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摄影

英国新书(124):有照片为证的虚构历史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有照片为证的虚构历史

1998年,英国作家威廉•博伊德(William Boyd)出版了一本美国画家纳特•泰特(Nat Tate)的“传记”,记述了这位活跃在1950年的纽约、现在却“被世人遗忘的”的抽象表现主义画家的生平故事,赢得不少关注和好评,一幅被“重新发 现”的泰特的油画作品还在索斯比拍卖行以七千多镑的价钱售出。但是不久之后,人们就发现这本“传记”其实是一本小说,纳特•泰特是博伊德笔下的虚构人物, 名字来自伦敦的两家藏有大量名画的美术馆:国家美术馆(Nat)和泰特美术馆(Tate)的简称,高价卖出的油画其实是博伊德自己的画作。

让许多人中招的原因之一,是书中配有不少“纳特•泰特”在各个年代、各种场合的照片。有照片为证,加强了“传记”的真实性,让人不疑有诈。其实这些照片都是博伊德平时收集的老照片,是他的一个爱好。照片都是真实的,但是由此串联起来的,却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书名:《甜蜜的爱抚》(Sweet Caress) 作者:威廉•博伊德(William Boyd) 出版社:Bloomsbury Publishing 出版时间:2015年8月

书名:《甜蜜的爱抚》(Sweet Caress)
作者:威廉•博伊德(William Boyd)
出版社:Bloomsbury Publishing
出版时间:2015年8月

博伊德今年新作《甜蜜的爱抚》(Sweet Caress)同样配有许多老照片。这依然是一部“传记”,女主角艾默里•克莱(Amory Clay)的回忆录。艾默里在1908年出生于英格兰一个中产阶级家庭,7岁那年她的叔叔、一位职业摄影师送给了她一台柯达布朗尼2型折叠式相机作为生日礼物,从此让她对相机“留住生命瞬间”的魔力感到着迷,长大之后在二十世纪的几个文化中心闯荡,成为开创时代先河的职业女摄影师之一。1970年代末,年迈的艾默里独自居住在苏格兰高地西部一个偏远的海岛上,回忆自己人生道路,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

(更多…)

Hedda Morrison:《老北京里的摄影师》

在 Richard Wright 的新书 Passport to Peking 第二章中看到以下这段。英国新任驻北京临时代办 Humphrey Trevelyan (中文名是杜维廉) 1953年夏第一次来到中国,他从天津坐火车进北京,第一眼看到的是北京的城墙。作者在这里引用了一位“在这里居住多年、最近刚刚离开的德国摄影师”的话说:“世界其它城市中,没有一个的城墙比得上北京”。

我去查书后的注释,发现这位德国摄影师名叫 Hedda Morrison,1985年牛津大学出版社曾在香港出版了她的摄影集《老北京里的摄影师》(A Photographer in Old Peking)。恰好能在苏格兰国家图书馆找到这本书看一看,顺便了解一下这位摄影师的生平。

Hedda Morrison 原名 Hedda Hammer,1908年出生在德国斯图加特,1933年她已经在慕尼黑学完了摄影课程、做了一阵摄影助理、有一定实际经验,此时她看到一份摄影刊物上的广告,德国 Hartungs 图片社招募一名女性摄影师,注明必须是德国东南部的兹瓦本人(Swabian,斯图加特是其首府),懂英语和法语,工作是去主理图片社在北京的分部。她说“这简直是为我度身定做”的,而且此时的她不喜欢当时德国的政治状况,所以虽然工资不高(“所以才要女的”),她立刻决定应召前往。分别时家人送她两件礼物:一把防身用的手枪和一把雨伞,两件东西在她从意大利 Trieste 港上船之后,都被马上丢掉了海里。

从此她开始了在北京的摄影师生涯,她住在当时法国领事家中,经常单独行动,除了北京城内,她还独自去了周围的西山、山东、承德等地。1938年她离开了 Hartungs 图片社,开始为当地的外国商人、艺术家提供摄影服务,1946年她和英国人 Alistair Morrison 结婚之后离开北京,和丈夫一起在香港住了一年多,后来随夫去了后来成为马来西亚一部分的沙捞越(Sarawak)。

东便门, Hedda Morrison

作为专业摄影师,除了有较好的技术和经验之外,她也拥有较好的设备和器材,她常用的是一台 Rolleiflex 双镜中幅相机,拍摄建筑时会用一台 9×12 cm 的 Linhof Satzplasmat,这些都让她的作品呈现较高的质量和艺术性。与其他西方摄影师不同的地方是,因为常驻北京,她对当地风土民情了解比较深,喜爱这个城市和居民。在北京的13年她拍摄了超过1万张底片,这些底片和她自己印出裁剪的近6千多张照片在她身后都捐给了哈佛大学的燕京图书馆。燕京图书馆扫描了所有照片,可以在网上浏览搜索

(更多…)

