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图书节

紧缩开支会加剧经济衰退

经济观察网》 西方经济在经历了今年上半年的复苏之后,又出现颓势,已经有不少人预言会出现“双底衰退”(double dip),还有一些人警告说可能出现类似1990年代日本的长期停滞。在刚刚结束的爱丁堡图书节上,两位知名的经济学家分别对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长期走向作出了预测,一个悲观、一个乐观,但两人都认为英国政府的紧缩公共开支政策只会加剧经济衰退。

2010-08-29.Freefall, by Joseph Stiglitz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 认为,2008-09年的金融海啸和随之而来的全球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的一场“濒死体验”。许多人意识到,过去几十年对于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能力的认识上,存在严重的误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变革,似乎谁都接受,但是具体应该如何去做,能否形成共识,现实情况却不乐观。

斯蒂格利茨今年初出版了新书 《自由落体:美国、自由市场以及全球经济的沉没》(Freefall: America, Free Market and the Sinking of Global Economy),书中他回顾了过去几十年来对自由市场经济的错误认知:虽然不断出现金融与经济危机,比如1998长期资本管理基金(LTCM)因为使用高风险金融工具导致破产,几乎拖垮整条华尔街,但事后人们得出的结论却是政府对市场的监管应该减少。金融界希望政府少作监管,学术界提供“放松监管”的理论基础,而政府内负责监管的人士又往往是来自金融界,本身就不相信政府监管的作用,造成了恶性循环。

2010-09-02.Capitalism 4.0, Anatole Kaletsky

对于市场经济与政府监管之间的关系,《泰晤士报》首席经济评论员安纳托尔·卡莱斯基(Anatole Kaletsky) 分析得更有条理。他在新作《资本主义4.0:新经济的诞生》(Capitalism 4.0: The Birth of a New Economy)中,把资本主义的历史划分成了几个阶段:资本主义1.0:从18世纪末资本主义诞生到1930年代大萧条,政府对市场完全不做监管;资本主义2.0:从罗斯福新政和凯恩斯主义开始,政府全面介入市场,“政府总是对的”;资本主义3.0:从1980年代里根和撒切尔政府时期开始,政府退出监管,“市场总是对的”;资本主义4.0:2008-09年的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之后,“市场和政府都是错的”。

(更多…)

出版生态中的正在流行的图书节

为《新京报》写的《图书节正在流行》

在爱丁堡艺术节期间同时举办的几个艺术节中,从上座率来说,最成功的其实是爱丁堡图书节(book festival,与其翻译为“书展”,我更倾向于将它译为“图书节”)。这个世界最大的图书节,在两周多时间内举办超过700场讲座和活动,上座率能达80%,我今年参加了十多个讲座,大部分都坐得满满的。

爱丁堡图书节的兴旺,不是孤立的现象,近二十年来,英国各地的图书节(literary festival)活动越办越多,全年有近200个,观众的兴趣也有增无减,已经成了一种文化现象。

图书节,又称读书节或文学节,起源于一种简单的、大概从图书出版以来就存在的活动:作者与读者见面,作者谈一下写作动机,读一点作品片段,回答读者的提问。把许多作者召集起来办成图书节,是从二战之后的1946年在英国南部温泉小镇切尔腾纳姆(Cheltenham)开始的,现在切尔腾纳姆文学节(Cheltenham Literature Festival)已经是英国三大图书节之一。

图书节并不一定要在大城市举行,与爱丁堡和切尔腾纳姆齐名的海伊文学节(Hay Festival of Literature & Arts)在威尔士小镇海伊(Hay-on-Wye)举行,那里只有不到两千居民,却有超过三十家书店,是真正的书香之地。

(更多…)

中国要成为世界领袖所要越过的“生态墙”

经济观察网》 今年爱丁堡图书节的主题是“世界新格局”,其中谈到中国的部份,邀请了《卫报》的亚洲环境事务记者华衷(Jonathan Watts)和《金融时报》前任驻北京记者站站长理查·麦克格雷格(Richard McGregor)做了一场辩论:中国会不会统治世界?(Will China Rule the World?)

