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菠萝的“高光”时代

Dunmore Pineapple

几年前曾去过爱丁堡附近一处很特别的古迹,属于苏格兰国家托管会的物业,对公众开放。到达之后,从停车场出发,沿林中小径走一段路,来到一堵高大的石墙面前,穿过墙上的一扇小门,眼前豁然开朗,一片长方形的果园在四周高墙的保护下惬意地生长。此行的目的,是来看果园一侧一座三层楼高的八角形塔状建筑,因为其楼顶是一只用石头雕刻出来的巨大菠萝。

这就是有着“苏格兰最奇怪建筑”之称的邓莫尔菠萝(Dunmore Pineapple),属于历史上有钱有闲阶层追求闲情逸致的“花园闲暇楼”(folly)一类的建筑,可是为什么有如此硕大一个菠萝顶在脑袋上呢?

Dunmore Pineapple

经同游的苏格兰朋友指点,才知道原来在这座小楼建成的18世纪后期,菠萝是英国的水果之王,在自家房子上用石刻菠萝作装饰,是一种时髦。经她这么一说,才意识到平时确实见过不少,连许多老房子外面铁栏杆的尖端,都是菠萝的形状。

菠萝原产于南美洲的亚马逊河流域,16世纪初传入欧洲后大受王公贵族青睐,英王查尔斯二世(Charles II)对菠萝极为倾心,甚至专门让人画了一幅油画,展示御用园丁向他呈上一只菠萝的画面。

因为气候原因,一直到18世纪,在欧洲种植菠萝才获得成功,但有能力种植的地方也非常有限,因为菠萝不仅要种在花房内,而且必须能随时供暖,种下几年后才有可能结果,成本极高。当时烧炉子供暖的办法又会产生对植物有毒的废气,因此即使投入巨额资金也未必能获得成功,于是能在自己家里种出菠萝来,就成了一种显示阔气的攀比方式。

Dunmore Pineapple墙上还专门有介绍维多利亚时代的菠萝热

当然,菠萝的外形和味道也是让其大受追捧的原因,同一时期传入英国的热带植物香蕉就没有那么高的地位。菠萝的外形有点像皇冠,成熟时橙黄饱满,最初被认为是男性强健有力的象征,被推上水果之王的宝座,到了维多利亚时期,又与女性的饱满芬芳联系起来,于是成了水果女王。对英国人来说,菠萝的味道也极富异国情调,18世纪著名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就以菠萝为例,指出一个人如果从来没有亲口品尝,就绝不可能想象出菠萝的味道,以此作为经验论的证据。

为了显示自己富有,从王公贵族到富裕乡绅、中产都会在宴请宾客时想办法在桌子中央摆上一只菠萝。当然不是每位主人都具备这个条件,于是有商业头脑的人便开始经营出租菠萝的生意,反正普通宴会上的菠萝也只是摆设,绝对不会真正拿来吃,因为一只菠萝的价值,动辄相当于今天的几千甚至上万英镑。

菠萝的地位在19世纪后期蒸汽机船普及之后一落千丈,因为从非洲或其他热带种植地大批运回新鲜菠萝变得非常容易,再次证明了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果园围墙上通往树林深处的大门

虽然建一个石刻菠萝屋顶听上去十分土豪,但是邓莫尔菠萝其实一点都不显得粗俗。菠萝本身雕刻自然精细,建筑比例也恰当匀称,算是英国最漂亮的花园闲暇楼之一,只可惜要在苏格兰种植菠萝,还真是有点难,于是小楼前的花园里,种下的是成片的海棠。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