英国新书介绍 #58 (2010年11月7日) Nadav Kander: Yangtze – The Long River

2010-11-09. Nadav Kander: Yangtze - The Long River

Nadav Kander: Yangtze – The Long River
作者 Jean Paul Tchang
出版社 Hatje Cantz (精装本2010年9月1日出版)
页数 188 页
定价£55
ISBN 978-3775726832

Nadav Kander 是国际著名的摄影师,以风光和人物见长,他在以色列出生,从小随父母移民南非长大,旅居伦敦多年。在2006-2008年间,他带着他的大幅相机沿着长江旅行,途中拍摄了大量照片,展示在飞速的经济和社会转型期间,长江两岸居民的生活状态、城市与建筑的变化。

在他的照片中,常常能看到在巨大的建筑工程背景中人类的生活状况,他喜欢的一个主题是大桥桥塔,在巨型的钢琴混凝土结构下是简陋和散漫的日常生活。在这两年间,他从长江的入海口出发,一直到了长江上游的青海。在这本书中,这些照片被分成“入海口”、“上游”、“洪水”、“水源”四组。

重庆 XI (2007),Nadav Kander

重庆 XI (2007),Nadav Kander

Nadav Kander 照片的特点,用《卫报》摄影专栏作家Sean O’Hagan的话说,是有一种“epic stillness”,这真是非常贴切的描述,我还找不到很好的中文翻译,可以译成“大时代的静止点”。每幅照片,看上去很“静止”,还常常处于迷雾或是污染尘雾之中,他说在头两次旅行中,他“没有看到过一次蓝天”。然而这却是一种让人不安的静止,你能感受到汹涌的变化正在照片的背景中或是画框外发生,是好是坏,观者很难肯定。

他的这一组照片,是2009年度的 Prix Pictet 摄影奖“地球”组的获胜者。出版这本书的是德国的摄影画册出版社 Hatje Cantz。部份照片已在伦敦的 Flowers East 画廊展出,同时还在上海的m97画廊展出至12月底。

2010年度野生动植物摄影奖

2010年度的野生动植物摄影奖(Veolia Environment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是由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和 BBC 的《野生动植物》(Wildlife)杂志共同主办,类别很多,有成人组,还有少年组,获奖者从来自81国家的摄影师报名的超过3万张照片中选出。你可以到自然历史博物馆网站上看到各个组别的获奖照片,同时博物馆还会在馆内展览超过100张参赛和获奖照片。

2010-10-21. Wildlife Bence Mate

获得今年大奖的匈牙利的年轻摄影师 Bence Máté 的波多黎各切叶蚁(leaf-cutting ants)的微距照。为了拍摄切叶蚁,他花了很长时间在波多黎各跟踪切叶蚁、研究它们的习性。与此同时他的另一组照片还获得了今年的专门用于鼓励18-26岁摄影师的 Eric Hosking Award,相信许多人会喜欢其中的这张翘脚小猫头鹰的照片。

2010-10-22. Wildlife Bence Mate

不过我更喜欢其中这张摄于巴西的树林大火的照片,其中你还能看到熊熊大火后面云间的光线和天空中的星星。

2010-10-22. Wildlife Bence Mate

获得今年少年组(15-17岁)大奖的是苏格兰的 Fergus Gill,他在去年的圣诞节后第二天在家里后院的山楂树上,拍到了一组鸟儿在树枝上抢食的照片,为了找到最好的角度,他不得不站在结了冰的池塘上。照片中的是一只天鸫(fieldfare),是鸫鸟(thrush)的一种。

2010-10-21. Wildlife Fergus Gill

引发了许多人关注的是获得今年10岁以下儿童组大奖的西安小学生裴海君的作品《金丝猴》,摄于陕西秦岭。裴海君如果有意野生动植物摄影,可以以今年大奖得主Bence Máté 为榜样,他在2001年就在15-17岁组获过奖。

2010-10-21. Wildlife Pei Haijun

其实获奖的华人还有拍摄了这幅水下抹香鲸照片的美国的 Tony Wu,获得了“水下世界”组的大奖。他的另一幅水下照片拍摄了一条名为“伤疤”(Scar)的抹香鲸的照片,获得了“濒危动植物”组优秀奖。

2010-10-22. Wildlife Tony Wu

(更多…)

世界野生动物摄影奖大奖作品被取消资格

获得2009年度的世界野生动植物摄影奖大奖的作品《野狼故事》(Storybook Wolf)已经被主办方取消资格。

这幅照片由西班牙摄影师 José Luis Rodríguez 拍摄,抓住了一头西班牙野狼越过栅栏的一瞬间,获得了由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和BBC Wildlife 杂志举办的“世界野生动植物摄影奖”的大奖

但是不久之后,一批西班牙野生动植物摄影师公共举报照片做假:图中的“野狼”,其实是一头生活在马德里附近的野生动物公园,经人驯养的狼。芬兰的《芬兰自然》杂志刊登了这批摄影师提供的对照图片。当时主办方称将会邀请了一批专家进行独立鉴别。

