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注资不是用来发奖金的

有时候现实的讽刺性比虚构情节还有戏剧性。上周三英国政府宣布拨款500亿英镑注资银行,注资是比较好听的专业说法,实际上就是银行没钱了,要拿家当出来抵押别人也不要,只好向政府伸手要钱。同一天世界各国央行联合行动共同降息。然而全球股市在星期五再度狂泻。用《卫报》财经评论员Nils Pratley的话说,最可怕的是,造成周五全球股票急跌的,不是“恐慌性抛售”,而是“理性抛售”――投资者已经到了宁愿周五抛售,下周加10%再买回来,也不愿意攥着股票过周末的境地。

但是当我翻开周五的《金融时报》时,里头掉出一本大开本的精美免费杂志,名为《教你如何花掉你的年终奖金》(How To Spend It – Bonus Special),里面是各种时装美酒奢侈品、豪华旅游套餐等等的推荐。这本杂志的目标读者群,自然是伦敦金融城里的银行家和基金经理们。年终降至,正是发奖季节,似乎政府注资归注资,股票狂泻归狂泻,年终的奖金还是少不了的。

今天消息陆续传出,英国几家大银行准备接受政府30到70亿英镑不等的注资,共计400亿。银行部份国有化将是现实,纳税人将成为银行的股东。政府告诉公众救银行等于救经济,但百姓心中总是半信半疑:我的血汗钱给了银行,到底去了哪里?给银行的注资是不是也包括给银行高管的几十万上百万的“奖金”?那些把金融业搞垮,需要纳税人周济的银行高管们,是不是还有权、有脸拿“奖金”?

这是布朗的注资计划必然会遭遇的问题。星期三英国政府公布的计划中,提到得到政府注资的银行,必须控制管理层的巨额个人收入,但接着英国金融管理局(FSA)就说,控制银行职员工资,不是他们的职权范围。如果政府只是买下银行的优先股,没有投票权,不派人进驻董事会,又怎么来控制银行管理层不合理的收入呢?这个问题,在道德层面上如此对错分明,以至于上星期三“首相答问时间”上穷追不舍问首相布朗打算如何保证银行高层不会拿纳税人钱给自己发奖金的,是保守党领导人卡梅伦。

如果连保守党这个一贯代表“政府少干预企业运作”理念的政党都要做此姿态,那政府不得不有所表示了。于是今天英国政府表示,如果银行接受注资,政府将会派人进驻银行董事会,除了控制银行高管的工资收入,还会直接干预银行业的贷款政策。

在目前的非常时期,公众还是比较容易被说服给银行注资,但是,当政府开始削减公共开支和增加税收以补回政府财政上的窟窿时,将会有更多人出来质问金融界高层的收入是否公平合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