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八月 25th, 2009: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十九:Cathedral Festival Evensong

Cathedral Festival Evensong
St Mary’s Cathedral Choir
St Mary’s Cathedral
17:30 21 August
***/5

爱丁堡新城(New Town)西区的 St Mary’s Cathedral,我曾经在外面路过好多次,但从未进去过。今年的Edinburgh Fringe,这座教堂有好多节目参加,有不收门票的“午间音乐会”(Cathedral Lunchtime Concerts),也有卖门票的晚间音乐会。我本来是想去参加一场午间音乐会,顺便参观一下教堂,但是一直没有时间。那天看到 BBC Radio 3 实况转播了一场教堂唱诗班的晚祷,想来应该不错,正好下午有空,于是去参加了这场下午5点半的晚祷,也是免费活动。

St Mary’s Cathedral是一座天主教堂,内部果然宏伟庄严,我到达是唱诗班还在练唱,看教堂给的节目表,其中出了唱歌,还包括神父祈祷,还要求听众在规定的时刻站起坐下等等,原来这是一场正式的晚间祈祷。正发愁如何应付,来了一位中年男子,先向悬挂在教堂中央的十字架鞠一个躬,然后在第一排坐下。不知道他是不是教堂职员,反正他身后的听众都依照他的榜样行事了。

唱诗班的歌声,当然特别适合教堂的环境。苏格兰午后的阳光,正从窗口透进,洒在教堂内巨大的柱子上,给教堂内部蒙上一片温暖的光晕。

英国新书介绍#11 (2009年8月24日) D-Day: The Battle for Normandy

2009-06-10 Antony Beevor D-Day The Battle for Normandy

D-Day: The Battle for Normandy
作者 Antony Beevor
出版社 Viking/Penguin (精装本2009年5月28日出版)
ISBN 978-0670887033

这本书我过去已经做了一点介绍,而且在英国畅销书非小说类精装本排行榜上占据榜首好几个星期,但还是想再推荐一次。

这部差不多600页厚的书,我用一点一点的零碎时间慢慢地读,终于读到第26章(全书共30章),盟军已经突破德国在诺曼底半岛的防线,下一步将是消灭残部,向巴黎进军,这时已经是1944年8月中旬。诺曼底登陆本身,即D-Day,在第11章已经完成。

诺曼底登陆本身,即 Operation Overlord,只是本书的一部份,作者花了大量篇幅讲述的,是在D-Day之后,盟军如何艰难地突破德军在法国西部的纵深防线。虽然D-Day当天伤亡的士兵人数远远低于最坏的估计,但是不仅D-Day没有完成作战计划中需要占领的许多战略要点,包括Caen城,而且在接着的一两个月的作战中,盟军的伤亡人数还多于登陆作战。作者指出盟军的许多战略战术有问题,部队缺乏经验,与德军作战吃了许多亏;但是德军在战略上也是一片混乱,特别是希特勒喜欢在地图上遥控作战瞎指挥。

作者还描述了许多盟军在作战中如何造成城市村庄的破坏,以及法国平民的伤亡。在接受BBC的Radio Time 采访时他曾用了“战争罪行”一词,不过后来收回了,说那只是一时的情绪激动。

诺曼底登陆人物事件众多、大到将军、小到士兵,从伦敦到柏林,作者能把来龙去脉讲得清清楚楚,而且还同时引用大量当事人的记录,使场景十分生动。我虽然是断断续续地看,但每次拿起书来,都没有对情节发展感到糊涂,可见作者的把握能力。

上周英国畅销书排行榜 #11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十八:David Aaronovitch

2009-07-05 Voodoo Histories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David Aaronovitch
Society and the Modern World
12pm 20 August

我对 David Aaronovitch 的这本书《巫毒历史》(Voodoo Histories) 已经比较熟悉了,这次去听他在爱丁堡图书节上的讲座,还是带着“观众可能会提什么样的问题?”这个念头去的。主持人似乎也明白提问更有趣,把大部份时间让给了观众提问。

