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归来仍是少年

在National Trust物业Nostell Priory的大屋里意外地看到一幅Thomas Gainsborough的画

上个月在南下威尔士的路上,去了一座对游客开放的乡村大宅,意外地看到厅内有一幅18世纪英国著名画家托马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的风景画,我还以为他的作品都在美术馆或是海外收藏家手中呢。后来再一想,其实他在生前就已经很有名,作品相当多,这座大宅当年的主人购买名家画作挂在自己家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当然庚斯博罗更令人熟知的还是他的肖像画,其中最著名的应该是《蓝衣少年》(Blue Boy)了,而正是这位风采翩翩的少年,在离开英国一百年之后,将会再现伦敦。

《蓝衣少年》是庚斯博罗1770年完成的作品,画中的美少年到底是谁目前还有争议,不过大部人认为是一位富商的公子。庚斯博罗当时已是英国皇家美术学院(Royal Academy)的创始会员,他把这幅画送去参加年度展览,引起轰动。之后的一百多年中,这幅画一直辗转于不同的私人收藏家手中,但是名气却越来越大,被认为是英国艺术史上的杰作,有人甚至将其比作英国的《蒙娜丽莎》,印刷复制品也都一直很受欢迎。

被称为Blue Boy的Gainsborough名画

所以在1921年,当这幅画的拥有者、威斯敏斯特公爵(Duke of Westminister)托人将其售出,而且买家是美国人时,英国公众一片痛苦哀伤。当时在国家美术馆举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告别展”,有9万人涌去“见最后一面”。据说时任国家美术馆馆长Charles Holmes还在画的背面特意写上了法语au revoir,因为和英语的farewell不同,法语的这个道别语有“后会有期”之意。

一幅国宝级艺术品要离开英国,自然让人难过,但为什么当时英国公众的反应如此强烈呢?在2015年出版的《蓝衣少年及众》(Blue Boy & Co)一书的序言中,美国艺术史学家凯文·撒拉迪诺(Kevin Salatino)对此作了分析。他指出,1921年离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过3年,战争中有近一百万英国和英属殖民地士兵阵亡,两百万士兵受伤,公众对战争的残酷记忆犹新,也许在他们内心深处,蓝衣少年的离去,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英国一整代年轻而美丽的少年倒在了战场之上,永远没有归期。以现代人的眼光,很难把蓝衣少年和浴血战士联系在一起,但萨拉迪诺认为,在当时《蓝衣少年》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坚定、最有活力、最有男子气概的青春少年画像”。年轻士兵的青春被战火无情夺走,而代表青春的蓝衣少年也要漂泊到大洋彼岸,这幅画的离去被赋予了更多意义。

Blue Boy & Co.

撒拉迪诺当时是美国加州汉庭顿藏馆(Huntington)的艺术收藏主管,而正是这座藏馆的前主人、美国铁路大亨汉庭顿在1921年以天价买下了《蓝衣少年》,成为镇馆之宝。从2018年开始,汉庭顿藏馆采用现代技术对这幅画进行修复,并邀请专家论证修复之后的油画出借别处展览是否可行,结论是只能出借一处,而且必须是一家有最高策展水平和最佳保护措施和人员的美术馆,并必须装在一个特制的箱子里运送。

汉庭顿藏馆在修复Blue Boy期间,仍然对外展出,并向游客解释修复手段

举办过《蓝衣少年》“告别展”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当然就是最佳选择了。从明年1月25日开始,在au revoir 100年后,《蓝衣少年》会再现伦敦,归来的仍将是一位风采翩翩的青春少年。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