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新书介绍 #61 (2010年11月29日) Catching Fire

2010-12-01.Catching Fire, Richard Wrangham

Catching Fire: How Cooking Made Us Human
作者 Richard Wrangham
出版社 Profile Book (平装本2010年5月27日出版)
页数 320 页
定价£8.99
ISBN 978-1846682865

Catching Fire是美国哈佛大学生物人类学教授 Richard Wrangham的新书,书名中的“点火”(catching fire)其实有更广泛的意义,指人类祖先在掌握点火之后开始的“煮食”行为,作者认为选择吃熟食和“煮食”本身同时对类人猿进化成人类过程中的身体结构变化和社会关系发展有着关键的影响。

这个看来非常学术化的题目,作者却写得十分浅白,绝无冗长的句式和艰深的专业词汇,同时又十分严谨,步步推敲,非常具有说服力。

大约230万年前已有一种灵长类生物开始使用工具,他们砸开石头做成锐利的石刀,群居生活,合作狩猎,虽然脑部容量已经比猩猩超过一倍,但在外形和习惯上则与今天的猩猩没什么两样。到了约190万年前,一种新的物种 “直立人”(Homo erectus) 出现了,这就是今天人类的祖先,他们直立行走、在外形上与今天的人类其实已经没有太大差别,脑部容量也大大增加。

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Homo erectus的 出现?主流的观点一直认为增加肉类摄入量是关键因素,食肉导致蛋白摄入量增加,脑部容量增大,因为需要食肉,产生了男性狩猎-女性采摘的社会模式。

本书作者所论证的是,食用肉类不是重点,关键的是食用熟食这一行为。他从人类身体结构出发,论证人类已经无法很好地消化吸收生食,不管是肉类、蔬菜水果、还是淀粉类食物,只有煮熟之后才能最好地从中获取热量。人类祖先失去消化吸收生食的能力,正是因为他们发现掌握了烹饪的能力。吃煮熟的食物可以让身体吸收热量的代价大为降低,食品摄入量和消化时间都大为减少,身体有了可以腾出的能量,其结果是大脑容量的不断扩大,可以处理越来越复杂的信息,掌握新的武器和狩猎方式,适应新的社会关系,在进化上成为优势,最后演化成智人(Homo sapiens),也就是现代的人类。

不仅如此,作者还认为烹饪促成了婚姻制度、部落文化的形成。在早期人类关系中,“婚姻”或是一男一女之间被部落认可的特殊关系,首先是一种经济保障,其次才是为了性和生育。在“婚姻”制度下,女性采摘的食物可以获得保护不被部落内其他人盗取,同时女性在营地煮食,只能给“丈夫”吃,让男性每天的食物有了保障,因此他的活动更加自由、范围更大,可以在狩猎上更大胆,也可以什么也不干,这几乎是今后社会男女关系的雏形。

3 Comments

  1. […] #61 Catching Fire: How Cooking Made Us Human […]

  2. […] 在近两年来我看过的这类作品中,特别值得推荐的就有科迪莉亚•法恩(Cordelia Fine)的《性别的误识》(Delusions of Gender),致力击破流行文化中对“男女有别是天生的”这一误识;隆娜•法兰克(Lone Frank)的《我的美丽基因组》(My Beautiful Genome),讲述基因技术对疾病预测、家族历史和社会关系的冲击;以及理查德•兰厄姆(Richard Wrangham)的《生火》(Catching Fire),论证烹饪在人类进化中的关键作用。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