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54):泰晤士河边 把酒论古今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泰晤士河边把酒论古今品

书名:《莎士比亚的街坊吧》(Shakespeare’s Local)
作者:彼得•布朗(Pete Brown)
出版社:Macmillan
出版时间:2012年11月

多年前我第一次到剑桥旅游时,一位在剑桥大学读博士的一位中国留学生朋友陪我参观,从市中心的国王学院转出来不多远,他带我走进一家酒吧,指着角落上的一张桌子说:“据说这就是当年沃森和克里克经常坐着聊天的地方。”我们两个都是学生物的,明白这两位先辈的历史地位。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和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es Crick)对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是以后一切DNA分析测序改造以及基因治疗等等应用的起点。在沃森的自传《双螺旋》一书中写道,当两人终于取得突破之后,克里克冲进剑桥这家名叫“鹰”(The Eagle)的酒吧,对着正在吃午饭的人们喊道“我们找到了生命的秘密!”

酒吧在英国人的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方,不论是职业人士还是“劳动阶层”――当然主要是对男人而言,酒吧是一个“家以外的家”。真正的英式酒吧里,酒客随意入座,没有酒保侍应来烦你,要喝酒自己去柜台点,所以常客们会把酒吧当作自家客厅一般放松随意,这才有克里克在“鹰”吧上演的那一幕。

既然酒吧具有这么中心的地位,那么它们成为历史见证也就不奇怪了。从酒吧看历史,就是一本名为《莎士比亚的街坊吧》(Shakespeare’s Local)的新书的视点,作者彼得•布朗(Pete Brown)是英国一位“酒吧历史”专家,早年从事啤酒广告,后来发现以酒吧为题材的写作更有趣,去酒吧“调研”还常能获得免费啤酒,于是正式成为酒吧历史作家。他的作品颇受欢迎,甚至有人把他和那位著名的旅游作者相提并论,称他为“酒客的比尔•布莱森 (Bill Bryson)”。

在这本书中,布朗写的是伦敦南岸的乔治客栈(George Inn)。伦敦南岸过去属于伦敦“下风下水”的地方,住着的多数是搬运工和各色工匠们。最热闹的地方是伦敦桥(London Bridge)南端的一条长街,伦敦桥是当时横跨泰晤士河的唯一一座桥梁,南端自然成了通往英格兰南部地区的中转地。送货马车的车夫、载客马车上的旅客、当然还有拉车的马匹都需要在这里吃饭休息,于是一座座客栈应运而生提供吃喝娱乐和简易住所,乔治客栈就是其中之一。现存最早的伦敦南岸地图绘制于1542年,上面就标有乔治客栈。布朗又在英国国家档案馆找到法庭文书,证明乔治客栈至少在1485年就已经存在。

经过600多年的风雨之后,乔治客栈成了伦敦唯一一座幸存下来回廊式客栈酒吧。从伦敦桥地铁站出来,沿着大街向西南方向走不到200米就到了。在这600多年中,乔治酒吧见证了当地经济社会文化的变迁,已经重修了好几次,规模也比鼎盛时期小了很多,但是依然是一家典型的英式酒吧。当然乔治客栈吸引人的,不仅是它的独特建筑风格,还有历史上的常客们。这里曾是狄更斯常来的地方,他还把乔治客栈写进了小说《小杜丽》(Little Dorrit)中。著名的环球剧场(The Globe)就在附近,因此这也是莎士比亚的“街坊”吧――本书书名就是由此而来,不过布朗承认莎士比亚大概没有在乔治客栈演绎过他的剧作。

布朗不仅熟知典故,文字也十分诙谐。读着这本书,让人感觉好像是在英式酒吧中,酒酣耳热之际,一位酒伴不断拉着你说“你知道吗,当年这里……”。当你暗自怀疑故事的真实性时,他仿佛看穿你的心思,马上从怀中掏出一本旧书证明他说的全都有根有据。

布朗算不上是个正经的历史学家,但经过他一番热情的絮叨,大概每个人都会产生去乔治客栈体验一下伦敦南岸历史的冲动。

 

One Comment

  1. Ficciones说道:

    感谢推荐~想去看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