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旧文重拾】Heimat 三部曲

以下是我当时在BBC FOUR看 Heimat 时记录下来的感想,当时都发在英华论坛上。BBC FOUR 当时为播放 Heimat 3,在短短的时间内,先放 Heimat,然后 The Second Heimat,最后 Heimat 3,对喜欢 Heimat 三部曲的人来说,非常过瘾。 不过当时我对它还没有什么认识。Heimat 是零零星星地看了大概一共一集半的样子。The Second Heimat 开头也漏了,然后慢慢开始越看越多,越看越喜欢,然后正式成为 Heimat 迷。Heimat 3 就一集没漏了。现在把所有文字合在一起。

27 Aug 2005, 13:46
长,非常长。现在BBC4 播的第二部 Heimat (Die Zweite Heimat)每集动则2个小时,昨晚的第10集长达2小时12分钟。节奏慢,人物多,又说德语,很难看下去。第一部 Heimat 播放时,真的很难坚持看,也因此看漏了不少。

Heimat 号称是 People’s history of Germany,现代德国的史诗,Edgar Reitz自编自导。第一部 Heimat (A German Chronicle) 1984年播出,11集,全长16小时;第二部 Heimat (The Second Heimat: Chronicle of a Generation) 1994年播出13集,全长 26小时。第三部 Heimat (A Chronicle of The Endings and Beginnings) 2004 年播出,6集全长约700分钟。

Heimat

Heimat (Homeland) 翻成“故土”可能比较贴切。过去德国电影的一种类型片,以拍摄乡村生活为主,主题保守。Reitz借这个题目有颠覆这个类型的意思。因为第一部 Heimat从一战德国战败开始,故事都是围绕着一个虚构的村庄Shabbach里Simon一家的生活开始,讲到纳粹的兴起、二战的失败、战后德国的艰苦、复兴、下一代等等,从1919到1982年,主角Maria Simon是这没有父亲的家庭的一家之主。

第二部承接第一部的最后第二集, Hermannchen (?)。年轻的 Hermann 16 岁,是 Maria 最小的儿子,在这一集中爱上比他大10岁的女人。被比他大很多的哥哥Anton发现后女人被赶走(她当时被收留在Simon家),Hermann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这一集我只看了一部分。)最后字幕说 Hermann 从此离开了家乡,发誓永远不回家乡,后来成了作曲家。第二部 Heimat 一开始据说就是 Hermann 在发誓永远离开 Shabbach,然后就是他在慕尼黑的生活,时间是整个60年代。据说有导演半自传的性质。

Edgar Reitze

Heimat 据说在德国是非常轰动的作品,首播时据说都是万人空巷的。导演是按电影拍的,全本还曾在电影院播出。

有个很好的网站: http://www.heimat123.net/

BBC4 Heimat, The Second Heimat 后,就将播出 Heimat 3 了。

9 Sep 2005, 23:39
这是The Second Heimat (Die Zweite Heimat)的最后一集,第13集。看到一半的时候,我觉得这一集可以算是 mini odessey of Hermann,Hermann 开始一个火车旅程寻找他的人生真谛。一路上,他这十年中的女人、和男人们都一一出现,Volker, Jean-Marie, 他的最后一个情人 Katherin, 他的分居的妻子 Schnuchenn, 女儿 LuLu, Juan, Alexi, 被通缉的 Helga, Stefan, Renate, 他的 “Dulman women” 之一的看上去很快乐的 Marianne,甚至连 Fox’s Earch 女主人 Cephal 都出现。最后找到他的真爱 Clarrisa.确并没有到此结束,因为他的自我还没有找到,他说“I have many other dreams. I want to find what they are.”

“In my life I kept many women waiting, starting from my mother.”这大概是让我印象最深的Hermann的内心独白。能让他找到自我的,却是14年前,16岁的 Hermann 发誓一辈子永远不回来的家乡。我们是不是更清楚他在找什么?

