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今年奥斯卡奖上的最佳电影

本来想说“今年哪部片子‘应该’获得奥斯卡奖”,转念一想,奥斯卡奖其实没有义务、也不“应该”、事实上经常错过了当年的“最佳”电影。奥斯卡奖是美国电影的业内奖项,是美国的电影人年终在一起评选当年哪部片子、哪位导演、哪位演员、直至哪位音效剪辑技术员最值得奖励这么一个相互拍拍肩膀的场合。

所以谁“最值得”奖励,通常超越了“谁最好”,更何况一部电影的“好”和“坏”,实在有太多的主观因素,而且在经过时间洗礼之后的“好”与“坏”又会不同,反而谁“最值得”往往能形成共识。奥斯卡奖经常会某一年形成某位电影人“挣得”的获奖资格的共识:Martin Scorsese 贡献出那么多杰作,却每次都与奥斯卡奖擦肩而过,直到拍了水平一般的 The Departed,学院的投票人觉得“应该”给他发一个奖了。

在写这篇的时候,离奥斯卡颁奖还有几个钟头,所以只能猜测一下投票人会怎么选择。Avatar 技术出色,是一种奇观,虽然故事本身简陋,称不上“最佳”,但却是今年最“值得”拿大奖的电影,因为它向全世界展示了在经济萧条、盗版泛滥的今天,好莱坞依然可以用创新来赢回观众。“挣得”获奖资格的还有 Crazy Heart 中的 Jeff Bridges,我怀疑 Sandra Bullock 也属于此列,有可能对 Meryl Streep 构成挑战,相比之下,Carey Mulligan 还太嫩,如果她获奖的话,她可以重复在BAFTA颁奖礼上“我从来没想到……”的致辞,只是这回应该是真心的。

今年的奥斯卡奖提名名单其实很弱,The Hurt Locker、Precious、A Single Man、An Education、加上被忽略的 Bright Star 等,都是很精彩但在份量上略有不足,或是在某一方面极为突出但是整体还不能称为“最佳”的电影――象 Up in the Air、Invictus、Crazy Heart、Inglourious Barsterds 等属于后者。

2010-03-06. The White Ribbon, by Michael Henake

在今年奥斯卡奖提名名单中,最好的电影,是 Michael Henake 的 The White Ribbon,这部电影有悬疑片的框架,让人想看下去,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银幕外发生,作为观影者,你自然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同时又觉得一旦自己“知道”了,那些丑恶也沾到了自己身上。这其实是 Michael Henake 在 Funny Game 中想做到、但是表达过于直白的效果。

法国片 An Prophet 十分精彩,有许多让人心悸之处,拳拳到肉,难得的是在一部扣人心弦的监狱悬疑片上,可以由观众做出多种不同的诠释,席卷了上个月的法国恺撒奖。但是在我看来,还是比不上 The White Ribbon。遗憾的是,这两部电影,加上没有获得提名的瑞典电影 Let the Right One In,不仅无法争夺几个最重要奖项,而且可能还拿不到最佳外语片奖――当然奥斯卡奖的最佳外语片奖本身就是个笑话,其它国家应该联合抵制这个奖项。

5 Comments

  1. vince说道:

    不过好像英美影评人对The White Ribbon的反映不及A Prophet。

    我也不是太理解法国人为什么会把最佳外语片给Gran Torino,这部电影虽然很好看很感人但是拿最佳也太~法国人真是太爱Clint Eastwood了

    BAFTA真喜欢Jacques Audiard啊,不知道奥斯卡会怎么选择

  2. vince说道:

    不过跟你的看法不同,我觉得Avatar机会很渺茫,最热的还是The Hurt Locker,除了没拿金球其他的都拿了, 反而Inglourious Basterds比较有机会爆冷。英国影评人ms不喜欢Inglourious Basterds,这点很合我心意,呵呵

  3. vince说道:

    对于奥斯卡而言,谁“最值得”奖励,通常超越了“谁最好”。

    我引用了一下,不知道你是否介意~

    1. newlight说道:

      我不介意。

      而且你还猜对了最佳电影……

  4. […] Wise 还将演男主角 John Ruskin,由现在英国演员中最亮的新星 Carey Mulligan 演 Effie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