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Père Goriot(《高老头》)

类型:小说
书名:Père Goriot
作者:Honore de Balzac
译者:(不详)
插图:(不详)
出版社:H Virtue & Company, London
出版时间:1902年
印刷:H Virtue & Co. Ltd.

1893年,英国一位出版商J.M. Dent决定将法国作家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系列小说翻译成英文出版。在这之前,这一系列中的小说只有零星几本被翻译成英文。原因之一是英国上流社会读者照理是能读法语小说的,但是随着19世纪中产阶级的壮大以及识字率的提高,阅读翻译小说的需求越来越大。

Dent很看重翻译质量,曾对之前一位美国译者(Wormeley)的巴尔扎克小说翻译颇不以为然,他需要一位可靠的译者,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Ellen Marriage,对她的翻译非常满意。Marriage 于是成为第一位系统翻译“人间喜剧”的译者。

Turner House Classics的Père Goriot

但是手上这本由 H Virtue & Co出版的Père Goriot并不是Marriage的翻译,扉页上特意写明“新的翻译”。可惜找遍全书,并没有译者的名字。对着这个版本和Marriage的版本(可以在古登堡计划网站上免费下载),确实不一样。

读这本Père Goriot,最有趣的地方是脚注。书中脚注似乎有两种,一种是译者注,每次会在最后属上“—Tr.”;另一种脚注显然不是译者写的,会不会是本书所属的Turner House Classics系列丛书的主编William MacDonald?

Turner House Classics系列小说主编 William MacDonald为这个版本写了序

例如译者在第37页解释了书名中的Père:在法语中指父亲,但是又可以用来当外号,暗含与被称呼者很熟,并带有轻佻不敬的意思。在英语中Daddy有时候有类似的用法,而且之前本书的某个算是翻译(an early sort of translation,斜体是书中原有)的版本,书名叫Daddy Goriot。我的反应是第一我不知道在19世纪Daddy还有这个意思,第二该书的中文版《高老头》书名其实翻译得很贴切。

例如译者在第37页解释了书名中的Père:在法语中指父亲,但是又可以用来当外号,暗含与被称呼者很熟,并带有轻佻不敬的意思。在英语中Daddy有时候有类似的用法,而且之前本书的某个算是翻译(an early sort of translation,斜体是书中原有)的版本,书名叫Daddy Goriot。我的反应是第一我不知道在19世纪Daddy还有这个意思,第二该书的中文版《高老头》书名其实翻译得很贴切。

左下译者长篇的脚注

但是第2页的脚注显然不是译者注,因为该脚注评论了本书译者的翻译,这是本书开篇第二段的最后一句话:

Not that even this story is dramatic in the narrower sense of the term; but that, when the end has been reached, it is likely that some tears will have been shed, intra muros et extra, tears of the eyes or tears of the heart.

脚注中说,译者在这里对拉丁语intra muros et extra(在网上查了一下,意思似乎是inside and outside walls)的意思作了延伸,可能是译者觉得自己有责任向英语读者解释一下巴尔扎克在该语境下用这个拉丁语词组所希望表达的意思。然而,写这条脚注的人指出,巴尔扎克在这里想说的也可能是“在巴黎内外”。

我还特意去看了一下Marriage的翻译,她没有那么大胆地假设延伸,她的翻译是:

…not because this story is dramatic in the restricted sense of the word, but because some tears may perhaps be shed intra et extra muros before it is over.

在这里她其实是放弃了对 intra et extra muros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版本的拉丁词组还稍有不同)进行翻译。当代的译者有时候也会这么做。


Turner House Classics的Père Goriot ,1902年在伦敦出版

这样有趣的脚注在这本书中比比皆是。比如在第225页,因为原文中出现了gratification,译者花了很长篇幅向读者解释法国官僚体系中的“奖金”规则。有些地方甚至还会猜测巴尔扎克引用的典故是出自哪个版本的罗马诗歌的。而在第297页,译者在正文中用了斜体的gloria(…and one who did not grudge fifteen francs a month for his gloria after dinner), 在未署名、可能不是译者所写的脚注中,有解释说 gloria在这里指加了白兰地的咖啡。

所以在翻看完这本Père Goriot后,对于这个Turner House Classics版本的译者究竟是谁,我更有兴趣知道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