这个辩论主题当然有夸张之意,不过借着这个题目,华衷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中国的发展会不会毁了全世界?(Will China Ruin the World?) 这是他的新书《当十亿中国人一起跳起来》(When a Billion Chinese Jump)中试图阐述的问题。

2010-08-21.When A Billion Chinese Jump, Jonathan Watts

书中的文章,是他7年来在中国各地报道采访的综合精选,他的文字含蓄但又不乏锋芒,诙谐但又坦诚,他的讲座也十分生动。他首先解释了书名的含义:小时候大人告诉他“如果十亿中国人一起跳起来,地球将偏离轨道,人类会因此毁灭”,从此忧心忡忡的他每晚睡前祈祷还要加一句“不要让十亿中国人一起跳起来”。当他2003年来到中国之后,发现十亿中国人真的“跳起来”了――他们都选择了西方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十亿中国人一起跳起来也许只能制造个轻微的地震,但十亿中国人都想过上美国人的生活,却真的可能让地球毁灭。他在书中指出中国的环境问题前景堪忧,但同时请听众记住自己是个“天生爱担心”的人。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七:The Rush Into Cities (爱丁堡图书节)

The Rush Into Cities: Population Crisis or Opportunity?
The Heriot Watt University Event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Monday 30 August, 7:00-8:00pm
****/5

这场讲座几乎是今年爱丁堡图书节上的最后一场了,也许是这个原因,这是我参加的讲座中唯一一场听众人数不到一半的。但其实这是一场十分精彩讲座,谈的是非常热门也常带争议的都市化问题,讲者的观点十分鲜明,说话直截了当,气氛活跃。

2010-09-05. Arrival City, Doug Saunders

两位讲者之一是居住在伦敦的加拿大记者Doug Saunders,他的新书《抵达城市》(Arrival City)说的是全球20亿移民――其中绝大多数是在同一国家内由乡村移民到都市,他们抵达城市的第一站,往往是城市外围、价格低廉的街区或者就是贫民窟。他访问了南北美洲、欧洲、中东与亚洲的许多大城市的移民人群,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

Piers Gough 是一位英国建筑设计师(CZWG 设计所的创办人之一),用他自己的话说,当他开始投身建筑设计时,正好赶上“现代主义可怖的终结阶段”,那时的建筑师都以为自己是科学家和社会学家。他自己的设计,其中包括在伦敦东区和格拉斯哥的城区改造工程,更注重居住者生活的方便、与环境的和谐、以及给予居民发展小型商业,建立社区的机会。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六:Frank Dikötter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9-05 Mao's Great Famine, by Frank Dikotter

Frank Dikötter
Mao and the Most Deadly Catastrophe in Chinese History
Monday 30 August, 4:00-5:00pm
****/5

Frank Dikötter 是荷兰人,伦敦SOAS教授,现在香港大学任教,他今年出版的新书 Mao’s Great Famine 回顾了从大跃进到“三年自然灾害”的大饥荒。

他的材料主要来自是中国各地的省级档案馆,他说中央级的档案馆根本进不去,唯一例外的是外交部,档案已经仔细整理分类,但也已经过严格审查了的,但是要去省级档案馆就容易得多,而且资料也相当丰富。他在这部书的后记中列出了十来个省级档案馆,包括广东、湖北、河南、山东和甘肃等。档案馆中大部分是当年的宣传材料,但也有内部调查报告、揭发材料、人民来信等,Frank Dikötter 称可以用历史学家的眼光进行筛选分析。对于第二手资料,他在后记中特别提到了杨继绳的《墓碑》,但同时指出这本书更像是材料的串联而缺少叙事结构。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五:Robert Fox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9-04.We Were There, by Robert Fox

Robert Fox
History Through the Eyes of People Who Witnessed It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unday 29 August, 6:45-7:45pm
***/5

