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青楼红杏的护花使者

上个星期天《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独家新闻是 Belle de jour 的“主动曝光”

Belle de jour 是英国一个著名的博客,2003年就已经出现,以《伦敦应召女日记》(Dairy of a London Call Girl)为名,以第一人称 Belle 讲一个伦敦高级应召女郎的故事,引起不小轰动。这个博客一直更新至今,可以说是以后跟风的各种“用身体写作”类博客的始祖。但是Belle de jour不仅故事独特,而且文笔犀利,粉丝很多,这几年中已经出了好几本书,还由此改编了电视连续剧,由Billie Piper 主演的 Secret Dairy of a Call Girl。奇怪的是,在这信息泛滥的网络时代,Belle的身份却一直保护得很好,谣言自然是满天飞,但许多人接受了这是某个作家匿名写的博客式小说这么一个解释,有人甚至认为 Belle 是男人,因为“与高级有品味女人一夜风流”的故事,似乎正是典型的男性幻想。

Belle de jour 这个名字取自法国同名电影(这里有一张模糊的海报),一般可以翻作《白昼美人》,但是香港译法是更加香艳的《青楼红杏》。这其实是很确切的翻译,故事说的是 Catherine Deneuve 演的女主角做中产好太太闷得不行,于是白天丈夫上班出门,她就去妓院兼职,为的是寻求刺激,所以有“青楼”和(出墙的)“红杏”之说。Belle 用这个名字,是为了说明自己平时还有正式工作,出来做应召女纯为自愿,好玩兼赚钱――她的价码是每次两小时,300镑。

Belle 忽然选择自我曝光,是因为另一家报纸《每日邮报》,在6年之后,终于开始接近真相,于是她决定主动出击,让《星期日泰晤士报》做独家专访,原来这个真名是 Brooke Magnanti 的 Belle 还是一名生物学博士,方向是发育神经毒理学和癌症病因学,当年做应召女,是为了挣学费,现在已经是一名研究人员在Bristol一家研究所工作。

“女博士当应召女写博客”的故事已经够神奇了,但是背后却还有另一个故事:原来 Belle 还有一个网上的秘密护花使者。这是一个名叫Darren的资深博客作者,和 Belle 一样属于英国最早开始写博客的一小群人。他一直在更新一个名为 Updated UK Blogs 的博客,提供最新的英国博客链接。

他说在Belle de jour 这个博客出现不久,他就收到一个邮件请求把 Belle de jour 把加入他的链接博客上。这个邮件让他开始怀疑 Belle de jour 的作者不是生手,熟知博客操作,也许是伦敦最早的博客圈子内的人――这个圈子不大,而且他比较熟悉。此时 Brooke Magnanti 还同时在用真名写好几个博客(其中还包括一个科学博客Cosmas――真是又红又专啊!)和一些流传颇广的网文。在Belle de jour 获得《卫报》2003年最佳博客写作奖之后的某一天,他终于综合各种线索,包括写作风格和题材上透露出的相似性,得出了Belle 就是 Brooke Magnanti的结论。

他接下来的举动,让他当之无愧地成为Belle的护花使者。他知道任何人如何一旦接近真相,肯定会上Google 同时用 Belle de jour 和 Brooke Magnanti 这两个关键词进行搜索,于是在自己的链接博客 Link Machine Go上设置了一个陷井,写了一个特别网页,其中有 Belle de jour 字样――因为那是博客链接之一,再故意拷贝了一段 Brooke Magananti 在别处写的网文,于是这个当时互联网上唯一同时出现有 Belle de jour 和 Brooke Magananti 字样的网页,成了一个 Googlewhack ――即那些特别的搜索关键词搭配,在Google上只会出现一个搜索结果。Googlewhack 是英语博客界的一个游戏,有些人玩得神乎其神,还出过书。现在随着 Google 搜索算法的改变,已经比较难搞 Googlewhack了。

他为什么要做这个Googlewhack 呢?查到这个网页的人,得不到任何有用资讯,但他却可以通过研究这个网页的访问情况,来监控谁在用这个组合做搜索,相当于做了一个警报器。6年过去,几乎没有任何人前来访问,让他对英国小报记者的追踪能力嗤之以鼻。但是几个星期前,他从访问记录中发现有一个IP来自Associated Newspapers,《每日邮报》的出版社。警报响起了,他马上通过 Twitter给Belle 报警(他们互不认识,从未见过面)。据 Belle 后来证实,她当时已经从其它地方收到风声,说她的一个前男友给《每日邮报》报了料,这个Twitter上的警报证实了她被曝光已迫在眼前,于是为了争取主动,向《星期日泰晤士报》给予采访权。

一周之内,“青楼红杏”和她的秘密“护花使者”先后曝光。如果你去《星期日泰晤士报》网站看Brooke Magnanti 的照片,还真符合想像中 Belle de jour 的形象。我所不解的是,做一个生物学的 PhD已经是相当不易,平时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在实验室里,Brooke Magnanti 一边做 PhD,一边做兼职应召女,一边还能以几个不同身份的写内容完全不同的博客,实在是神奇之人。估计现在又可以再出一本新书,说不定几年后就可以看到由此改编的电影。

2 Comments

  1. an9说道:

    精力太旺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