影片最后,回到了第一部 Heimat 每集的结尾:Hermann 在 Hunsruck 乡村道路上,走向远方,渐行渐远。。。

The Second Heimat (Die Zweite Heimat)

23 Sep 2005, 21:12
Heimat 3.1

Heimat 3 的第一集是 The Happiest People in the World。开始于1989年柏林墙倒下的那一晚。正好在柏林的Hermann“感到整个城市的悸动”,街上一个陌生的中年人过来拥抱他,泪流满面地喃喃自语“想不到我能活着看到这一天。。。”在看着电视直播人流涌过柏林墙时,Hermann 遇到了分别多年的 Clarrisa。从第二部Heimat 结束到现在已经19年了。重聚后的这对恋人,决定结束到处奔波演出的生活,安顿下来。而Clarrisa找到的“dream house”座落在莱茵河畔的山坡上,就在Hermann家乡附近。Clarrisa从东德请来的技工,把这座被废弃多时的大屋从里到外重新一遍。

确实1989年圣诞节的德国人,可以自称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整个国家沉浸在东西德边界被打通的喜悦中。剧中的东德人Gunnar宣称“5年之内东西德就会统一!”结果1990年就统一了。当时东德人第一次到西德,还能从银行领到100马克现金。东德技工Gunnar 和 Ugo 第一次进入西德的惊奇、第一次进入琳琅满目的工具商店的喜悦、西德人对来自东部的同胞热忱、有时不带恶意的好奇、有时无意流露出的看不起,很多地方都能引起我一定程度的共鸣。当年的德国、国家统一、经济强盛、铁幕倒下了、人人都自由了、前景一片光明。

讽刺的是,就在BBC4播放Heimat 3的时候,德国正在进行大选,选举没有明确的结果,
谁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的德国,已不是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增长缓慢、高失业率,仍然在为统一付出代价。甚至开始要学习“英国经验”,是学布莱尔,还是铁娘子?

1 Oct 2005, 0:09
Heimat 3.2 The Champions

1990 年,德国还沉浸在喜悦之中,Hermann 和 Clarissa 的dream house
竣工了,象征着德国的 reunion, rebuild, rejoice。Herman 受邀请为
德国统一编写交响乐。欢乐到德国队赢得世界杯时达到了顶点。世界杯决赛
开幕前分不清点球和任意球的区别的Clarissa到决赛时已经知道什么是假摔了。

然而木匠Gunnar婚姻的破裂,是否暗示着新的生活同时带来的痛苦的改变?
她的妻子Pedra 改嫁给 Hermann 的助手,Gunnar 必须寻找新的自我。
但新的德国充满了新的机会,Gunnar 来到柏林,开始成为柏林墙的凿墙一族,
德国队和他同姓的布雷默给他带来了运气,美国人向他订购一百万柏林墙的石块。
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镜头是,Gunnar 在开始“职业性”凿墙前,先用喷漆
在柏林墙上画了一男一女牵着两个女孩--正是他失去的家庭,然后开凿,
从他太太开始。。。

过去生活的阴影不是那么容易挥去。Tobi 开始新的生活,Hermann 的哥哥
Ernst 说服他一起去东欧淘宝。第一站到达的却是他曾经被东德军队毒打
的军用机场,现在正在等待被接管、清理、出售,军官们担忧着自己的养老金。
列宁的巨幅雕像是Tobi当年被打的见证,现在仍然步步跟着他。

未来的问题,在这一集中已经开始出现。Udo 回到东德,他的最大愿望是去罗马
观看德国队的决赛。在剧情介绍中,Udo一家来到罗马却无法进入球场,因为买到
的是假票(我却没有看到这一幕)。Gunnar的生意开始雇佣来自非洲(或是土耳其?)
的廉价劳工,他也在用更廉价的劳工了。而下一集就叫做:The Russians are Coming。

23 Oct 2005, 23:02
Heimat 3.3 The Russians are Coming

这些 “Russians”说:“在俄国他们叫我们‘法西斯’,在德国你们却叫我们‘俄国人’”。这些俄国人,是二战后生活在俄国(其实是哈萨克斯坦,不清楚史实如何)的德国后裔,在柏林墙倒下后,移居德国,住在美国人遗弃的基地里,做着邮递员、佣工这样的工作,“俄国人”的到来,象征着德国统一后的蜜月的结束。贫富差异、歧视、种族主义都在歌舞升平在开始出现。