Robert Fox 是一位资深记者,《伦敦晚报》(Evening Standard)的防务记者,曾经报道过马岛战争、波斯尼亚战争、科索沃战争,去过中东、伊拉克、巴勒斯坦和阿富汗等地。他今年编辑的新书 We Were There 采用目击者的陈述,穿起20世纪的历史。

作为资深记者,他的功力在于选择事件和目击者陈述上,这些目击者不一定是记者,俄罗斯革命他选的是一位英国修女护士的日记,登月他选择了阿姆斯特朗,美国民权运动他选择了拒绝离开巴士上“白人区”的罗莎•帕克,伊拉克战争他选择了著名的“巴格达博客”作者。他选择的事件,构成了20世纪的决定性时刻:除了以上几个,还有华尔街崩溃、诺曼底登陆、越南战争、天安门事件、9/11等等。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四:Polly Toynbee & David Walker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9-03.The Verdict, Polly Toynbee and David Walker

Polly Toynbee & David Walker
How Did New Labour Change Britain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unday 29 August, 3:00-4:00pm
***/5

这场讲座被称为是对工党十年执政的评分。两位主讲者分别是《卫报》的明星专栏作家 Polly Toynbee 和政府公关专家、曾是英国审计委员会(Audit Commission)的公关主任的 David Walker。两人合作的新书 The Verdict 将是回顾工党十年执政的功与过。

Polly Toynbee 是一个颇为引人注目的专栏作家,因此这场讲座被安排在爱丁堡图书节最大的帐篷里,还是座无虚席,她在讲座开始时就让观众举手投票,对工党十年执政打分,结果给“大于5分”的占绝大多数。

在接下来的30多分钟内,两位讲者轮流列举了工党政府的种种政绩和劣迹,当然伊拉克战争是一个重要的事件,用 Polly Toynbee的话说是“让许多支持者感觉无法继续给工党投票”的事件,以致于工党政府做的许多有利民生、有利社会平等的决策几乎被人遗忘了,两人“自然会对工党抱同情态度”,但是希望能列出事实做出客观的评价。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三:Tim Harford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9-03.Dear Undercover Economist

Tim Harford
The Agony Aunt Who Knows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and the Value of Nothing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8 August, 7:00-8:00pm
****/5

我所参加的爱丁堡图书节讲座,大部分真的像是讲座,作者的口才有好有差,但都是在台上讲不到30分钟,几乎都是作者讲,观众听,互动是在这之后的观众提问内发生。Tim Harford 的这场讲座,却更像是一场表演,他与观众的互动,贯穿于整个讲座,他会不断向观众提问、让观众举手投票,互动还体现是在语气语言、肢体表达、话题转承上,观众完全被带入讲座中。

他的这种风格与讲座内容十分般配,Tim Harford 是《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他的《卧底经济学家》(The Undercover Economist)用现实生活中的例子来解释经济学原理,出版后大受欢迎。他的新书名为 Dear Undercover Economist,是以他在《金融时报》上问答专栏《亲爱的经济学家》(Dear Economist)为素材,精选了其中最有趣、最有意义的内容。这种问答式的专栏,自然适合问答时的讲座风格。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二:宇宙大爆炸的前前后后Frank Close & Ian Sample (爱丁堡图书节)

Frank Close & Ian Sample
The God of Exceptionally Small Things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8 August 4:00-5:00pm
***/5

Frank Close 是量子物理学家、牛津大学教授,还是一位科普作家,他的新书 Antimatter 讲的是神秘的“反物质”(antimatter)。Ian Sample 是《卫报》的科学记者,他的新书 Massive 是一部科学历史书,追述所谓 God Particle 的发现过程。两位的特长是能把复杂的科学假说和枯燥的科学历史讲得井井有条,栩栩如生。

