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早春之喜,暖春之忧

据说这是爱丁堡每年最早开花的樱花树

三月下旬的一天,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个名为“关注爱丁堡”的账号发了一张当天拍摄的照片:一棵看来有一定树龄的樱花树上,缀满了刚刚开放的白色花朵,讨论区有不少人说这是爱丁堡每年最早开花的一棵樱花树。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陆续看到爱丁堡其他地方樱花盛开的照片,进入4月份,市中心王子大街一侧的粉色樱花也开始绽放。

今年的樱花似乎开得比较早,但是爱丁堡并不是一个特例。在新闻中看到,今年日本的樱花季,广岛抢了头筹,3月11日即已开始,比原记录提早了8天。而最著名的京都樱花,在3月26日开到最盛,比原来的记录提早了一天。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樱花今年也开得比往年早,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在3月30日宣布,在华盛顿著名的潮汐湖(Tidal Basin)三千多株樱花当日开到最盛,即所有花骨朵中至少70%已经开放。这个日期不仅比管理局的预测提前了几天,而且比过去一百年的平均值早了近一个星期。

今年樱花提早开放,并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是代表了近几十年来的趋势。日本大阪府立大学环境科学教授青野靖之从历史文献中搜集了自公元812年以来京都樱花盛开时间的记录,发现从1800年以来,樱花盛开的时间从4月中旬一直在向前移动。日本气象局从1953年开始以日本各地58棵樱花树为样本记录樱花开放时间,发现今年京都樱花盛开的时间比30年前平均值提前了10天。

京都从812到2021年的樱花盛开时间

华盛顿樱花的情况相似,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曾经分析了从1921到2016年的数据,发现潮汐湖樱花盛开的时间在过去100年内往前移了5天。

樱花对日照时间和环境温度特别敏感,因此一般认为樱花的提早开放与全球气候变暖有关。今年京都3月份的平均气温比去年高了近2度,比1953年高了近4度。华盛顿的平均气温也在过去一百年间至少上升了1度。

樱花的美绚烂却短暂,开放的时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因此数据比较充分,与全球变暖的相关性也显得特别突出,但其实所有动植物都会因为气候变迁导致生态环境改变而受到冲击。举例来说,法国酿酒用葡萄的收获时间,从各地平均来看从1960年代的10月初,提前到了2014年的9月中旬。收获时间提前可能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更让法国农民担心的是生态环境改变对葡萄的酸甜质地水分以及葡萄酒品质口感的影响。不仅是葡萄,一项在欧洲进行的研究还发现树木的落叶时间近年也提前了,把因气候变暖导致春天提早发芽、生长季延长的好处抵消了。

爱丁堡-京都友谊花园内的白色樱花,2021年4月18日

樱花提前开放,彷佛春天也提前到来,让人开心欢喜,然而提前开放背后的原因却让人担忧。爱丁堡的樱花树品种较多,开花时间并不一致,也没有像日本或华盛顿那样对开放时间有严格的记录,所以今年樱花树开放时间究竟提前了多少很难说。但是我家门口就有一颗樱花树,三年前种下,去年第一朵花是在4月12日开放,不知道今年开放的时间,会是哪一天呢?

《看世界》稿件

后记:本文原写于4月初,在那之后英国遭遇寒流袭击,大部分地区连续几天出现霜冻,不少地方还下了大雪,爱丁堡只飘了几片雪花,但也受寒流影响。我家门口的樱桃树在4月14日开放,比去年晚了2天。据报道,法国各地的葡萄酒庄也因为这场寒流而遭受重大损失,因为之前刚好天气反常的热,葡萄藤发出新芽,被寒流重创,法国各地还出现农民晚上出动到地里烧火点烟试图防止霜冻的景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