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到底是谁的家?

这几年来出门旅游时,多选择在乡村小住的方式。平时生活紧张,工作繁忙,有时间出门,自然想找个闲适的方式度过。当然新冠疫情也是一个重要考虑,去年和今年有限的几次出游,都有意会避开人多的地方。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民宿平台的兴起,使得去偏僻的地方小住变得更加方便了。不用提早很久开始安排,一旦有了时间,临时找个地方住两到三天也很容易。我们偏爱乡村整套出租的房子,只有我们自己,或是和朋友一块住,有完全的自由。民宿平台上这样的地方不少,而且如果不是特别热门的旅游点,价格一般也可以接受。

可是有时未免有点心怀内疚,看着屋子的家具和摆设,书架上的几本旧小说和电视机前的几张DVD,显然这里曾经是别人的家,那么房东现在住哪儿呢?这并不是我瞎操心,因为英国乡村的一个特点,也是让游客向往的重要原因,就是很少允许盖新楼,越是漂亮的地方,就越少看到新房子。这种情况下,房东愿意把自己的房子让出来做民宿,显然有很好的回报。

三年前的一趟旅行,从厨房窗户看民宿的木栅栏门

最近看到一部纪录片,是BBC的This Farming Life系列片中的一集,讲诉苏格兰偏远岛屿上农民的生活,其中一对夫妇是一个小户农家,养了十几头牛和其他一些家畜,工作辛苦,收入微薄,好在农场里有一套房子可以当度假屋出租。但是在疫情期间无法开业,结果去年全家总收入少了一半,可见经营度假屋对他们来说是一项不可缺少的重要财源。

看着乡村令人流连忘返的风光,有时不禁会想:我要是能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就好了。其实有不少人有着同样的想法,有财力的就会到乡村买下一套房子,或者只在周末或假期小住,或者干脆全家搬来常住。本来这么做的人并不太多,没想到英国脱欧和新冠疫情提高了人们在英国乡村买房子的热情:本来有许多人会在退休后搬到西班牙、葡萄牙去享受阳光,脱欧之后变得不那么方便,于是改在英国乡村寻找房子。同时,新冠疫情让公司政策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人有可能全职在家上班,于是卖掉城市公寓搬到乡村居住不再是梦想。

威尔士乡村常见的自助式购物,拿了鸡蛋,算好钱,放在玻璃罐里就好。

但是这样就不免加剧与乡村当地居民间的矛盾。在我看到的纪录片中,一座偏远的岛屿人口稀少,但原因并不是年轻人不愿意回去,而是回去了找不到地方住。最近的一则新闻说,在威尔士南部的一些乡村,被外地人买下的房子在这两年增加了一半,风景越好的地方,当地的年轻工薪阶层越是在自己从小长大的村子里买不起房子。

这样的地方,谁又不想常来住一住呢?

据小镇Llandudoch当地的抗议人士说,情况已严重到威胁威尔士文化的地步,因为在大批只会说英语的人涌入之后,能说威尔士语的人口比例越来越小,以至于本地剧团排演的威尔士语剧目,在当地都找不到足够多的观众了。不过也有人反对这些抗议人士使用“金钱灭绝文化”(cultural genocide by bank transfer)这样危言耸听的说法,指出大部分游客都尊重当地风俗,而把家搬来的人也完全可以融入和丰富威尔士文化。
这场争论恐怕会一直进行下去,从外面看这似乎是发达国家的一种“富贵病”,但其实当都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乡村设施完善到一定程度,人口开始从城市向乡村回流时,这样的冲突,不管在哪里就有可能出现。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