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文化传承的点点余波

由爱丁堡的Thomas Nelson and Sons在1901年出版的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作品集

前几天在一家旧书店买了一套1901年出版的英国作家萨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的14册小说集。其实除了第一册《名利场》(Vanity Fair),我对萨克雷的小说所知甚少,但是这套书虽然开本很小,纸张很薄,但是印刷得非常清晰,制作也十分精致,让人爱不释手。于是我特地留意了一下出版商的名字:汤姆斯·纳尔逊父子公司(Thomas Nelson and Sons),在伦敦、爱丁堡和纽约均有业务。

原来这还是一家爱丁堡的出版商,这让我立刻兴趣盎然,开始搜索这家出版商的背景,才发现原来它还曾是爱丁堡文化历史中的重要一员,而我多次路过的建筑,也和这家出版商有着很深的渊源。

第一册是Vanity Fair,全套14册于1901年在爱丁堡印刷出版

汤姆斯·纳尔逊1780年出生于苏格兰,曾在伦敦一家书店当过学徒,回到苏格兰后在爱丁堡旧城的“草市”(Grassmarket)开了一家旧书店。当时书籍普遍昂贵,他意识到社会对平价书需求巨大,于是进入出版业。从起初印制宗教书籍逐渐扩展到非小说类图书,比如在1827年印制的亚当·斯密斯的《国富论》(Wealth of Nations),后来又扩展到畅销小说,比如1835年推出的《鲁滨逊漂流记》(Robinson Crusoe)。他选择的大都是已经家喻户晓且不再有版权的作品,卖点是印制精良却售价低廉,面向当时人数日益增多、购买力不断加强、渴望知识和娱乐的技术工人阶层和低端中产阶级,同时还在设计上采用添加插图等形式吸引年轻人购买。后来他的两个儿子也先后加入公司,大儿子(也叫汤姆斯)还发明了轮转印刷机,降低了大量印制图书的成本,非常适合他们的商业模式。汤姆斯·纳尔逊父子公司的成功,还受益于英国1842年颁布的《版权法》,这部法律规定书籍的版权期限为作者去世后7年或作品出版后42年。

在其鼎盛时期,这家出版商在美国、加拿大和法国都有分公司,但一直将爱丁堡作为总部,是维多利亚时代以及二十世纪初爱丁堡文化发展中的重要一员。公司成员中还有另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约翰·巴肯(John Buchan),著名小说《39级台阶》(Thirty-Nine Steps)的作者。1878年汤姆斯·纳尔逊父子公司的印刷厂遭大火烧毁,爱丁堡市政府允许其暂时借用旧城南边的“大草坪”(Meadows)开工。后来新建的印刷厂坐落在爱丁堡市中心“亚瑟王座“(Arthur’s Seat)山脚,离纳尔逊一家的住宅不远。

Thomas Nelson and Sons建在爱丁堡靠近Arthur’s Seat的印刷厂,已经在1970年代拆除,现在这个位置是保险公司Scottish Widows总部,远处的 St Leonard’s Hall是Thomas Nelson家的住宅,现在是爱丁堡大学学生宿舍Pollock Halls的办公室

阿伯登楼(Abden House)是汤姆斯·纳尔逊于1855年专为自家修建的住宅,一栋三层楼高、砂岩石外墙、詹姆斯一世时代风格的建筑。1939年,当时担任爱丁堡大学校监(Rector)的唐纳德·波洛克(Donald Pollock)买下了这栋楼和附近的其他建筑和土地,赠送给爱丁堡大学。大部分建筑后来成为学生宿舍,阿伯登楼则一度是爱丁堡大学校长官邸,后来成为大学的办公楼,2007年由大学交给苏格兰孔子学院作为办公及教学楼使用至今。

Abden House现在是苏格兰孔子学院所在地,门口有一座孔子胸像
Abden House 内部,这里可能是原来的客厅或餐厅。现由爱丁堡大学经营,对外租用。
Abden House 屋后的花园和远处的Arthur’s Seat

汤姆斯·纳尔逊的长孙、公司的第三代主人在一战中阵亡,从此公司逐渐衰落,被拆散兼并,现已成为历史。然而该公司出版的书籍在今天仍能找到新的主人,而纳尔逊家的住宅仍然在为文化传播做出贡献,文化传承的点点余波,并未消散。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