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第一次世界大战

#wearehere

#wearehere

#wearehere

#wearehere

#wearehere

7月1日早晨,英国社交媒体开始有人上传照片和视频,内容大致是说自己上班路上在火车站看到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身穿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军灰黄色的军服,站着坐着,或是列队行走,神色严肃。当有人走近他们,目光交织,或是试图和他们说话时,这些年轻人并不出声,而是递出一张卡片。卡片上印着一个名字、军衔、所属部队,然后是“1916年月1日战死在索姆河”,战死时的年纪。

在卡片的最下方,还印着 #wearehere 字样。到下午时,推特上的 #wearehere 越来越多,显然这些“士兵”出现在了英国各地。许多人都拿到了类似的卡片,每张卡片上是不同的阵亡者的名字,在后来出现的视频中,还能看到这些“士兵”聚在一起,配着《友谊地久天长》的曲调高唱“We are here because we are here”。

(更多…)

最近在看的书

Life After Life
作者:Kate Atkinson
出版社:Doubleday
如果命运让你有机会一次又一次重复你的人生,你会找到最完美的人生吗?作者会参加今年的爱丁堡图书节。

Shanghai 1937: Stalingrad on the Yangtze
作者:Peter Harmsen (何铭生)
出版社:Casemate
下个星期是八一三淞沪会战75周年,按作者的说法,这是一场“扬子江上的斯大林格勒”之战。

1913: The Year Before the Storm
作者:Florian Illies
出版社:Clerkenwell Press
100年前的1913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一年,所以这本书的副题是 The Year Before the Storm

Creation: The Origin of Life, The Future of Life
作者:Adam Rutherford
出版社:Penguin Viking
生命的起源与未来,作者是BBC Radio 4 的 Inside Science 节目主持,科普作家,本身是遗传学博士。

Europe: The Struggle for Supremacy 1453 to Present
作者:Brendan Simms
出版社:Allen Lane
要争夺欧洲,比先夺取德国,这是作者的德国中心论思想,一口气讲完500多年欧洲史。

Missing Out: The Praise of the Unlived Life
作者:Adam Phillips
出版社:Penguin
我们都有两个人生,一个是现实的人生,一个是幻想中的人生。

When People Come First: Critical Studies in Global Health
编辑:João Biehl, Adriana Petryna
出版社: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这是一部研究论述合集,世界各地的学者讨论当地的医疗体系所面临的挑战。

Population 10 Billion: The Coming Demographic Crisis and How to Survive It
作者: Danny Dorling
出版社:Constable
在本世纪内,全球人口将达到100亿,这对地球环境会造成什么影响,人类应该如何应对?

Drugs for Life: How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Define Our Health
作者:Joseph Dumit
出版社:Duke University Press
生活在欧洲的可能不知道,在美国,制药公司是可以直接向公众做广告的。这本书说的就是制药公司如何通过广告来影响公众对药物的需求。

The Last Banquet
作者:Jonathan Grimwood
出版社:Canongate
这部小说的故事发生在法国大革命前,主线是男主角对食物的着迷,他的“食物”定义相当广泛……。

 

 

纪念我们的先辈

今天是英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Remembrance Day),1918年的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第二年这一天被当时的英国国王乔治五世定为全国性纪念日,用于纪念一战中阵亡的军人和平民,以后成为纪念历次战争中阵亡将士的固定节日。

今年是一次大战停战90周年。法国最后一位参加过一战的老兵不久前去世,在英国也只剩下最后三位已经是百岁老人的老兵。一战已经真正成为存在与文字和影像记忆中的战争。

临近纪念日,街上多了许多佩戴红色罂粟花的人,电视上几乎每个上镜的人都戴着一朵,表示对阵亡将士的纪念。在上个星期天的纪念仪式上,一队队老兵们走过伦敦市中心白厅前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同样的列队游行也在英国各地同时举行。在这些队伍中,有时你能看到老兵的儿孙戴着先辈得到的勋章参加游行。星期一《泰晤士报》和《独立报》的头版照片,是一个穿着二战时英国特种部队SAS制服的6岁男孩,骑在父亲的肩头观看老兵游行,《卫报》网站上也有这张照片。让年轻人知道他们的父辈为他们做出的牺牲,正是这些活动的目的之一。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