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金融风暴 秋后算帐

英国的经济危机刚刚开始,还不知道走到谷底要多久。但是金融风暴基本已经过去,纳税人付出极大代价,终于把英国银行从悬崖边拉了回来。公众中的情绪,是认为现在该是对那些差点让英国破产的人进行秋后算帐的时候了。过去一周中的一系列事件,正反映了英国公众的这种态度。

先是前任副首相,以“大老粗”“工人阶级”自居的 John Prescott 在社会媒体 Facebook 上发起了一个组,叫做 No ifs, no buts – pass on the cut,反对接受政府200亿注资的RBS银行准备发放10亿英镑奖金的计划,搜集到2万3千个反对签名,送到英国下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手中。
2009-02-10exbankchiefs

星期二财政委员会召开银行危机听证会,证人是2008年亏损240亿的RBS前董事会主席和CEO,以及差点破产、已经被 Lloyds TSB兼并的前HBOS董事会主席和CEO。这场听证会基本上是一场“批斗会”,这份集体签名,被委员会主席拿出来显示公众对这些银行前高管的愤怒。

这场听证会受到极大关注,除了英国议会自己的网络电视直播外,英国两大24小时新闻频道 BBC News 和 Sky News 都取消了正常节目,全程不间断地直播这场超过3个小时的听证会。英国的几份大报,也都在自己的网站上做快速更新,其中《卫报》、《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都派专人在网站上做 Live Blog,充分显示了文字和职业观点的优势。电视新闻频道有现场镜头看,但做评述的空间有限。而这种场合,冗长的问答和枯燥的数据,正需要熟悉背景的职业财经记者的即时点评。英国报纸可以说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长处,显示了职业化新闻在网络时代依然重要。听证会上四位前银行高管花了5分钟说自己“毫无保留地道歉”,然后花3个小时为自己开脱。第二天《太阳报》的头版大字标题是 Scumbag Millionaires,相信很多人会觉得话糙理不糙。

星期二“批斗会”上爆出的一桩内幕是,HBOS的一位风险管理部门的主管,早在2005年就向银行高管提出银行扩张过快的风险,但当时的银行CEO不仅没有接受他的意见,反而以“个性不相容”为由把他打发回家了。这位CEO,James Crosby 在2006年离开HBOS后,不仅是首相布朗的顾问,授予骑士头衔,还被请到英国金融管理局(FSA)担任副主席。请一位在HBOS的高风险模式中起关键作用的人来行使监管银行运作的职责,人们自然质疑首相布朗的判断力。James Crosby 在第二天中午的“首相答问时间”前辞职,为布朗提供了一点回转的空间。

同一天,财政委员会再次召开听证会。这次召来的是5位现任银行高管,代表在金融风暴中表现稳健的HSBC和Abbey银行,没有向英国政府伸手(但改向中东富国伸手)的Barclays银行,兼并了HBOS之后的 Lloyds银行以及RBS。这次谈的主要是未来,包括银行的奖金制度是否鼓励的投资上的过度冒险,银行的风险管理体制是否不当等问题。

我为《经济观察网》写了两篇文章,观察分析这两场听证会

星期四轮到了首相布朗。作为首相,除了每周三的“首相答问时间”外,每年2次还需要到下议院的联络委员会参加听证,接受委员会成员的质询。这次当然大部份问题都是关于政府在金融危机到来时是否举措不当,如何重启英国经济,如何改革金融体系等等。布朗在这种场合似乎游刃有余,但和过去一样,决不肯承认自己在判断处理上的过失。

三场高调听证会之后,似乎风暴已经过去。然而星期五又爆出新闻,原来布朗成立了一个名为 UK Financial Investment (UKFI)的机构,专门来管理政府注资RBS和Lloyds的370亿英镑。布朗请来的UKFI的代理主席,美国银行家 Glen Moreno 被爆出曾在一家列支敦士登银行 Liechtenstein Global Trust (LGT) 领过长达9年的薪水,而LGT 去年是德国政府追查逃税行动中的一个重要角色。虽然并没有确凿证据说明他参与逃税,但这种联系,让人对他是否可以胜任 UKFI 主席这个角色产生怀疑。顺藤摸瓜,又不免质疑首相布朗的用人能力。Glen Moreno 已经表示他不会寻求在 UKFI 长期任职。

星期五的爆炸性新闻来自 Lloyds 银行。银行宣布,过去对HBOS的亏损估算有误,在仔细计算之后,发现HBOS在2008年亏损达100亿英镑,几乎是预测的一倍。顿时市场对 Lloyds 会不会被HBOS拉下水产生忧虑,开始谣传 Lloyds 可能会不得不再次接受政府注资,甚至可能会被国有化。市场恐慌之下,Lloyds 股价狂跌30%。

去年10月份金融风暴正烈的时候,布朗出的奇招是让经营谨慎、财务状态良好的 Lloyds TSB银行兼并摇摇欲坠的HBOS,甚至不惜免除反垄断法制裁,目的是避免将HBOS国有化,以减轻纳税人负担。当时这一惊人举措,被认为是布朗的神来之笔,受到多方赞扬。现在不仅纳税人已经向合并后的 Lloyds 银行注资了170亿,而且还可能需要再注资。更糟糕的是,如果最后被迫把 Lloyds 银行国有化,那就意味把一个好端端的 Lloyds TSB 也拖下了水,真正是弄巧成拙了。

周末过去,Lloyds 银行的前景依然悬而未决,政府多次否认有国有化的打算。但是在本次金融风暴中,公众已经对任何承诺都失去了信心,唯一肯定的是什么怪事都有可能发生。过去的几天,即使是以金融风暴的尺度衡量,也是惊心动魄的一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