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春天不会停顿

英国“封城”期间,除了“关键岗位”员工外,居民必须在“有必要”时才能外出,例如锻炼或是购物。这些天来,家门外马路上车辆稀疏,但行人还是不少,上下班的行色匆匆不再,代之以悠闲的踱步或慢跑。大家的行为习惯似乎也在改变,路上见到熟人不再低声寒暄,而是隔着老远大声对聊。

(更多…)

中国经典戏剧在英国

本文写于3月底,最近得知爱丁堡皇家剧院已决定关闭停业,至少要到明年才会重新启用。

《春灯谜》和《男王后》演出宣传画

前一阵子英国还未全面关闭餐饮娱乐场所时,到爱丁堡市中心的兰心剧院看了一场奇特的演出。说实在的那算不上正式演出,而是所谓的“读剧”。舞台上只有一把椅子和几件简单的道具,演员穿着平时的衣服,没有化妆,手里拿着剧本读台词,配以走台和肢体语言,有时还会跟着现场一位苏格兰民歌手的配乐唱几句。

但是演出依然出神入化,观众看得津津有味。那天的剧目之一是根据明末政治人物和戏剧家阮大铖的剧本《春灯谜》改编的舞台剧,作为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中国经典戏剧翻译项目的一部分,由精通中国历史文化的英国学者夏丽森(Alison Hardie)翻译。

(更多…)

梦里芬芳(5月25-28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苏格兰从5月29日开始逐步解除封禁,所以这是最后一篇。

(更多…)

梦里芬芳(5月21-24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英国华裔足球先驱

最近关注的一则新闻是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斯大学新开设了一个中国研究专业,并从法国里昂大学请来了中国研究专家利大英(Gregory Lee)担任“创系教授”。利大英教授在社交媒体上十分活跃,我因此了解到他原来是在利物浦长大的,对那里的唐人街和华人社区变迁很熟悉,更有意思的是,我还从他转发的文章中了解到两位英国的华裔足球先驱的故事。

在苏卫清效力的斯托克城(Stoke City)俱乐部所在的Stoke-on-Trent有一条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街道
(更多…)

梦里芬芳(5月18-20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5月15-17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英国高铁建设为什么又贵又慢?

这篇文章写于今年2月。HS2建设工程在3月份因疫情停工,现在据报道已经重新开工。

HS2的假想图

英国政府最近终于拍板,要上马第二条高铁,紧接着就有消息说中国铁建给这个名为HS2项目的主管写信,称可以用5年时间,以英方2015年560亿英镑的预算建成HS2。目前英国对HS2所需时间和成本的最新估算,已经飙升至20年、1060亿英镑,也就是说中国铁建的承诺是以一半的预算、四分之一的时间为英国建成HS2。从随后的反应来看,在赞叹中国高铁建设效率的同时,英国各界普遍担忧一旦真的把项目交给中国公司可能带来的种种后果,有些人甚至祭起“主权”大旗力主拒绝。
中国铁建提出的是一个相当大胆的承诺,真的能够实现吗?我完全没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但我们不妨拿HS2作为例子来了解一下,英国的交通建设,为什么这么贵、这么慢?

(更多…)

梦里芬芳(5月11-14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5月7-10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