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请让照片说话

《南方都市报 评论周刊》最近在荷兰格罗宁根举行的 Noorderlicht 摄影节上闹出了一桩争议,一家国际图片社迫使摄影节撤下了一个图片展的说明文字。争论的焦点,在于身处冲突地带时,摄影记者除了用照片做记录之外,是否还可以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立场。

事情的缘起是美联社(AP)强迫马格南摄影师 Stuart Franklin 撤回他为自己策划的摄影展所写的文字介绍。Stuart Franklin 是著名新闻摄影师,曾在世界各地经历过不少新闻事件。他策划的摄影展主题是巴以冲突,作品反映2009年初以色列军队进攻加沙地带时,置身战火下的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当时以色列官方禁止任何海外新闻机构进入战区采访拍摄,从加沙地带传出的照片,都是由当地摄影师拍摄,其中有些是为美联社和其它国际图片社工作。这些照片通过图片社传到世界各地的新闻机构,曾被广为使用。

和其它西方摄影师一样,Stuart Franklin 不能进入加沙地带拍摄,据他自己介绍,触动他策划这场展览的,是以色列军方的使用过度暴力、巴勒斯坦人的顽强、特别是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摄影师的执着和投入。拥有这些照片版权的美联社先是同意提供照片,但看到他为展览目录所写的一篇约700字介绍之后,即要求他撤回这篇文章,理由是这篇文章有明显偏向,不符合美联社原来同意的“只用照片说话”协议。虽然获得了摄影节的支持,Stuart Frank-lin还是未能说服美联社改变立场,于是决定撤下文字。

争论双方都没有公布这篇文章,但是荷兰的 PhotoQ 摄影网站在获得文章之后,在网站上发表了全文。从文章上看,Stuart Franklin 确实没有提出什么大胆激进的看法,“以色列军方过度使用武力对付巴勒斯坦平民”,许多人早已持有这一观点。本星期公布的联合国调查报告也指责在年初的这场冲突中,巴以双方都犯有“战争罪行”。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的文章确实具有明显倾向性。

摄影师是应该“让图片说话”,避免做带倾向性的文字评述,还是可以甚至有义务发表自己的评论?严格来说,Stuart Franklin 这次并不是摄影师,他的角色是展览作品的策划者,是可以做出评述的。但是这些照片版权为美联社拥有,虽然它只发表了简短的声明,没有详细解释原因,但是可以想像,作为一家全球性图片社,它显然非常重视自己的中立形象,而不愿意卷入任何政治立场之争。让美联社感到棘手的,可能是策划者本身是著名摄影师这一事实。

美联社并没有拒绝提供照片,而是不允许这篇文字和这些照片放在一起,指责它施加新闻管制是不恰当的。这些照片不少早已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报章上,照片下的评论,往往比 Stuart Franklin 的激烈得多,在中东地区还曾被反以示威者“贴在游行标语牌”上。但是与摄影节的环境不同,在那些场合,发表评述的,很明确是摄影师和图片社之外的第三方。而这个展览出现的争议,正因为策划者自己的摄影师与评论者身份的模糊,可以说,正是他著名新闻摄影师的身份,让他失去了一些言论上的自由。

多重身份造成的立场冲突,其实时有发生,人们常不以为意。但是巴以冲突,在媒体平台上的争夺之激烈,远远超过其它冲突。以色列官方的宣传公关手段十分主动强硬,而巴勒斯坦人对于媒体的影响力也非常熟练,双方在世界各地同时有着许多朋友和敌人。美联社如此谨慎,不难理解。其实展览中的照片,其冲击力之强,已经不再需要大多解释,Stuart Franklin 完全可以让照片自己说话。

【附记】

1. 英国 Durham University 文化与政治地理教授 David Campbell 在他的博客上根据这一事件,做了一番新闻摄影政治化的讨论。

2. Stuart Franklin 1989年在北京,是拍下那幅著名的 Tank Man 照片的几名摄影师之一。他去年出版的摄影集 Footprint: Our Landscape in Flux 展示了人类生活对欧洲地貌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