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图书节

为家庭观众着想的爱丁堡图书节

2010年的爱丁堡图书节已经结束,在举办的超过700个讲座中,有近三分之一是针对儿童的节目。这是一个为家庭观众着想的图书节

2010年的爱丁堡图书节已经结束,在举办的超过700个讲座中,有近三分之一是针对儿童的节目。这是一个为家庭观众着想的图书节

参加图书节的作者背景差别很大,有哲学教授(AC Grayling)、另类小说作家(Emily Mackie),还有儿童读物作家 Jacquline Wilson,她是专门来主持儿童讲座的。

参加图书节的作者背景差别很大,有哲学教授(AC Grayling)、另类小说作家(Emily Mackie),还有儿童读物作家 Jacquline Wilson,她是专门来主持儿童讲座的。

图书节举办地的 Charlotte Square内,到处都有跑来跑去的孩子。

图书节举办地的 Charlotte Square内,到处都有跑来跑去的孩子。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八:Michael Burleigh

2010-08-30.Moral Combat, by Michael Burleigh

Michael Burleigh
The Moral Maze That Was the Second World War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Friday 27 August, 3:30-4:30pm
***/5

那些政客和将军们,带他们让国家、人民与士兵卷入战争之时,有没有道义上的压力?有没有考虑过战争是否正义?历史学家 、德国二战历史专家 Michael Burleigh 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即使是希特勒也爱大谈人权,只是他嘴里的人权,只有他眼中的高等人种雅利安人才配享用,在他看来,屠杀犹太人、吉普赛人,以及残疾的德国人都可以用维护雅利安人的人权来辩护。

Michael Burleigh 的新作《道义冲突》(Moral Combat)着重讨论的是二战中,各方面临的道义问题。二战可能是“善与恶”最清晰,最没有道义难题的一场世界大战,但是盟军在决策中,依然面临许多道义压力,近年来谈得较多是二战后期盟军对德国大城市和工业中心的战略轰炸,不仅把德国城市炸成瓦砾,还造成大量德国平民的伤亡。或者还可以加上诺曼底战役中的盟军轰炸行动,同样造成大批法国平民伤亡。另一个长期面临“是否正义”挑战的决策是在日本投下两颗原子弹,为什么要向人口集中的城市投?有没有必要投两颗?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七:再现历史 Stephen Poliakoff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30. Glorious 39, Stephen Poliakoff

Stephen Poliakoff
Dipping into Britain’s Shadowy Wartime Past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Monday 23 August, 8:30-9:30pm
***/5

我起先不明白电影电视导演 Stephen Poliakoff 为什么出现在爱丁堡图书节,难道他也开始写小说或是自传了?后来去看他签售处旁边的书架,才想到他是一直是自编自导型的电影人,几乎所有的电影电视作品都出了剧本,还包括舞台剧的剧本。

Stephen Poliakoff 是我喜欢的导演,他是以编导舞台剧出身,然后转移到电影电视的编导上,电影拍得不多,相比之下也不如他的电视剧成功。他的几部电视剧作品:Shooting the Past (1999)、Perfect Strangers (2001)、The Lost Prince (2003)、Friends and Crocodiles (2006)、Gideon’s Daughter (2006)、Joe’s Palace (2007)等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他最出名的电影可能是Close My Eyes (1991)和去年公映的 Glorious 39 (2009)。

讲座中谈到了他对英国历史,特别是一战二战之间的历史的钟爱,图书节请他来,是让他参加“重写20世纪历史”这一主题的讨论。Glorious 39 就是这一主题的片子,以二战前夕(1939)英国上流社会与德国媾和的阴谋为主题,拍成了一部政治悬疑片。他对这一题材感兴趣,与他的家庭背景有关。他的父亲是从俄罗斯移民出来的犹太人,如果1939年英国与德国媾和,或者不列颠空战失败,德国占领英国,那用他的话说“我都不知道我还在不在”,英国能在德国进攻面前挺下来,实在是很幸运的事――我已经听过好几个历史学家这么说过了。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六:出版业的未来 The Future of Publishing

The Future of Publishing
Digital Evolution – 21st Century Books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Monday 23 August, 6:45-7:45pm
***/5