观众的提问有两类,其中一类是纠结他书中提到的阴谋论,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肯尼迪刺杀案,问他如何解释一个新证据,某个FBI特工的临终悔悟。通常这类问题本身很长,有的还带点演说性质,同时大部份观众对他们谈的“证据”完全没有了解。David Aaronovitch 对付这些问题通常不是正面回答,而是反复用 Occam’s razor 来说明:如果解释某件事情时有多重可能,应该首选最简单的答案,而不应引入不必要的复杂性。一个最新的阴谋论是目前在美国流行的“奥巴马不是美国公民”,因为他不是象他父母所称的那样,在夏威夷出生。甚至当人们在当地报纸上找到奥巴马父母当时刊登的儿子出身公告之后,还有人说那可能是故意的安排——也就是说奥巴马父母在儿子出生时,就预想到他将来要选总统,所以先制造一个假证据。显然要实现阴谋论的话,涉及的组织、人员、时间跨度,要比现实情况复杂得多。

他说阴谋论者的一个特点是选择性地信任某些证据,当这些证据被揭穿是虚假的之后,立刻转移到新的证据,所以揭穿阴谋论者常常是慢半拍,而且即使你一一戳穿所有“证据”,阴谋论者还是会去继续寻找新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理论。

另一类问题才比较有趣,比如有个女孩提出:面对许许多多的证据,你如何权重某些是真的成份多些、某些很可能是假?打击阴谋论者,是不是就是相信官方说法、或者是放弃怀疑精神?这里的第2个问题实际上与 David Aaronovitch 自己的经历有关,他曾经是2003英美入侵伊拉克的支持者,当时在争论伊拉克是否有大规模杀伤武器(WMD)时,他在《独立报》发表一篇评论,其中说道如果政府在入侵伊拉克之后找不到WMD的话,民众将永远无法相信政府的任何话了。他说他在一年后已经再写文章,说自己的那篇文章写得“愚蠢”,并说“健康的怀疑精神”(healthy scepticism) 是必需的,但是如果持“不管怎么样,我永远不会相信……”的态度,那就不再属于怀疑精神的范畴了。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十七:Michael Boulter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Michael Boulter
Darwin Explored
12:30pm 19 August

2009-08-25 Darwin's Garden

Michael Boulter 是英国的古生物学家,他在2008年出版了一本新书《达尔文的花园》(Darwin’s Garden)。这座花园指的是达尔文考察归来之后,在肯特郡定居时的乡村居所 Down House,达尔文在这里培育植物,做了不少实验,同时在这里写书,与其他志同道合者书信交流(Michael Boulter 说他充分利用了当时的IT:刚发明不久的 penny post邮件),酝酿他的《物种起源》。Michael Boulter 的这本书似乎和BBC今年拍摄的同名纪录片没有什么关系。

Michael Boulter 说话风趣幽默,他介绍了达尔文的生活轨迹:从小时候的缺乏安全感、到(在爱丁堡大学)学医不成、参加Beagle的考察、直到在“达尔文花园”思考和生活。在介绍过程中他常常说“不要买我的这本书,要买就买……”,引起观众一阵笑声,当他终于说“我的书写得比我说得清楚”时,连主持人也忍不住,插嘴道“这是你第一次说你的书的好话啊”。

他的主要观点,是说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其实说得是生物物种适应环境的能力――环境的变化会引发物种的改变,这就是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达尔文并不想说“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那是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对进化论错误的理解。他认为达尔文的想法领先了时代,在当时的环境下,他缺乏后代科学家们拥有的实验手段和遗传学方面的知识积累。

Michael Boulter 对新达尔文主义的倡导者 Richard Dawkins 和 Stephen Jay Gould持批评态度,认为他们把进化论教条化了,不过他的把达尔文的进化论诠释成为自然的和谐与物种的适应的企图,也不是没有批评者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