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欧盟公投日终于到了

Metro 头版

Metro 头版

终于到了6月23日欧盟公投日,我等着这一天,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因为厌烦了近来各类媒体上有关欧盟公投的新闻、采访、辩论等等。今天公投日,不允许宣传拉票,终于可以耳根清净了。当然到了明天,“公投后”这一天,结果公布,各类指责争执又会重新而起,如果是留欧还好,只是打打嘴仗,如果是脱欧,那么短期的金融市场动荡,中长期的政治金融经济上的种种折腾,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什么程度才会平息。

经过这次公投,大概很多人都会同意公投不是一个明智的决策过程,一定要慎用。在公投宣传前期,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大概是“我们需要事实”,但其实大部分人要的不是事实,而是能够确认心中偏向的非黑即白的证据,然而别说对未来的预测永远不可能非黑即白,就是对目前状况的总结也往往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在确认事实上,BBC Radio 4中Tim Harford主持的More or Less节目中做得非常好,厘清了几个关键的数据,但是有多少人会在听了这个节目之后认真审视自己的决定?

Daily Mail 很自豪地宣布是移民问题让脱欧在民调中领先

Daily Mail 很自豪地宣布是移民问题让脱欧在民调中领先

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这次公投的宣传过程虽然时间不长,但却毒化了英国的政治气氛。脱欧派能够在最后两周左右在民意调查上超前,主要手段是在移民问题上走向极端,把欧盟内部移民描绘成全都是来英国抢饭碗、领福利、杀人强奸、搞恐怖活动的,几乎就和叙利亚阿富汗非洲难民一样,UKIP的Breaking Point海报就是要传达“移民=难民=恐怖份子”汹涌来潮这个信息。刚才说道公投其实凭的是感觉,脱欧派就是因为移民问题是个可以引发选民内心的恐惧的,才选择其为突破点大作文章。在这个过程中,本来还不算极端的主流政客Boris Johnson、Michael Gove都纷纷和Nigel Farage站在了一起,非常令人失望。煽动对外国人、对移民的仇恨成为主流政客可以接受的工具,这在英国政治上实在是一个大大的倒退。

不要以为这和你我无关,今天在《卫报》上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位在英国大学里工作了十几年的德国教授写的,他多年前作为交换学生来到英国,很快爱上这个国家,他在英国读了博士然后一直在大学工作,英国吸引他的地方之一就是它的开放和宽容的环境,但是在欧盟公投中的各种言论却让他第一次感到不安。“说的不是你,是其他人”,有人对他这么说。他写道:所以我现在还属于“有用的”外国人,但是哪一天会轮到我?对于在英国的中国人来说,现在矛头还没指过来,但是在一个怪罪外国人、仇恨移民是一种常态的国家,哪一天也许忽然就开始仇恨中国人了。这不是天方夜谭,而且来的往往比我们想像得快。过去一百年欧洲历史的例子还少吗?

如果说Jo Cox被害对欧盟公投发生了什么影响,那就是让那些和极右派打得火热的主流政客终于有时间反省了一下,Michael Gove说看到那幅Breaking Point海报让他“心中一凛”(shuddered),Boris Johnson又开始说自己是支持移民派(pre-immigration)了。他们是否和保守党的Sayeeda Warsi一样,觉得脱欧派的宣传上在煽动排外上走得太远了?但愿如此。

《卫报》头版上的社论摘要

《卫报》头版上的社论摘要

我一直认为脱欧还是留欧是一个姿态问题,是愿意继续在世界上发挥影响力,还是缩回旧梦之间的选择,但是对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但是现在我更担心的是公投之后的不满、愤怒、仇恨的增长,但愿这还不会成为常态,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One Comment

  1. dominic说道:

    结果出来再看这篇 又一次证明了你的水平、我的眼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