Ugo 回到东部的Leizeig ,成为了地产发展商,重新装修卖给手中有钱的西方人,已是西装革履,捏出地产商的名片 - Restoration East,不如说是 Selling East。然而就在他还在装修的顶楼套房里,一群新纳粹光头党在唱着新纳粹摇滚。

Anton 的一家成了德国统一、新旧交替镇痛的小舞台。Anton 沉溺于过去的辉煌,让俄国姑娘 Galina (她是真正的“俄国人”,但也许是哈萨克斯坦人?)扮女佣行皇家礼。大儿子Hartmut要自组公司得不到父亲支持。Hartmut最后和 Galina 走在一起大概是离开这个家庭的必要举动。Galina 非池中之物,离开她因寄人篱下而嫉妒独断的丈夫是早晚的事。

Hermann 的女儿 Lulu 来看父亲,还带来两个男朋友。我们一直猜不出来Lulu到底要和哪个在一起,也许她自己也不知道,享受着和两个爱她的男人在一起的日子。当 Hartmut 终于带着 Galina 出走开始新的生活的时候,Lulu 好像也已决定了到底谁是她的男朋友。一个应该是充满对新生活无限想象的晚上,却因一场车祸嘎然而之。似乎是离开 Lulu 的三人行的 Rutz 的年轻生命,也早早夭折了。一切都有代价。

23 Oct 2005, 23:03
Heimat 3.4 Everyone is Doing Well

Everyone is doing well 似乎是当 everything is wrong 时人们说的话。现在已是1995年,Hermann 和 Clarissa 的关系出现了危机,两人的个性都太强,一方面成就了他们各自的艺术事业,另一方面也让这两个lover of life 年轻时分分合合10年最后还是分手。20年后终于团聚在他们的“梦想之屋”中,但对艺术成功的渴望是他们的生命,和爱人在一起是不足够让他们幸福的。

兴高采烈去车站接Clarissa的Hermann 被告知她几个小时后就要离开开始新的巡回演出,在争执中Clarissa说出了failed artist的话。Hermann 一气之下下山,在镇上遇到Tillman,回到家中Clarissa已经离开,却误踩了捕猎的铁夹。Hermann给铁夹夹着,痛苦中读着 Clarissa的留言的,我觉得是这一集最有黑色幽默的一幕了。

第2集中我们知道Hermann在为德国统一谱写交响曲, Clarissa 离开后Hermann开始重新谱写。迟迟未能完成这部交响曲是否是Clarissa说他是failed artist的原因?不管怎样,孤单中的Hermann终于从传说中这座房子的原主人留下的诗集上获得灵感,完成了交响曲。

Hermann 终于和大哥 Anton 和解了。在比赛结束后的球场,兄弟俩有了几分钟真正的交流。回家的路上,Hermann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人,跟他说现在离下个世纪只有4万个小时, Earth is beautiful, and dangerous。这里是这一集中唯一黑白的一段。

第二天,Anton就因心脏病发去世了。Anton 的去世,让周围所有人都开始审视自己的人生。一直和Anton一家疏淡的 Ernst 终于在葬礼上和大哥和解了。Hartmut 继承家业却面临众叛亲离,Hermann 无法和自己的女儿和解,却可以和已成为心理学教授的前妻共同感怀人生。Everyone is doing well?

23 Oct 2005, 23:04
Heimat 3.5 The Heirs

1997年。Ernst 结识了一个新朋友,一个来自波斯尼亚的男孩Matko。能和 Ernst 成为朋友的,自然是有共同的爱好才行,Matko对机械充满爱好和向往,Ernst送给他一驾小时候
制作的模型飞机。Matko 兴奋地在麦田里放飞着模型飞机,这一幕让我想起 Kes。后来这孩子还真养了一只受伤的鸽子。飞机、鸽子,象是Matko离开这个地方开始新生活的希望,Ernst象是他的 guardian angel。

