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自我放逐的开始?

《经济观察网》稿件:英国否决欧元方案是被甩离欧洲核心的起点

2011年12月9日的欧盟峰会,对于以后的人们来说,也许会被看作是德国领导欧洲的新开始,或者是英国被甩离欧洲核心的起点。前者对欧盟今后的走向有着关键的意义,后者则对英国在国际政治上的位置有着深远的影响。

虽然保守党一直是英国的欧洲怀疑论者的大本营,但是历届保守党领导人,从撒切尔夫人到梅杰,虽然都是抱着与“欧洲”――在他们的字典里,那不包括英国――对峙的姿态,但是从未真正和欧洲公开翻脸,相反与欧洲的合作一直在不断深入,因为他们知道,与加入欧洲相比,离开欧洲是更糟糕的选择。不管在哪个政党领导下,几十年来,英国确实是在不断地融入欧洲。所以上周五凌晨卡梅伦决定不参与签署欧元财政统一方案的决定格外引人瞩目,这一行动被英国的欧洲怀疑论者们,包括一批保守党内不在政府任职的“后排议员”、以及几家右翼媒体欢呼为“一票否决”。“一票”是对了,参加峰会的27国,只有英国投了反对票;“否决”却未必,因为剩下的26国签署了会议声明,等于把英国排除在外了。和他的前任们不同的是,卡梅伦这回是动真格的了,但孤立于欧洲之外,真的是他所想要的吗?

卡梅伦有他的苦衷,他不会不知道英国脱离欧洲的后果,但是这要稍微回顾一下历史,就会发现每次向欧洲走近一步,他的前任都会在保守党内树立更多敌人,往往成为党内分裂,甚至被赶下台的原因。这次欧元危机,他更是没有妥协的空间,一方面德法两国急于救火,并不愿意给这个从不愿意加入欧元但又爱指手划脚的国家太多让步,另一方面英国国内普遍的情绪是欧元危机是“欧洲”国家自己闹出来的问题,凭什么要英国牺牲自己的利益和独立性来拯救欧元?卡梅伦可能觉得,他在布鲁塞尔作出的任何妥协,都会成为保守党内部分裂的诱因,给他今后的地位带来极大的麻烦;相比之下,得罪联合政府中的伙伴自由民主党,其破坏力就小得多,他的计算估计还包括自由民主党不会因此脱离联合政府,甚至他的“一票否决”还能为他赢得更多选票。

但是卡梅伦的“一票否决”,是否就真的意味着英国踏出了离开欧洲的第一步?英国的欧洲怀疑论者显然是这么想的,一向支持保守党、但对卡梅伦有着诸多批评的《每日电讯报》在其社论中称现在英国有了“重新定义与欧洲关系的自由”。卡梅伦的如意算盘大概是以英国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地位,欧洲国家会继续容忍英国在自我边缘化,不敢把英国排除在欧盟核心之外。

这大概也是许多欧洲怀疑论者的如意算盘。他们不愿意接受的一个事实是,一旦英国脱离了欧洲,它的国际地位就会直线下降。英国想要做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国,就必须接受它是欧洲的一份子这一事实。英国的独特地位,包括它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它靠近欧洲。英国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让它可以成为欧洲与美国之间的第三极,它的最佳选择,是能够凭着其独特地理位置和与美国的文化渊源,成为欧洲与美国的中介点和桥梁。一旦失去在欧洲核心圈子内的座席,英国在美国心目的价值就会大为降低。

英国的欧洲怀疑论者,是否看清楚了这一点?他们是继续选择相信英国与美国的关系更为重要?还是甘愿让英国成为一个富足但没有政治影响力的国家?事实上,在失去了欧美之间“大西洋桥梁”地位之后,英国能否保证自己孤立而繁荣的地位都是一个疑问。正如一位自由民主党人指出:“有些保守党人认为英国能成为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瑞士,但我看更有可能成为一个没有石油的挪威”,虽然尖刻却十分中肯。

欧洲需要英国,英国也需要欧洲。错过了欧洲列车的英国,没有光明的终点。如果将来人们谈起2011年12月时,记得的只有德国重新执掌欧洲,而不是英国试图自我放逐,那么英国剩下的,真的只有昔日的辉煌了。

One Comment

  1. […] 上周五英国首相卡梅伦拒绝在拯救欧元协议上签字,在英国媒体上,有的用 veto,有的用 walk out 来形容。如果英国真的离开欧洲,那回变成什么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