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新书介绍 #62 (2010年12月6日) Crimea

Crimea: The Last Crusade
作者 Orlando Figes
出版社 Allen Lane (精装本2010年10月7日出版)
页数 608 页
定价 £30.00
ISBN 978-0713997040

发生在1853-1856年之间的克里米亚战争(Crimean War)在英国几乎是一场被遗忘的战争,留存在大众文化中的只有历史故事:著名的“轻骑兵冲锋”(The Charge of Light Brigade)已经成了“指挥官昏庸无能,士兵视死如归”的典型,奔赴克里米亚前线照顾伤员的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成为“白衣天使”的象征。至于战争本身,许多人都只能模糊记得这是欧洲大国争夺势力范围的一场无谓的战争。

英国历史学家、俄罗斯历史专家 Orlando Figes 的新作 Crimea 对这场战争进行了重新分析,他采用了大批来自俄罗斯的历史档案,以及从沙皇、将军、到参战的炮兵少尉托尔斯泰、一直到普通士兵军官从战争上写的书信和日记,对克里米亚战争的起因、战役、结局和后果做了详尽的论述。本书的副题《最后一场基督教宗教战争》(The Last Crusade)代表了作者的观点,他认为发动这场战争的沙皇尼古拉斯一世一直把这场战争看作是“上帝的意愿”。成为全世界的东正教领袖是俄罗斯天授神权,夺取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这个东正教的第一个首都是他的宗教责任,所以当他在开战前计算成败机会时,不是像赌徒那样衡量输赢,而是像一个教徒那样赌上帝在不在我这边。

这场战争的对手,确实非常奇怪,一个新教国家英国和一个天主教国家法国组成联盟,帮助一个穆斯林国家奥托曼帝国,与一个东正教国家俄罗斯开战。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需要借军事行动巩固他刚刚夺取的皇帝位置,而在英国,在报纸的煽动下,公众对俄罗斯的恐惧和仇恨,远远超过了对奥托曼帝国的穆斯林异教徒的厌恶。这是第一场在公众舆论压力下发动的战争。

克里米亚战争是一场近代战争,参战的英国军队,社会阶层非常分明,士兵大部份是低下层的贫民,而军官多是贵族成员,俄罗斯军队也是一样,军官是贵族,士兵则大部份是不识字的农奴和农民。战场上还经常出现双方停战收拾己方死伤人员的旧式传统。然而这场战争也有许多现代战争的影子,第一次使用了电报、第一次铺设了军用铁路、第一次大规模挖战壕、第一次采用了麻醉剂、第一次有战地记者做大量报道(英国诗人Alfred Tennyson 1854年创作的著名诗歌 The Charge of the Light Brigade 就是在读了《泰晤士报》战地记者的报道而写的),克里米亚战争还是第一次有大批照片留存的战争。

这本书的独到之处,还在于作者对克里米亚战争后果的分析,他认为这场战争对今后欧洲与俄罗斯的关系影响深远。在英国,俄罗斯坐实了其“残暴”“扩张”的形象,而战败的俄罗斯对英法的怨恨,不仅在于战败的耻辱,更多的是来自基督教“兄弟”的背叛。这种敌对情绪长期流传下去,让双方永远无法相互信任。这一关系一直延续到二战之后的东西方冷战,至今这个阴影依然存在。

作者 Orlando Figes 原来是非常受尊敬的俄国历史专家,今年初却卷入了一桩丑闻,他匿名到Amazon网站攻击其他历史学家作品、吹捧自己的书籍的做法被曝光,弄得灰头土脸。本书出版之后,受到评论界的一致好评,在给予高度赞扬之余,许多人都表示了不解:既然能写出这么好的书来,为什么还需要搞那些下三滥的勾当呢?

(Ottoman Empire 原来我写成“奥特曼帝国”,后来有人提醒我应翻译成“奥斯曼帝国”,我不清楚标准的译法是什么,似乎还是“奥托曼帝国”比较普遍一点,还有译成“奥图曼帝国”的。)

3 Comments

  1. 很长时间没来了,今天进来瞧瞧。

  2. […] #62 Crimea: The Last Crusade […]

  3. […] 以下是今年爱丁堡图书节上我感兴趣的讲座。不过我的这个名单是有偏见,一来我的阅读有偏向,二来参加了两年爱丁堡图书节之后,有些作者的讲座已经听过,即使知道会很精彩,比如 Tim Harford,也未必想再去。当然爱丁堡图书节的讲座通常很受欢迎,想去也不一定去得了。 Orlando Figes: A new history of Crimea and the first truly modern war 非常喜欢作者的新作 Crimea,在这之前我对克里米亚战争战争几乎一无所知。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