2010-09-02.Antimatter, by Frank Close

根据我们已经拥有的知识,在宇宙大爆炸的一瞬间,巨大的能量同时转化为物质(matter)和反物质(antimatter),我们都是由物质组成,物质如果遇到与之相对的反物质,将会导致两者同时消失,同时释放巨大量能。然而大爆炸之后产生了等量的物质和反物质之后,反物质就不见了,Frank Close 说科学家们无法解释那些反物质去哪儿了。反物质并不神秘,欧洲量子物理实验室(CERN)就在制造反物质,这就是丹•布朗的《天使与魔鬼》的基础了。但是Frank Close 指出,这里面的数字是很重要的,20克反物质氢离子就有一颗原子弹的能量这是没错,但是目前CERN每小时能制造2000个反物质氢离子,假设能提高到每秒2百万个,要生产20克得花100亿年,用量子物理学们的语言,这是“not trivial”,即不可能实现的。即使等得起,生产这么多反物质所需要的能量也早就超过一颗原子量的能量了。

2010-09-02.Massivem by Ian Sample

Ian Sample 的新书 Massive 是一部科学历史书,也是一本科普读物。所谓的 God Particle 是媒体给的名字,量子物理界被称为 Higgs Boson,其中的 Higgs 就是爱丁堡大学的荣休教授 Peter Higgs了,Ian Sample 讲述了他第一次来到爱丁堡采访 Peter Higgs 的故事。当然这个 Higgs Boson 的发现者其实同时有好几个,Ian Sample 一一追踪了这些科学家的故事。Higgs Boson 被认为在宇宙大爆炸初期出现,但从没有找到过。2008 CERN在日内瓦建造的地下环形加速器LHC第一次启动,吸引了大批媒体的关注,就是因为用这台加速器能在找到所谓的 God Particle。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一:为资本主义升级 Ha-Joon Chang & Anatole Kaletsky (爱丁堡图书节)

Ha-Joon Chang & Anatole Kaletsky
The Stark Choices Facing Our Economy
Saturday 28 August, 12:30-1:30pm
****/5

图书节把这两位作者放在一起,显然是因为两人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看法上立场不同,Ha-Joon Chang 是的新书 23 Things They Don’t Tell You About Capitalism 是用浅显的手法解开资本主义的假面,比如“市场总能决定正确的价格”、“监管越少经济越活”这些观点,而Anatole Kaletsky 更相信资本主义制度的自我更新能力,他的新书 Capitalism 4.0 试图说明在经历了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之后,将会出现一套新的资本主义理念。

两人在讲台上也喜欢以立场的不同开玩笑,但其实两人的观点相差得并不远。Anatole Kaletsky 一再强调,虽然自己相信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但绝不是“市场经济的原教旨主义者”。

2010-09-02.Capitalism 4.0, Anatole Kaletsky

他把资本主义的历史分成四个阶段:1) 1776-1815年间形成的资本主义,完全没有政府监管;2)1940-1945 年形成的战后凯恩斯主义,这一阶段的信条是“政府总是对的”;3)1978-1982年期间开始形成的里根主义和撒切尔主义,信条正好相反:“市场总是对的”;4)2008-2009全球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之后的新型资本主义,也就是他书名中的Capitalism 4.0:“市场和政府都是错的”。

他认为认识到市场可能出错,有时候是灾难性的错误,是很重要的一点,不应该把市场当作一种“自然力量”(force of nature)。资本主义的周期性泡沫永远会存在,金融业也不例外,正因为金融业一旦出现问题肯定需要政府出手拯救,所以金融业平时就应该买下某种保险。如果资本主义国家不能发展Capitalism 4.0,那么中国会发展出一套自己的资本主义体系,但那就不是基于民主理念,而是一种专制的国家资本主义。

2010-09-02. 23 Things They Don't Tell You About Capitalism

Ha-Joon Chang 的书不是预测资本主义的未来,但在不少观点上与 Anatole Kaletsky 相似,他同样相信政府应该加强监管,不是因为政府懂得更多,而是为了减少系统中的复杂性,这样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市场。他认为资本主义的教条之一“减少监管-创造财富-重新分配”并没有带来高度的增长,这些观点可以反映在他在《卫报》上发表的这篇文章中。他对中国的预测比较乐观,他认为中国目前是一个专制社会,但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在富裕起来之前就采纳民主制度的,中国在逐渐富裕之后,也会走上这条道路。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