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有“冒犯性”的艺术作品

去年夏天英国疫情管制放松的几个月间,我们去了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几处地方,其中特意重访了北威尔士安格尔西岛上的新园(Plas Newydd)。上次去已是两年前,现在因为疫情限制入园人数,园内很冷清,最让人遗憾的是园内大宅对游客关闭,没能重温新园最著名的景点:餐厅墙上的壁画。

这幅长达20米的壁画是英国画家惠斯勒(Rex Whistler)的作品,由第六世安格尔西侯爵(6th Marquess of Anglesey)特意请惠斯勒来画的。在创作期间,惠斯勒还与侯爵的大女儿卡罗琳(Lady Caroline)发生了一段没有结果的恋情,这个故事是我为《看世界》杂志写的第一篇文章的主题。

Tate Britain内的地下室餐厅墙上是Rex Whistler的壁画

前一阵子惠斯勒又上了新闻,事关他的另一幅著名作品:为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餐馆创作的壁画,这幅画最近被裁定为有“冒犯性”。

惠斯勒在创作新园壁画之前,已经小有名气。1926年,当他还是美术学校学生时,就被泰特美术馆选中,为新近装修的餐厅创作壁画。他花了一年半时间,完成了这幅名为《寻找珍稀美味的狩猎旅程》(The Expedition in Pursuit of Rare Meats)的壁画,展示了一支狩猎队在一个名为艾匹奎拉尼亚(Epicurania)的虚构公国里寻找珍稀美味的旅程,途径美丽幻化的风景,遭遇各色珍禽异兽,终于满载而归。

壁画局部

惠斯勒采用了在墙上直接绘画和在画布上作画然后粘贴上墙两种不同方式,在风格上与后来的新园壁画一样,将写实场景与神话角色糅合在一起。1927年底餐厅开业后,顾客慕名而来,络绎不绝,但一个多月后,伦敦发生严重水灾,坐落于泰晤士河边的泰特美术馆被淹,而餐厅位置还是美术馆的地下室,受灾严重。但没想到壁画竟然完好无损,原来为了保护作品不受餐厅食物烟酒影响,惠斯勒特地在画上加了一层涂料,此举帮助壁画意外挺过了这场水灾。

惠斯勒为泰特美术馆餐馆壁画做的设计素描画。目前为私人收藏
Michael Parkin Gallery.  The Bridgeman Art Library.

截至目前这座餐厅的用途从未改变过,用餐之时欣赏壁画一直是其卖点。但壁画今后的命运会如何,却颇不明朗,原因是泰特美术馆的伦理委员会收到了投诉,并裁定这幅壁画有“冒犯性”:有两个局部展示了双手被绑的黑奴被人用绳子牵着走的画面(见下),另外还有几个中国人形象似有丑化之嫌(没能在网上找到这些局部)。作为面对公众的餐厅,这些细节让画作的“冒犯性”更为严重。

有“冒犯性”的局部之一,只占整幅壁画的很小的一部分。

泰特美术馆其实已经在前几年给这幅壁画增加了说明文字,解释画中的黑奴形象为画家所处时代的遗留问题,但是根据伦理委员会严厉的裁定来看,单单加个说明显然是不够的。目前餐厅因新冠疫情关门,但是在疫情过去之后,估计也无法让食客乘就餐之便欣赏这幅有“冒犯性”的壁画了。

把壁画搬走显然不可行,在管理和技术上都做不到。唯一可行的办法,似乎是把餐厅改成展览馆,但其实这也有问题:是完全开放,还是限制开放呢?如果游客蜂拥而来特地观看有“冒犯性”的局部,是不是完全适得其反?

世界艺术史上,有“冒犯性”的作品不少,但是因为这幅壁画所处地点的特殊性,如何处理变得十分棘手。希望泰特美术馆能发挥创意,找到折衷的解决办法。我们上次去泰特美术馆时,因为太过匆忙而无暇就餐,还想着下次有机会亲眼欣赏一下惠斯勒的这幅作品呢,希望不会成为我永久的遗憾。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