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紧缩开支会加剧经济衰退

经济观察网》 西方经济在经历了今年上半年的复苏之后,又出现颓势,已经有不少人预言会出现“双底衰退”(double dip),还有一些人警告说可能出现类似1990年代日本的长期停滞。在刚刚结束的爱丁堡图书节上,两位知名的经济学家分别对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长期走向作出了预测,一个悲观、一个乐观,但两人都认为英国政府的紧缩公共开支政策只会加剧经济衰退。

2010-08-29.Freefall, by Joseph Stiglitz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 认为,2008-09年的金融海啸和随之而来的全球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的一场“濒死体验”。许多人意识到,过去几十年对于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能力的认识上,存在严重的误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变革,似乎谁都接受,但是具体应该如何去做,能否形成共识,现实情况却不乐观。

斯蒂格利茨今年初出版了新书 《自由落体:美国、自由市场以及全球经济的沉没》(Freefall: America, Free Market and the Sinking of Global Economy),书中他回顾了过去几十年来对自由市场经济的错误认知:虽然不断出现金融与经济危机,比如1998长期资本管理基金(LTCM)因为使用高风险金融工具导致破产,几乎拖垮整条华尔街,但事后人们得出的结论却是政府对市场的监管应该减少。金融界希望政府少作监管,学术界提供“放松监管”的理论基础,而政府内负责监管的人士又往往是来自金融界,本身就不相信政府监管的作用,造成了恶性循环。

2010-09-02.Capitalism 4.0, Anatole Kaletsky

对于市场经济与政府监管之间的关系,《泰晤士报》首席经济评论员安纳托尔·卡莱斯基(Anatole Kaletsky) 分析得更有条理。他在新作《资本主义4.0:新经济的诞生》(Capitalism 4.0: The Birth of a New Economy)中,把资本主义的历史划分成了几个阶段:资本主义1.0:从18世纪末资本主义诞生到1930年代大萧条,政府对市场完全不做监管;资本主义2.0:从罗斯福新政和凯恩斯主义开始,政府全面介入市场,“政府总是对的”;资本主义3.0:从1980年代里根和撒切尔政府时期开始,政府退出监管,“市场总是对的”;资本主义4.0:2008-09年的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之后,“市场和政府都是错的”。

你大概可以从两本书的书名中看出哪个是悲观者、哪个是乐观者。斯蒂格利茨认为经济萧条远未走完,美国的地产泡沫的调整还没有完成,政府大量注资不过是延迟了泡沫破裂之后的清算。卡莱斯基同样认为通往复苏的道路是漫长的,但他相信资本主义的灵活型,认为在“市场和政府都会犯错”的共识基础上,能够达成政府与市场之间新的平衡,用他的话说是“为资本主义升级”。

但到底如何“为资本主义升级”,两人都只能提出一些理念,在如何实现上却语焉不详。斯蒂格利茨认为必须要在市场和政府之间找到平衡,只有政府才能保证市场的稳定。卡莱斯基提出应该摒弃“市场是价格的最好决定者”这一观念,政府应该介入制定价格,比如商品价格应体现生产运输过程中对生态的破坏、碳排放等,而银行则应该为以后可能发生的危机以及必要的政府救助行动预支保险。

这些目标都相当宏大,需要国际间的共识和领导人的政治勇气。然而现实却令人担忧,两人都提到在加强政府监管上,美国正在倒退中,倾向保守而抗拒变革,缺乏美国支持,国际共识难以形成。

与此同时,英国联合政府5月份一上任就开始紧缩政府开支计划,其理由是降低政府赤字才能保证经济稳定。这两位作者和参加图书节的另一位发展经济学家张夏准(Ha-Joon Chang)都一致反对这一做法。斯蒂格利茨直接反驳了英国财政大臣奥斯伯恩(George Osborne)的“平衡国家赤字就好像持家要量入为出”的比喻,认为治国不同于治家,在经济萧条之时,政府更应该投资未来,不能放弃能产生长期回报的资产,否则只会削弱经济、导致失业上升、税收减少。

卡莱斯基所在的《泰晤士报》支持联合政府的经济政策,但他本人却认为紧缩是个错误的决策,英国政府如果能增加投资,就能更快地恢复经济增长。他指出《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提出的“零增长世纪”看法是混淆了供应和需求。供应能力的提高很容易实现,但是需求的增加就需要政府决策,在基建设施和新能源发展上做出投资,这一见解与张夏准的看法不谋而合。世界经合组织(OECD)本星期发布的报告中,也在建议发达国家政府重新考虑消减财政赤字的时机。

根据BBC的报道,负责制定银行监管政策的巴塞尔委员会(Basel Committee)即将出台新规定,要求今后银行的一级资金比必须达到7%(英国银行已经达到8-9%),这是建立跨国监管的努力中难得达成的一项共识。然而与此同时英国的巴克利银行任命了投资银行家达尔蒙(Bob Diamond)为CEO,让倡导零售银行与投资银行分割的英国商务大臣文斯·凯博(Vince Cable)大为不满。仅从这些例子可以看出,要把共识变成实践,在政府与市场之间达到新的平衡,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