己的“圈外人”往往能吸引选民,特别是当选民们对“圈内人”缺乏好感和信心的时刻。显然克莱格借用这次机会,大大提升了自己的形象,问题是这一胜利能否转化成议席。

2010-04-16.UK The Times2010-04-16.UK The Guardian

这篇写在一星期之前:

英国大选 谁是赢家?

本周二上午10点,英国首相布朗前往白金汉宫觐见女王,在获得女王“御准”之后,宣布解散议会,并在5月6日举行英国议会下议院议员选举,英国大选的发令枪打响了。

5月6日举行大选,早已是各界预料中的决定。布朗在尚未启程之际,如果他还有时间看一下当天报纸,会发现《泰晤士报》头版已经打上“竞选开始了”(Let the race begin)的大字标题。

然而对于本次大选的结果,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个准数。星期二当天宣布的三个不同的民意调查结果,分别显示保守党领先工党4-10个百分点,以此推算,保守党将会在议席数量上胜出,但是胜幅有限,能不能超过总席位(650席)的一半,从而自动获得组建政府的资格,就很难说了。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