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新书(112):欧洲语言之旅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英语和汉语都不难学

书名:《语言》(Lingo) 作者:加斯顿•多伦(Gaston Dorren) 出版社:Profile Books 出版日期:2014年11月

书名:《语言》(Lingo)
作者:加斯顿•多伦(Gaston Dorren)
出版社:Profile Books
出版日期:2014年11月

有一年的夏天我和朋友一起到苏格兰珀斯北部的一个小镇去看苏格兰传统节目高地运动会(Highland Games)。站在围栏外观看苏格兰大汉扔铁锤比远的时候,身边站着三个女子,看上去像是一位妈妈和她的两个十来岁的女儿,三人似乎在争执中,好像是妈妈命令小女儿去干什么,小姑娘很不情愿,最后还是姐姐听话,带着妹妹去了。这些情节我完全靠猜,因为她们三个说的话我一点不懂,不过因为平时看电视时偶尔会转到BBC的盖尔语频道,所以能大概猜出来她们说的是苏格兰盖尔语(Gaelic)。

听着她们的对话,我心里有一丝感动,虽然英语已经成为标准用语,但是还有人执着地使用自己的语言。即使苏格兰政府大力推广,今天说盖尔语的人数也已不太多了,当然说的人更少的是苏格兰语(Scots),几乎可以算是濒危语种了。

在语言多样化上,苏格兰可以说是欧洲的一个缩影。语种繁多、历史丰富是欧洲语言的特色。最近的一本新书《语言》(Lingo)的主题就是欧洲语言,书名虽然看去上很正式,但是本书的荷兰语原版《语言旅游》(Taaltoerisme)更能体现这本书的特色,在书中作者带领读者周游欧洲列国,介绍各种语言的历史渊源、相互关系、语法结构、词汇发音等等,信息丰富却又轻松有趣。

本书作者加斯顿•多伦(Gaston Dorren)是荷兰的一位语言专家,他能说荷兰语、林堡语(Limburgish)、英语、德语、法语和西班牙语,还能阅读另外9种语言。在这本书,作者介绍了超过50种欧洲语言,从冰岛语到俄罗斯语、从挪威语到马耳他语、从使用者最多的英语到只有摩纳哥在校学生才会学的摩纳哥语。即使如此,作者依然指出还有许多使用人数很少的欧洲语言在他的书中没有被提到。

大部分欧洲语言都属于印欧(Indo-European)语系,但也有少数几个属于乌拉尔(Uralic)语系,匈牙利语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在匈牙利周围国家中,几乎找不到一个属于乌拉尔语系的语言,它的“亲戚”大部分远在欧洲最北部。于是介绍匈牙利语的这一章全部是一段对话:匈牙利语来找心理医生做治疗,诉说自己在过去一千多年来一直“倍感孤单”,被邻居视作外人。心理医生则劝告她说从句子结构到词形状变化上, 她和邻居之间渐渐相互影响,已有了许多共同之处。

虽然本书的篇幅很小,多伦却能抓住每种语言的独特之处来说明语言的演化变迁。比如冰岛的地理环境和人口分区造成了冰岛语在过去八百多年没有什么变化。再如德语区每次扩张都是伴随着农业、贸易和移民等和平手段,而每次收缩都和暴力相关:一战失败丢失了非洲殖民地,二战之后波兰捷克等地的德语居民大部分被赶入德国。对于法语作者则调侃说它有恋母情结,总想投入自己的“母亲”——拉丁语的怀抱。

说起欧洲语言,当然不能不说英语。有趣的是多伦把英语和汉语放在了一起讨论,指出这两种语言有三个共同点:第一是发音规则复杂,汉语有四声,英语则有大量的元音,让初学者头疼;第二是看文字没法猜发音,学汉语时必须背下许多字的发音,而在英语中许多同样的元辅音组合在不同的单词中发音完全不一样。这两个特点似乎说明英语和汉语都不好学,但是这两种语言的第三个共同点却让它们很容易被学会:很少有因时态、词性、单复数而出现的繁复的词形变化,这对初学者来说压力大减。

阅读《语言》一书时,处处能看到作者对语言的热爱,尽管他对每一门语言都能抱怨一番。作者认为汉语与英语有相似之处,而且并不难学,这一点我也是十分赞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