这是由 Publishing Scotland 主办的活动,请来了两位在数字出版前沿的人士,与上次《伦敦书评》主办的《图书的未来》不同,这两位对数字出版都充满信心,并且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功尝试。

Peter Collingridge 曾在爱丁堡的一家独立出版社 Cannongate 工作后,以后他参与创办了 Enhanced Editions,一家专门制作“增强版”电子图书的公司,他们的项目包括为 iPhone 制作的增强体验型图书版本,比如让文字和朗读同步,把图书分割成便于使用便携式阅读的小块,并通过社会媒体推广和鼓励读者参与讨论等等。

Dave Nougarede 的公司 Heavy Entertainment 是专门制作有声书的公司,每年制作超过250部以上。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五:Joseph Stiglitz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29.Freefall, by Joseph Stiglitz
Joseph Stiglitz
What Comes After the Global Economic Crisis?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1 August, 6:30-7:30pm
****/5

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 Joseph Stiglitz 是本次图书节的明星之一,他的讲座被安排在最大的帐篷,座无虚席,图书节的几座大帐篷都有赞助商,这座是由苏格兰皇家银行RBS赞助。讲座进行到一半时,几个年轻人从后门涌入,走上过道散发传单(散发的动作太规矩了,我都拿不到他们的传单,后来才知道是同时在爱丁堡城外RBS总部外宿营示威的抗议人士),领头人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小姑娘还上台和他握手,当她准备上台“占用大家两分钟时间”发布演讲之时,却被观众中部份不满讲座被打断的人士喊着“Out! Out!”被轰走了。Joseph Stiglitz 演讲被打断,倒是很谈定,等示威者走了,他可以重新开始时,他笑道:“在一个由RBS赞助的帐篷里发言,确实有种讽刺的意味。”

他说这句话的原因是他的讲座主题还是继续揭批金融银行业。他是来宣传他的新书 Freefall 的,这几年有关金融海啸的书已经出了不少,他的这本不是讨论金融海啸为什么会发生,而是金融海啸之后该怎么办。他的观点是金融银行业并没有从这次“濒死体验”中吸取教训,开出的药方并不能根治金融银行业存在的问题,美国的情况比英国还严重。政府的第一轮注资措施已经到期,要再进行新的一轮注资已无能为力,而市场校正远未完成。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二:生活中的哲学答案 A.C. Grayling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28. Thinking Of Answers, AC Grayling

A C Grayling
Free Thinking From One of Britain’s Leading Philosophers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1 August, 4:30-5:30pm

***/5

我低估了 AC Grayling 的受欢迎程度,以为他只是在小众圈子里出名,没想到他还是个大众哲学家,爱丁堡图书节上最大的帐篷,约400个座位坐得满满的。主持人是 Sheena McDonald,苏格兰的电视电台主持人,在2003年反映布朗布莱尔“君子交易”的电视电影 The Deal 中还有她这个角色,作为布朗班子中的一员。

我有一本他的 Liberty in the Age of Terror,但是 AC Grayling 今年来介绍的是他的新书 Thinking of Answers: Questions in the Philosophy of Everyday Life。可以看出他是个非常健谈的人,你会觉得他大概可以这样不停地侃上几个钟头,他不仅思维敏捷,而且可以在不知不觉转换话题,有时候让人跟不上。这也是我觉得他的讲座存在的问题,他几乎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了,思绪犹如绸带在风中飘扬,观众只能吃力地试图抓住尾巴,如果有些地方速度能降下来就更好了。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重新寻找过去 Matthew Kelly & Jan Wong (爱丁堡图书节)

Matthew Kelly & Jan Wong
Revisiting the Ghosts of Our Past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1 August, 12:30-1:30pm
***/5

把这两人作者拉到一起做一个讲座,显然是因为两人都从自己开始回顾历史,都希望能折射出一个时代的人物心态出来。

2010-08-27.Finding Poland, by Matthew Kelly

Matthew Kelly 本身的专业是历史研究,当他开始研究家族历史时,就意识到存在着亲情感情与做研究必须有的疏离之间的矛盾。他的祖母是波兰人,1939年波兰被苏联和德国瓜分,只有十多岁的她,就和她的母亲和妹妹一起,随着大批波兰人(约50万)被苏联当局押解往西伯利亚,在火车上经过长期的跋涉,先后到过哈萨克斯坦、伊朗、巴勒斯坦、印度、非洲,最后辗转到了英国。其中许多的故事,至今还不为外人所知,祖父母的这些故事,心灵的重压和创伤,对亲生孩子都很少提起,反而是面对孙子辈时,更容易敞开心怀。他所做的研究,追寻祖母当年的足迹,留下的是一代波兰人的记忆。

