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大选:布朗失言的后果

经济观察网 大选期间,媒体围着竞选活动转,对于普通人来说,电视新闻其实是很重复和沉闷的,直到有人在电视镜头前“失言”犯错,新闻报道才会突然活了起来。今年大选中,英国首相布朗不幸成为第一个“失言”的党派领袖。

布朗在英格兰西北部罗切德尔(Rochdale)的街头拉票活动中,遭遇一位女性选民吉莉安?达菲 (Gillian Duffy),向布朗投诉“蜂拥而来的移民”“一到这里就开始领救济”等等。她说话又快又急,让布朗没有太多回复的余地,但整个对话还是相当平和友好的,最后布朗还与她拉起家常,问她有几个孙子什么的,最后亲切道别。

然而布朗一回到自己车中,马上语气大变,生气地问“是谁的主意”让这个“偏狭的”(bigoted)女人过来和他对话,对整个对话的评论是“糟透了”、“莫名其妙”。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身上的便携式话筒还没有关掉,所有跟随报道的传播媒体都能听到这段私下的对话。

英国的两个24小时电视新闻频道 BBC 和 Sky News,马上播出了这段对话。布朗在镜头前的亲切随意,与私下场合的尖刻愤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2010-04-29. The Times

对于布朗来说,折磨刚刚开始。这边电视频道上已把这事当作“突发新闻”处理,那边尚不了解事态严重性的布朗正在接受BBC 电台2台的午间直播节目的采访。布朗不得不在直播期间,和所有的听众一起收听自己的这段私下对话。在电视镜头前(这个电台节目此时已在BBC电视新闻台同步播出),布朗几次手捂额头,挡着眼睛,人越坐越低,仿佛是希望能沉入椅子中去一般。

布朗在电台节目上的道歉听上去如同自我辩解,不能让人信服。与此同时工党高级成员开始与媒体对话,但是没人敢为他的行为辩护,都承认这是一场公关灾难,只能强调布朗也是普通人,也有私下场合“口无遮拦”的时候。

此时工党的公关机器终于调动起来,布朗先是打电话给达菲向她道歉,然后还改变行程,重回罗切德尔,亲自上门向达菲道歉。45分钟之后,布朗出来向等候多时的媒体宣布达菲已经接受了他的抱歉,笑称自己是一个“悔过的罪人”。

应该说布朗的事后补救工作做得相当迅速,很快控制了事态发展。但是已来不及阻止电视电台网站的反复播出,以及第二天所有英国报纸(包括欧洲版的《华尔街日报》)的头版报道。布朗手捂额头,似乎是把脸躲在电台话筒背后(虽然那不过是普通的电台播音间设置)的照片,挤下了更为重要的希腊信贷危机救援受阻的新闻。

这一所谓“偏狭门”(bigotgate)会不会成为今年英国大选的转折点?成为“击沉工党的鱼雷”?如果工党在今年大选中失败,以后这幅照片将会成为代表。但是凭我的观察,这一事件对大选的直接影响不大,估计不会有太多选民会仅仅因为这件事而在政治上转向。对于那些已经讨厌布朗的选民,此事不过是加强了他们的固有印象。而且布朗在私下场合中的暴躁和归咎他人的性格,对选民来说并不陌生。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新书《盛宴将尽》(The End of the Party)中攻击布朗的《观察家报》记者安德鲁斯?罗恩斯利(Andrew Rawnsley)可能是给布朗帮了个忙。他在书中所描述的布朗对待周围工作人员的种种粗暴行为,已经给选民们打了预防针,事实上缓解了这一事件的冲击力。

布朗的“失言”造成的最大影响,可能体现在第二天举行的第三次党派领袖电视辩论上。在“浪费了一天”(布朗原话),情绪上大起大落之后,布朗是否能以自信轻松的心态参加电视辩论?电视机前的观众,是否会对他的发言抱以更深一层的怀疑态度?第三次电视辩论的主题是经济,本来是布朗的强项,也是工党夺回选票的机会。现在对于本来就不擅长公开辩论的布朗,所面临的压力更大了。

4 Comments

  1. xiaohui说道:

    等着看第二天电视辩论之后的分析,加油~~

  2. newlight说道:

    其实很闷,因为他们说的,都是车轱辘话,听过很多遍了。三党领导人可以说都在误导观众。Nick Clegg 稍好些。

  3. sylvie说道:

    “估计不会有太多选民会仅仅因为这件事而在政治上转向”

    同意。这只是小插曲,虽被媒体和竞选对手扩大化,但不至于到形成bigotgate的程度,一国领导人的性情与其政绩和领导力并无直接关系。

  4. seevien说道:

    这是这次大选我最enjoy的moment.
    有点同情Brown,压力太大了。他那反应跟我一天接了50个customer phone calls以后的反应差不多, 都不够professional 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