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媒体与网络

不能让权力靠得太近

这是我为《南方都市报》写的有关窃听手机留言案的第二篇评论。第一篇评论在这里

手机留言窃听案爆发之后,媒体大亨默多克亲自到伦敦处理危机。本周二他和儿子詹姆斯一起到英国下议院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在这场受到极大关注的听证会上,除了面对泼奶油泡沫的示威者时还需要妻子邓文迪“出手救夫”之外,默多克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面对议员们咄咄逼人的提问,默多克几乎每次都是诚恳严肃地回答“我不知道”,詹姆斯则会在侃侃而谈一番后说“其实没有人告诉过我”。于是许多有关手机留言窃听的关键细节,依然是一个谜团。

但是这一听证会的象征意义是不可忽视的:这是两种力量的公开对峙,一方是媒体大亨手中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是议员被民主制度所赋予的权力。正因为如此,默多克在听证会上的一番话就特别耐人寻味,2010年卡梅伦成为英国首相之后,默多克一家被邀请到唐宁街十号,“从后门进入”,接受新首相对他的谢意。大选期间,新闻集团旗下四份报纸为保守党提供了强大的舆论的支持。但是默多克紧接着补充道:他和前首相布朗也很熟,“我们两家的孩子常在一起玩。”

(更多…)

微博新闻

浙江温州发生动车追尾,我最早是在新浪微博上看到消息,很快新浪微博已有了这一意外的专题。先是出事现场附近的网民发出的目击文字和照片,接着是新闻媒体的转发和评论,然后才出现传统媒体的报道和官方的反应。与传统媒体不同的是,在微博上关注事态的发展,更容易有贴近的感受。除了现场报道者的微博之外,一些火车上乘客在出事前发出的微博被人找了出来,让人担忧他们的生死。这是传统媒体报道时的“个人的故事”,在微博上直接就跳到你的眼前。

BBC News 和 France 24 这两个新闻频道很快就做了报道,采用的是新华社的视频信号,可见新华社应该是第一个发布新闻的机构。遇到重要突发新闻,BBC News 和Sky News都会打破常规新闻,今天是整天的挪威爆炸枪击案和歌手Amy Winehouse去世的新闻。转到这里我唯一能看到的中国新闻台CCTV News 英语频道,还是四平八稳的国际新闻,然后是30分钟的党史纪录片。当整点新闻终于开始时,头条新闻确实是撞车意外,但是内容和BBC News和France 24的一样,也是新华社的视频。然后就转到挪威了,除了报道篇幅长内容详尽之外,还有与驻挪威记者的现场电话采访,各方的反应等等。

这样的表现,怎么能称得上是一个中国视点的新闻频道?

刚刚看到新闻说新华社的24小时英语新闻频道CNC World已经上了欧洲的卫星,英国的 Sky 用户可以收看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得好一些?

媒体监督政府 谁来监督媒体

手机留言窃听事件,这几天的发展急转直下。Andy Coulson 和 Rebekah Brooks 相继被捕(不过要注意的是英国的“被捕”在非刑事案件上,很多时候被捕对象很快被保释,警方的目的并非之后的“关押”,而是明确警方将被捕对象定位为“嫌疑人”,并可因此获得许可搜查扣押被捕对象的资料文件的权力,两人在警局都只呆了半天左右),Rebekah Brooks 辞去新闻集团CEO职位,默多克飞到伦敦处理危机。在短暂的抗拒之后,默多克父子与上周四答应参加下周二的英国众议院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最新的发展是大伦敦地区总警司Paul Stephenson 在星期日宣布辞职,原因是伦敦警方(Met)在处理手机留言窃听事件上的失误,以及Met曾聘请了前《世界新闻报》副主编 Neil Wallis 作为媒体顾问。围绕手机留言窃听事件,在这两星期内的许多发展都出人意料,现在甚至有人声称首相卡梅伦都有辞职压力。

以下是为《南方都市报》写的有关这一事件的一则评论

媒体监督政府 谁来监督媒体

英国的手机留言窃听丑闻,两个星期内有了突破性的发展。这桩新闻两星期前还被许多主流媒体忽略,现在是每家报纸每天的头条。两星期前,媒体大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收购英国天空电视台(BSkyB)全部股份的行动已越过重重障碍,唯一的悬念就是出多少价了,本周新闻集团却宣布撤销收购计划。这一决定虽然做得突然,却并不出人意料。且不说英国议会三大党联合通过动议要求撤销收购,如果连新闻集团旗下的《泰晤士报》都在连续大篇幅报道窃听丑闻,那么对于新闻集团来说,现在收购确实属于“气氛不宜”。

(更多…)