小地方的人,有时会变得非常地狭隘、排外、妒忌;另一种人是从大城市搬到小地方来的有钱中产,享受现代生活的便利,却变成斤斤计较的环境保护主义者,不愿意小地方有任何的发展。两类人在反对Ernst上,找到了共同点,共同阻止了 Ernst 在小镇建设博物馆的计划,多年来藏画,本来是准备留给自己的家乡的,却被拒绝了。Ernst 的梦想破灭了,生命也嘎然而之,他的塞斯纳撞到了山崖,画上一个无愧他一生的句号。

对于 Matko 来说,失去了他的guardian angel ,代表着他梦想的鸽子被喊着“Millionaire bastard”的中学生们砸死了。Matko仿佛成为被砸断了翅膀鸽子,不仅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在充满贪婪和歧视的成人世界里,还成为被捕杀的对象,只能做一次最后无望的飞翔。

Clarissa 因为生病而停留下来,她和 Hermann 终于回到一起。Lulu 带着儿子 Lucas 回到家乡和父亲住在一起,失去了父亲传下来的公司的Hartmut最后也和前妻 Mara 回到一起,把实现 Ernst的博物馆作为目标、Simon一家似乎又可以坐在了一起。这一集,既是失去,又有团聚。

Heimat 3

23 Oct 2005, 23:16
Heimat 3.6 Farewell to Schabbach

The eve of the new millennium, Hermann and Clarissa’s house overlooking the Rhine, the ‘old gang’ reunited. Tillman ran everything, sound, lighting, firworks. Reunited were Clarissa’s mother, Ugo’s family, Hartmut and Mara, Hartmut’s brothers and sisters, surprisingly Galina and new husband, Clarissa’s son Arnold and his American wife and kids, a mysterious blond woman. Tillman played sax, Clarissa sung a American jazz, Hartmut’s brother ‘came out’. A party looking forward to the new century.

This reminds us Hermann and Schusschen’s wedding party. In that 60s night, in the bustling city of Munich, a group of young artists celerated then ended in despise. Waiting ahead for them would life, love, betrayle, divorce, suicide, fame,
confussion, seperation, unite. Many of them we don’t see anymore. The new millennium party was in the quite, picturesque Rhine, a refurbished old house. The barton was passed to the new generation as well, Clarissa became a grandma, Hermann’s grandson Lucas showed interest in piano playing, Ugo and Gunnar’s childern were all teenages. Not everyone was in happy mood. Ugo confessed to Tillman he’s in love with a twenty three girl and going to leave Jana. And the one who made this party happen, was missing.

Gunnar, now a rich person, was sent to prison for dangerous driving. On the August day when he should report to the prison, he looked directly into the eclipsed sun and got his eyes hurt. Decided to take one day off before going to prison (how strange), he then visited his ex-wife Petra and his two daughters. Gunnar was being Gunnar and almost ruined everything. He managed to reconciled with his daughters though. Gunnar then single-mindedly believed he would be released before the new millennium and wanted to see all his old friends reunited. On the party night, he’s sitting in his cell, alone, perhaps with that new Nazis thug inmate. The only thing he could hold on to was the music card his daugher sent to him.

Through all the up and down, happiness and desperation, Hermann and Clarissa’s life is back in a circle. When they walked on the hill of Schabbach, the white horse appeared again, just as the first day they came to here togather.

The colour and black/white switch is now replaced by saturated and muted sepia colour. When Hermann’s daughter, Lulu, came back from meeting with her once other lover, the colour was all washed out. She was still living in sorrow and denial, and couldn’t start new life in the new millannium. When she was starring outside the window, her son Lucas happily played piano when everybody was still sleeping.

Heimat 323 Oct 2005, 23:19
This is the last episode of Heimat 3, but there are still some questions:

What happened to Ernst’s collection?

Who was that blond woman in the millennium party, who left the music box (the one Clarissa received on the wedding day?).

What happened 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artmut and Galina?

I’ve heard there is a Heimat Flashback. Perhaps some of the questions will be answered.

3 Comments

  1. […] Heimat 的决定。而 Heimat 3 正是从柏林墙的倒下开始,这是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笔记: 23 Sep 2005, 21:12 Heimat […]

  2. mua3说道:

    我在书上看到这个故乡系列,被震撼到了。想看全部的话,应该怎么办呢?

  3. jolo说道:

    时间被潮流冲刷,难以保存永恒的瞬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