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43):弊端重重的制药产业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制药公司的误导与坑害

Bad Pharma最近在BBC电台听到《卫报》专栏作家本•戈尔达克(Ben Goldacre)和英国制药工业协会(ABPI)CEO斯蒂芬•怀特黑德(Stephen Whitehead)的辩论,主题是制药企业在临床测试中是否存在隐瞒不利数据的问题。戈尔达克指出制药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有选择地发表有利于自己的临床数据,构成了对患者和公众的欺骗。怀特黑德则坚称这已是过去,现在制药企业都会向监管机构提供所有临床测试数据,但直接向社会公开还有待协商。原来戈尔达克正在宣传他的新书《小心坏药厂》(Bad Pharma),这本书出版之后,已经引起了不少反应。

戈尔达克是英国科学传播领域颇为知名的人物,他本人具有医学研究背景,既有执业医生资格,又曾参加过生命科学研究,他在《卫报》上的《伪科学》(Bad Science)专栏,曾揭露了许多以科学面目出现的虚假信息和无效研究,他所攻击的对象中既有政府机构、商业企业,又有名人明星和施压团体等。2008年他把专栏文章集结出版大为畅销,台湾出版中文版时书名翻译为《小心坏科学》。他这次选择的目标更大,因为不仅制药企业中许多是跨国大公司,而且和制药产业相关的还有媒体公关、医疗传播、学术出版等多种行业,这些都成了他新书的批评对象。

他的立场在本书的副标题中已经极其明确了:《制药公司是如何误导医生和坑害病人的》(How drug companies mislead doctors and harm patients)。他对制药公司及相关行业的指责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临床测试中的暗箱操作和市场推广中的刻意误导。首先他指出制药公司在研制新药时,往往有选择地发布临床测试数据,不仅隐瞒不利于自己药物的数据,而且在公布结果时,分析方法不严谨或是不透明,令人对其可靠性存疑。在这里他反复举的例子是瑞士制药公司罗氏(Roche)的抗流感药达菲(Tamiflu),前两年各国政府都大批储备达菲以应付可能出现的动物流感疫情,英国政府就因此花费了约5亿英镑。但是据戈尔达克说,罗氏至今不肯公开达菲的临床测试数据,虽然罗氏坚称他们已经向药物监管机构提供了全部资料。

对于制药公司在产品推广中采用的种种手段,他也提出了强烈的批评。这方面的利益网络相当复杂,涉及到广告公关、医药代表、媒体宣传、医生的继续教育、医学刊物、对学术研究的资助等许多方面。写到这里我必须加一句,我在医疗传播行业工作,是本书批评的行业之一。我对他所提出的许多批评持赞成态度,比如直接面向患者的药物广告,确实有推动过度治疗的作用,现在除了美国之外,几乎所有工业化国家都禁止这么做。制药公司要从药物中获利,必须经过研制测试、证明安全、获得市场准入资格、发表成果、向医生推广等等许多环节,在这连串的产业链上,每个环节可以说问题都不少,书中已经阐述得十分清楚,但如果说其中每个环节都在参与欺骗,那是很不公平的。

其实戈尔达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表示说他并不是在炮制阴谋论宣扬制药企业在故意害人,他知道这一行业中许多人的意愿是良好的,他呼吁的不是推翻现有制度,而是过程高度透明公正。实际上近年来整个医疗行业发生了许多变化,比如葛兰素史克(GSK)已经宣布将公开所有临床测试数据;美国法律将要求所有医疗人员公布他们从制药企业接受的任何好处;法国则取缔了制药公司赞助的对医生的继续培训等等。问题的关键是药物研发始终是一个商业行为,只可能通过政府监管和公众监督来进行制衡。“小心坏药厂”既是为了保护患者,也是公民的责任。

One Comment

  1. 龙猫说道:

    有水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