手机留言窃听案爆发

手机留言窃听(phone hacking)案,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一直属于媒体与名人圈内的事情,与公众没有直接关系,然而两天前忽然有了爆炸性进展。

进行手机留言窃听的,是英国销量最大的小报《世界新闻报》(News of the World),每周日出版,以刊登明星秘闻著名,这方面常有独家新闻。2005年这份报纸连续报道了皇室内幕新闻,引起了皇室员工的怀疑,在发现有人窃听皇室成员的手机留言之后报了警。警方抓获了进行窃听的私人侦探 Glenn Mulcaire,顺藤摸瓜抓了《世界新闻报》皇室事务记者Clive Goodman。2006年两人都被判入狱,主编 Andy Coulson因此辞职,但坚称自己毫不知情。

手机留言窃听这种行为在英国小报中有多普遍?2007年英国报刊投诉委员会(PCC)公布调查报告说没有证据证明《世界新闻报》还有其它的手机留言窃听行为。同年7月,辞职后的Andy Coulson成了当时还是反对党领袖的卡梅伦的新闻官。

(更多…)

“精神真实”可以高于“报道真实”吗?

一起“抄袭”的指控,借助微博,成了一场媒体风波。

Johann Hari 是英国《独立报》的记者、明星专栏作家,曾采访过多位重量级的知识份子和政治活动家。2008年,当时才29岁的他,就获得了英国的“奥威尔奖”――英国政治写作的最高奖。他的文笔犀利、口才出众,是左派阵营的旗帜人物。

然而他最近却遭到了“抄袭”指控,通过微博的传播,卷起一场媒体风暴。事情的缘起是 Johann Hari 对意大利共产党员、马克思主义者 Antonio Negri 的采访,事后Negri 的公关助手投诉Hari在采访文章中添加了不存在的细节和没说过的话。此事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是一位在伦敦为Yahoo!新闻工作的爱尔兰记者 Brian Whelan开始深入挖掘,并对 Johann Hari提出了“抄袭”指控。原来他发现在采访文章中的一些言之凿凿的 Antonio Negri 亲口对 Johann Hari 说的话(往往配以神态动作栩栩如生),却和 Antonio Negri 自己的书中的话一字不差。他对 Johann Hari 的其它采访进行搜索,发现了多处同样的问题,即受采访者说的话,其实是他们在其它作品中的引言,或是新闻稿摘录,也有是从其它采访中摘录的。

(更多…)

女王访问爱尔兰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对爱尔兰的国事访问,是英国国家元首100年第一次访问爱尔兰。上次在1911年,当伊丽莎白二世的曾祖父乔治五世访问都柏林时,爱尔兰还是大英帝国的属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爱尔兰的士兵还曾为英国出征,伤亡人数达5万人。虽然爱尔兰独立一般定为1922年,但实际上一直到1948年才正式有“爱尔兰共和国”。在这之后则是北爱尔兰的动荡。爱尔兰的国家身份,一直是与英国有关,不管是以宗教和血统联系,还是以对英国皇室的仇恨的方式呈现。所以这次女王的访问,被看作是英国与爱尔兰国家关系正常化的重要一步,对一些爱尔兰人还说,是可以不用再恨英国了,虽然对于年轻一代的爱尔兰人来说,可能已经没有这么多的国恨家仇的负担。

在这次访问中,女王作为亲善大使的作用,是其他人无法替代的。她代表着英国皇室,从她身上可以回溯英国对爱尔兰统治。所以她的一举一动,其象征意义非常强烈,连一些欧洲报纸都把女王访问爱尔兰的照片放在了头版。许多媒体把女王向爱尔兰独立战争阵亡将士纪念碑献花圈作为象征性时刻--那些人是在与英军作战中阵亡的。而爱尔兰的 Irish Examiner 选择了女王在爱尔兰总统宫贵宾留言簿上签字的瞬间--因为她已是“客”,而不再是爱尔兰的元首

2011年奥威尔奖揭晓

2011年的奥威尔奖(Orwell Prize)今晚揭晓,获得奥威尔记者奖的是英国女记者 Jenni Russell。她曾在BBC Radio 4和Channel 4 News 做过编辑,是《卫报》、《星期日泰晤士报》和《伦敦晚报》、以及时事评论杂志New Statsman的专栏作者,报道集中于英国的时政和社会。她曾被《卫报》称为“第一个发现 Ed Miliband 可以成为工党领袖”的记者。

