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皇室婚礼

今天《卫报》的头版头条是“两个人的婚礼,二十亿的观众”。在报纸社论中,对威廉和凯特(现在是叫威廉和凯瑟琳了 William & Catherine)大加祝福--这是一份提倡废除皇室,支持共和的报纸。同时指出其实只有20%的英国人强烈地热衷与这场皇室婚礼,但大部份英国人觉得能带来一些喜悦的气氛。报纸赞赏了皇室婚礼的低调--这是与30年前查尔斯和戴安娜的“世纪婚礼”做比较:童话式婚礼造成的巨大压力,即使的更般配的一对新人也难以承受。

有趣的是头版上《卫报》高级编辑 Michael White 的一篇文章中也提到了那场婚礼,他说他当时把戴安娜比作“锁在大石头上待宰祭祀的处女”(virgin sacrifice chained to the rock),这次就没有这种感觉。

我为《华商报》写的一篇文章:

英国皇室:在保持传统和与时俱进间求平衡

皇室大婚前夜,准新郎威廉忽然来白金汉宫门前的大道上和露宿街头抢位观礼的人群见面,与皇室成员一贯的保守矜持风格不同,威廉是一个内敛谦逊同时很有平民感的王子。这样一个王子,正是英国皇室在新世纪中求生所需要的。

威廉和凯特在一起,你首先会感觉到这是一对心心相印的恋人,虽然一个是未来的国王,一个是富家千金,但是两人在大学相识,从同学到朋友最后成为恋人,是最普通不过的恋爱故事。威廉身上没有高傲矜持,凯特身上没有拘谨犹疑,有的是自然流露的爱意。但是这对新人,能够肩负起延续皇室地位的重任吗?

皇室已经失去统治权,他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伊丽莎白二世一直期望皇室成为“模范家庭”,为子民做出榜样,然而四个子女三个离婚,尤其是查尔斯与戴安娜的婚姻失败,对皇室声誉造成的伤害花了近二十年才得以修复。现在出了威廉与凯特,皇室终于又有了维护“家庭”这一传统的最好样板。然而作为王储的妻子,在生活方式上其实没有太多选择,不仅需要勤勉忍让,还要有很强的自律才行。

尚未出嫁之时,凯特就已经在为维护皇室地位做贡献了。几个星期前一则不引人注目的新闻称她3月份去教堂参加了专门仪式确认自己英国国教会教徒的身份。英国元首是英国国教会之首,这是都铎王朝时期亨利八世定下的规矩,所以虽然并无必要,未来的王后还是主动地参加了仪式。

在皇室方面,威廉迎娶凯特,是打破了三百多年的传统的。出身富裕家庭的凯特在皇室眼中还是一个平民,迎娶平民新娘,反映出其与时俱进的态度。通过妥协和让步,英国皇室在接受现代观念的同时,从来没有忘记巩固自己的地位,既让自己成了社会稳定与传统延续的象征,却又不会显得老朽和顽固,这就是他们的生存法则。

近几十年来英国皇室颇受爱戴,主要是伊丽莎白二世的功劳,她是英国从二战到二十一世纪历史大事的见证人。还记得《国王的演讲》中那个崇敬地看着父亲的伊丽莎白公主吗?她现在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亲历过二战的国家元首了。伊丽莎白二世现在就是英国皇室所代表的稳定和中立的化身。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多英国人宁愿要一个没有政治立场、没有实权、不介入争权夺利的世袭元首,而不愿接受一个投票选出、但必然被竞选过程玷污了的民选总统了。

但是总有一天伊丽莎白二世要把接力棒交出去,虽然规矩上不允许,从受欢迎的角度上看,最适合接棒的将是威廉和凯特。只要今后威廉和凯特保持亲民形象而又不跨越权限,在英国人的拥戴下,英国皇室就能继续生存下去。

2 Comments

  1. 匿名说道:

    今天邮报是怎么写的?

  2. Healson说道:

    没落的皇室总会有消亡的一天,荣耀和尊荣也会尘归尘土归土,几百年后儿孙们碰到一起聚会,或许会重温一下祖辈的事迹吧。

匿名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