2010-08-27.Chinese Whispers, by Jan Wong

Jan Wong 的足迹更为个人化。她是在加拿大出生长大的华裔,文革期间是毛泽东的狂热拥戴者(即所谓的Maoist),因为偶尔的机会去了北大留学(已是1970年代了)。期间有一位不熟识的女同学和她谈话希望能够去美国,Jan Wong 马上向辅导员汇报了,之后就忘了这事。十多年后她重回北京担任加拿大报纸驻京记者,也没有重提此事,知道离开北京的最后几天才得知那位被告发的同学后来被开除学籍,下落不明。一直到2008年 Jan Wong 再次回北京,她才找到那位同学,希望求得她的原谅。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十九:The Future of Books (爱丁堡图书节)

The Future of Books
The Most Important Innovation in 500 Years?
The London Review of Books Event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Friday 20 August 7:00-8:00pm
**/5

《书籍的未来》这么一个激动人心的话题,竟然也能讨论得这么沉闷无聊,要都这样,书籍真的会没有未来了。

这是由《伦敦书评》(London Review of Books)主办的多人讨论,主持人是《伦敦书评》出版人 Nicholas Spice,参加讨论的有《伦敦书评》主编 Mary-Kay Wilmers,莎士比亚研究学者 James Shapiro (Contested Will: Who Wrote Shakespeare? 作者),Profile Books CEO Andrew Franklin,苏格兰作家 Andrew O’Hagan。照理出场的都是出版界的前沿人物,应该有精彩的辩论,可惜整个讨论话题松散,全无重点。每位参与者都谈到了一些切身的感受:大学出版社面临的危机、图书定价与削价竞争、作者与出版社分别面临的困境、Google Books对作者利益的侵害、出版的民主化、专业书评存在的意义。问题是难以找到关联的线索,限于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成了一堆杂乱的信息。

而且几位参与者都没有对主题“书籍的未来”提出什么看来,只是在说目前面临的问题。当观众中有个年轻人向台上的嘉宾抱怨,提出类似的观点时,Mary-Kay Wilmers 的反应是“那你告诉我们啊?”她并不是对被质疑表示不满或是态度傲慢,确实真的是没有答案。

有一点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关专业书评存在的意义。网络的兴起、评论的民主化似乎意味着专业书评不再需要了。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出版也在民主化,出书的种类数量越来越多,编辑把关的影响力越来越小,现在还流行“自我出版” (self-publishing),可以完全不经过出版社的筛选和编辑,于是读者更需要书评来帮助他们挑书。他们首先找到的,还是专业书评。Nicholas Spice 透露《伦敦书评》订阅数量在不断上升,同时英国各大报的书评栏目办得非常兴旺,当然还有就是观众络绎不绝的图书节了。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十八:Douglas Hurd & Edward Young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26.Choose Your Weapon, by Douglas Hurd

Douglas Hurd & Edward Young
What Yesterday’s Foreign Policy Decisions Can Tell Us About Today
Friday 20 August, 1:30-2:30pm
***/5

政客可能是作家,也可能是爱读书的人,这样讲座的主持人是现任苏格兰政府首脑――首席大臣 萨尔蒙德(Alex Salmond),主讲是英国前任外交大臣赫德(Douglas Hurd)。

赫德是保守党的元老级人物,担任议员二十多年,在撒切尔和梅杰时期担任外交大臣,他同时还是个作家,从1970年代起就写过许多政治悬疑小说非小说类的历史故事和政治人物传记等。萨尔蒙德自称喜欢他早期的小说,特别提到1968年的小说 Scotch on the Rock,一个发生在未来的政治悬疑小说,主题是苏格兰在苏格兰国民党(SNP)的领导下,举兵反抗闹独立的故事。萨尔蒙德来主持这场演讲是因为这部小说的主题,还是出于对退休政客的尊重,就不得而止了。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喜欢赫德的新作,这部名为 Choose Your Weapon 的非小说作品选择了英国历史上11位外交大臣,细数他们思想背景的形成过程,他们对于战争与和平的理解,以及他们作为外交大臣的成败。