获得今年奥威尔博客奖的是在右翼网站 Conservative Home 上的博客作者 Graeme Archer

获得今年奥威尔图书奖的是已故的上议院大法官(Law Lord) Tom Bingham 的 The Rule of Law,由企鹅出版社旗下的 Allen Lane 出版。如果不是因为生病退休,他很可能称为英国第一任超级法院的庭长。书名提到的“法治”,并不仅仅是法律相关,而是指法治精神如何称为社会公正的基础,为和平和繁荣提供保证,保护普通人的权利的同时监督政府履行其职责。在今年奥威尔图书奖的6本提名图书中,这是唯一一本政论式的图书,其它包括传记、时事和小说等。

皇家婚礼--不同角度

同样的皇室婚礼,各家报纸的报道角度各不相同。虽然看直播的人很多(收看人数达248万),BBC网站都直播期间都被挤垮了,但英国人并不都是保皇派,《卫报》在婚礼前做了民意调查,反映只有五分之一的英国人非常热衷于这场婚礼,而在苏格兰几乎没有任何庆祝活动或是街头聚会。

几家左派报纸更是旗帜鲜明的共和派。但是伊丽莎白二世长期大受欢迎,民众对皇室婚礼的热衷(从戴安娜到威廉),让共和派们大叹废除皇室的路途还很遥远。在威廉王子大婚之际,《卫报》都出了“皇室婚礼纪念版”(Royal wedding souvenir edition),主张共和最坚决的《独立报》都出了皇室婚礼专题,只剩下唯一一份工人阶级报纸《晨星报》(Morning Star)以负面角度报道白金汉宫对清洁工的压榨以及共和派在婚礼当天的示威活动。

虽然是报道一起充分曝光、什么都在镜头底下、不可能有什么独家新闻的事件,但是英国各家报纸的报道角度还是不同的。维护建制的《每日电讯报》和《泰晤士报》把皇室婚礼的成功与继承传统、展示“软实力”、重现昔日的光辉联系在一起;《每日邮报》则把平民凯特嫁入皇室看作是英国社会进步、社会阶层升迁(social mobility)的象征;《卫报》上Timothy Garton Ash 则指出凯特是属于英国7%接受私立学校教育的人,从中产阶级上层(upper middle class)再往上,其间已无太大的升迁障碍,英国社会阶层升迁最大的问题是在公立学校出来的社会中下层,《卫报》的社论在为新人祝福之余,不忘为自己的忠实读者准备一份“如何躲避皇室婚礼”的指南。

(更多…)

报纸网站:如何收费?

《纽约时报》宣布将从3月28日开始向网站访问者收费,采用的是“宽松收费模式”,访问者每月可以免费阅读20篇文章,以后每4周收费15到35美元不等,包括网站、Smartphone app和 tablet app等。不过如果读者从搜索引擎、社交网络和博客(如何定义?)上的链接访问《纽约时报》的特定文章,那么即使已经超过每月限额,依然免费。《纽约时报》网站收费的决定是去年1月宣布的,本月底终于开始实施了。

与此同时,网站免费的英国《每日电讯报》集团(TMG)今天宣布集团2010年营业额3.23亿英镑,盈利近6千万英镑,比去年增长11%。TMG在2008年还亏损了157万英镑,印刷版和网络版运作的整合大大节省了开支,同时盈利还归功于广告业的复苏。不过TMG并不是不考虑网站收费,估计会密切关注《纽约时报》的“宽松收费模式”。

收费网站中,新闻集团下的《泰晤士报》的访问人数和收入一直是个迷。《泰晤士报》对这个没有免费内容的“严格收费模式”网站到底有多少缴费会员,每个会员交多少,总是语焉不详。网站收费最成功的依然是《金融时报》,2010年FT Group的盈利高达4.03亿英镑,增长12%,缴费会员达20.7万。《金融时报》网站属于“次严格收费模式”,有较少的免费阅读额度,但它的成功主要应归功于其内容的特殊性。

一直是网站内容免费倡导者的《卫报》,经营仍在困难中,据《卫报》集团(GMG)的CEO Andrew Miller说,2010年的亏损将与上一年(378万英镑)相似

所以现在报纸网站收费模式可谓百花齐放了,只有“按篇收费模式”还没人敢尝试。

《经济学人》的反伦敦奥运广告

今天是伦敦奥运开始售票的第一天,《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选择了这个时候在伦敦地铁投放海报广告,以反对伦敦奥运为主题,广告标题是“举办奥运浪费钱财”,文字列举举办伦敦奥运的种种罪状:开支达90亿英镑,是预算的一倍;只有五分之一的工作机会给了伦敦奥运意图重建的伦敦东区;奥运过后伦敦接手是巨大的债务和没什么用处的场馆。

当然《经济学人》并非真的是反对伦敦奥运,而是借奥运门票出售的时机,以挑衅姿态吸引眼球而已,因为它同时还投放了支持伦敦奥运的海报,希望借此树立这本杂志认真严谨、敢于挑战任何权威或流行观点的形象。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