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媒体监督政府 谁来监督媒体

手机留言窃听事件,这几天的发展急转直下。Andy Coulson 和 Rebekah Brooks 相继被捕(不过要注意的是英国的“被捕”在非刑事案件上,很多时候被捕对象很快被保释,警方的目的并非之后的“关押”,而是明确警方将被捕对象定位为“嫌疑人”,并可因此获得许可搜查扣押被捕对象的资料文件的权力,两人在警局都只呆了半天左右),Rebekah Brooks 辞去新闻集团CEO职位,默多克飞到伦敦处理危机。在短暂的抗拒之后,默多克父子与上周四答应参加下周二的英国众议院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 。最新的发展是大伦敦地区总警司Paul Stephenson 在星期日宣布辞职,原因是伦敦警方(Met)在处理手机留言窃听事件上的失误,以及Met曾聘请了前《世界新闻报》副主编 Neil Wallis 作为媒体顾问。围绕手机留言窃听事件,在这两星期内的许多发展都出人意料,现在甚至有人声称首相卡梅伦都有辞职压力。

以下是为《南方都市报》写的有关这一事件的一则评论

媒体监督政府 谁来监督媒体

英国的手机留言窃听丑闻,两个星期内有了突破性的发展。这桩新闻两星期前还被许多主流媒体忽略,现在是每家报纸每天的头条。两星期前,媒体大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收购英国天空电视台(BSkyB)全部股份的行动已越过重重障碍,唯一的悬念就是出多少价了,本周新闻集团却宣布撤销收购计划。这一决定虽然做得突然,却并不出人意料。且不说英国议会三大党联合通过动议要求撤销收购,如果连新闻集团旗下的《泰晤士报》都在连续大篇幅报道窃听丑闻,那么对于新闻集团来说,现在收购确实属于“气氛不宜”。

一份小报用窃听手机留言的做法打探他人隐私――其中不仅包括名人明星,还有罪案的受害人,这一行为固然恶劣,但是何以导致英国上下如此一致强烈抵制新闻集团?其实英国政界与媒体担忧的,是“不择手段”的新闻集团在占据更多媒体平台之后,将对英国民主政治和言论自由产生的毒化作用。

闹出窃听丑闻的《世界新闻报》是英国销量最大的星期天小报,以报道大小明星的独家秘闻著称。这份报纸是默多克1980年代初进军英国媒体时买下的第一份报纸,收购之后这份报纸改走低俗路线,销量大增,财源滚滚,成为他全球媒体帝国的起点。除了《世界新闻报》,新闻集团在英国还有另一份畅销赚钱的小报《太阳报》以及两份赔钱的大报《泰晤士报》和《星期日泰晤士报》,一旦在天空电视台的股份从现在的39%变成100%,新闻集团的控制力将覆盖两个媒体平台。

在一个新闻自由的社会,媒体拥有监督政府的职责和影响力。在一个市场经济的环境下,私营媒体的目标是商业利益。媒体大亨为追求商业利益而施展其媒体的影响力时,他手下的媒体就不再是观察与报道的角色,而是直接参与权力运作。媒体大亨既可以对政府决策有关键影响,却必不象民选官员那样需要向公众交代,许多人认为这一现象违背了民主政治的精神。

在以私营媒体为主的社会,这一问题并没有良好的解决办法。许多时候一矛盾没有爆发靠的是媒体老板们自律,在下放编辑自主权的同时,与政界保持一定距离。但是默多克新闻集团的做法似乎刚好相反,十分张扬。英国报纸都有明确的政治立场,在每次大选前都会宣布支持哪个政党,但只有《太阳报》会自诩自己“造就”了或是“扼杀”了某位候选人。关键是政客们还都吃这一套,英国最近的三位首相:布莱尔、布朗、卡梅伦都曾试图与默多克建立良好关系以求得有利于自己的新闻头条,卡梅伦甚至请来了《世界新闻报》的前主编安迪•库尔森做新闻官。新闻集团旗下报纸在政治上的强势态度,让许多政客敢怒而不敢言,这种不满终于在窃听丑闻后爆发。

然而如何监管媒体,却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目前英国报纸采取自我监督的方式,但是在窃听丑闻中,作为自我监督机构的英国报刊投诉委员会两次发布调查报告称窃听手机留言在《世界新闻报》中属于“个人行为”,并且已“不再发生”。这一自我监督的是被,让人们对这一形式失去了信心。但如果由政府机构或法庭介入监管媒体,反对的声音将会更大,因为这将直接威胁新闻自由。折衷方案就是要么建立一个拥有更大权力的自我监督机构,要么以独立监督机构的方式进行,与目前英国监督传播媒体的独立机构Ofcom类似。

手机留言窃听丑闻远未结束,默多克本人已经同意参加下周二举行的英国议会听证会,到时候新闻集团在英国的前景将会更为清晰。同时对于媒体的运作与监督的讨论,还将会一直继续下去。

One Comment

  1. […] 这是我为《南方都市报》写的有关窃听手机留言案的第二篇评论。第一篇评论在这里。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