今天已有结论,这幅照片已经从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网站抽走,主办方公布这幅照片违反了参与条件之一:不得使用“动物模特”拍摄,被取消资格。不过 José Luis Rodríguez 依然坚持自己没有违反规则。

2009年野生动植物摄影大奖照片被指造假

获得2009年度世界野生动植物摄影奖大奖的作品,一头越过栅栏的西班牙狼的照片,被指造假,今天的《卫报》在头版刊登了这条新闻

这幅照片是由西班牙摄影师 José Luis Rodríguez 拍摄,据照片说明称,摄影师是在野狼出没的地点放了肉块和暗藏的摄影机,当野狼越过栏杆时,会出发摄影机快门和闪光灯,当野狼习惯了闪光灯,行动不再受影响之后,终于拍到这幅照片。

但是最近芬兰的一份杂志《芬兰自然》(Nature of Finland)收到一群西班牙野生动植物摄影师提供的材料,指称这头“野狼”其实是生活在马德里附近野生动物公园的一头受过训练的狼。一般野狼会钻过栏杆,但这头狼被训练称会越过栏杆。他们还提供了一组照片作为证据,证明 Rodríguez 照片中的那头“野狼”就是那头受训练的狼,以及拍摄地点的证据等。

这次比赛的评委之一已经向《芬兰自然》杂志证实收到了证据,正在调查中,这幅照片的摄影师还没有回应。

世界野生动植物摄影奖是由《BBC 野生动植物》(BBC Wildlife)杂志和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主办,是同类摄影比赛中最著名的之一,大奖的奖金是1万英镑。根据比赛规则,如果拍摄的是人工饲养或是训练过的动物,必须事先说明。

野生动植物摄影奖 2009

2009年度的野生动植物摄影奖(Veolia Environment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由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和BBC的《野生动植物》(Wildlife)杂志共同主办,类别很多,有成人组,还有少年组,获奖者从超过4万张照片中选出。在自然历史博物馆网站上,有各个组别的获奖照片,同时还会在博物馆内展览95张作品。

获得大奖的是西班牙人 José Luis Rodríguez 拍摄的这幅狼的照片,在一瞬间抓到了跃起中的狼的姿态和神色。而且他用的还是中幅相机胶卷拍摄

2009-11-04.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09

(更多…)

英国风光摄影奖2009

2009-10-19.Landscap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09

获得今年英国风光摄影奖(Landscap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是这一幅法国摄影师Emmanuel Coupe在苏格兰西岸 Isle of Skype 拍到的日出。这个年度竞赛鼓励专业和业余摄影师参加,甚至还有“家门口的风光”(Landscape on Your Doorstep)组。

(更多…)

几段缩时摄影

Dan Chung 在 Twitter 上说他的国庆60周年阅兵游行视频在2天内就有50万人观看,而且仍在不断增长中。

China’s 60th Anniversary national day – timelapse and slow motion – 7D and 5DmkII from Dan Chung on Vimeo.

在这之后,Shanghaiist 网站推出了一段上海的仿微缩景观缩时摄影视频。仿微缩景观的效果是通过使用移轴镜(tilt-shift)而人为控制照片景深,其效果是实景拍摄反而有微缩模型拍摄的感觉,当然现在拍摄这种效果都不需要特别的设备了,只要用Photoshop事后处理即可。拍摄这段视频的Joe Nafis,使用的据称仅仅是一台 Canon A540。

Miniature City Shanghai – Tilt Shift Time Lapse from Joe Nafis on Vimeo.

在YouTube上我还找到了这段香港的缩时摄影视频。这段视频摄于今年浪卡台风(Nangka)袭港期间,拍摄地点应该是港岛的某处高楼,由南向北朝向九龙方向,用一台Canon 50D,从早上7点到晚上9点,每20秒一幅。

看这些缩时视频,让我想起前两年一位爱丁堡人曾经制作了一段爱丁堡的缩时摄影视频。他花的时间很多,景色也非常丰富。

瞬间的真实与浓缩的历史

《南方都市报》 新闻摄影师卡帕(Robert Capa)的作品《倒下的战士》可以说是历史上最著名的战争照片。然而对于这张照片真实性的争议也一直存在,它是战况的记录?还是卡帕导演的摆拍?最近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报》(El Periodico de Catalunya)上的一篇文章,对照片的拍摄地点提出新的看法,再度掀起了对这幅照片真实性的争议。

2009-09-05 Robert Capa The Fallen Soldier

1936年,年仅23岁的卡帕和他的摄影师女友塔罗(Gerda Taro)一起奔赴西班牙内战前线拍摄照片。同年9月,法国的《图片》(Vu)杂志刊登了一组卡帕发回的西班牙共和军民兵的照片。1937年7月,美国的《生活》(Life)杂志在西班牙内战一周年之际,刊登了《倒下的战士》。这幅照片以后被多次转载,不仅成为西班牙内战的象征,而且渐渐成为战地新闻摄影的标志,“瞬间成为永恒”的经典之作,也是卡帕名言“如果你的照片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的最佳注脚。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