(更多…)

对爱丁堡艺术节的一些误解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艺术节,爱丁堡艺术节近年来在亚洲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在中文媒体上的报道也越来越多,但是在一些报道上对爱丁堡艺术节还有许多误解。在爱丁堡艺术节上,今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中国观众的艺术家出现,这些误解会影响到他们对艺术节的参与热情和期待值。

对爱丁堡艺术节最大的误解是混淆了其中的不同艺术节。爱丁堡艺术节(Edinburgh Festival)是一个比较含糊的叫法,实际上是之每年8月份在爱丁堡举行的几个艺术节。这些艺术节都是独立预算、独立组织管理的、在规模和经营手法上都很不相同。
爱丁堡国际艺术节(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EIF)是爱丁堡艺术节的起源,也一向是水平最高、耗资最大的一个,今年预算9百万英镑,其中政府补贴一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节目是由组织者挑选之后邀请来的,每年还会选择剧团(一般都是海外剧团)投资排演新剧,重头戏如歌剧、音乐剧、芭蕾、交响乐等人员众多,耗资巨大,即使卖座很好,一般也很难收回投资,这就是为什么爱丁堡国际艺术节预算高、对政府补贴依赖性强的原因。

爱丁堡边缘艺术节(Edinburgh Fringe 或是 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又译成爱丁堡外围艺术节)采取完全不同的组织方式,对节目内容完全不进行筛选,但是对演出者也完全不提供财政支持。只要有资金、能找到演出场地,谁都能参加,演什么都可以。这造就了边缘艺术节的实验氛围和节目质量的不可知性,但也造成节目规模一般比较小。对组织者来说,预算可以很低,每年政府补贴不过20万英镑左右。

爱丁堡图书节(Edinburgh Book Festival)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图书节(又称读书节),主要的形式就是邀请作者来做演讲,因为经营得好,票卖得快,据说只有20%的预算来自政府补贴。

爱丁堡边缘艺术节贯穿整个8月份,国际艺术节和图书节都在8月下半月举行。另外的几个艺术节包括8月份初的爱丁堡爵士蓝调节(Edinburgh Jazz & Blues Festival也是世界最大),以展览为主的爱丁堡艺术展(Edinburgh Art Festival),爱丁堡皇家军乐会演(Royal Edinburgh Military Tattoo,又称爱丁堡军乐节),以南亚族群为主自发主办的多元文化节(Edinburgh Mela Festival)。本来爱丁堡电影节也在8月份举行,几年前因为太拥挤改到每年6月举行了。

比较容易引起混淆的,是Edinburgh Festival 有时候会被用来指 Edinburgh Fringe。我有时候贪图省事,也会这么做。但是具体落实到节目,或是评析艺术节的经营,还是应该尽量说清楚。

这不完全只是追求文字准确,而是为避免误导艺术家和观众,近来来不少中国艺术家对参加爱丁堡艺术节跃跃欲试,但不知如何下手,提供准确的信息很重要。

简而言之,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门槛很高,节目从来以欧美艺术团体为主,而且每年有特定主题,组委会筛选很严。对于演出团体来说,不是水平够不够高问题,还有能不能排出符合当年艺术节主题节目的问题。爱丁堡边缘艺术节就没有门槛,谁都可以来,但是一切的组织工作、资金、场地、宣传、签证,都要自己来,要来参加一定要准备充分,我去年就写过一篇《你也可以闯荡爱丁堡艺术节》可以参考一下。参加爱丁堡边缘艺术节,有一个好的演出经纪(promoter)很重要,他们会替演出团体挑选场地(好的场地是会挑演出团体的)、对节目安排提出建议、联系媒体进行宣传等等。爱丁堡的一些演出场地兼具演出经纪职能,比如今年的New Town Theatre把自己场地的节目办成一个小型艺术节,挑选节目时注重来自世界各地的富有特色的节目(贵州民族歌舞团的节目就在其中),同时有自己的宣传公关资源。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