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没有源头的骚乱 断裂的社会纽带

经济观察网 英国城市发生的骚乱,已经进入第5个晚上。本次骚乱发生之突然、蔓延速度之快,让英国警方措手不及,也让许多英国人感到担心和困惑。

这次骚乱的导火线是伦敦警方枪杀一名黑人青年,而造成骚乱扩大的直接原因却是伦敦警方在骚乱发生初期反应迟缓,执法不力。

枪杀案发生在上星期四,一名居住在伦敦东北部贫民区的黑人青年马克·达根(Mark Duggan)在一辆出租车上被警察枪杀。英国警察平时不携带枪支,所以涉案的警察是专门跟踪此人并认定他随身携带了枪支的。确实在事后的调查中,在现场找到了一支装了实弹的手枪,但达根并没有开枪,警察开了两枪,其中一枪将他打死。此案目前仍在调查中。

星期六下午达根的亲属和朋友到托特纳姆当地警署门口示威抗议,这一直是一场和平抗议,但在夜幕降临之时却变了味,有另一帮人加入,开始砸商店抢东西烧汽车。所有这些都在警察眼皮底下发生,警察们却只能守住街道的一头,不仅没有制止抢劫,甚至无法保护消防车灭火。这 样的画面当晚反复在电视屏幕上播放,第二天,骚乱在伦敦蔓延开了。

警方也有他们的苦衷,目前伦敦大都会警区(即俗称的苏格兰场)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警察总长和负责反恐的副总长刚刚因为窃听手机留言事件辞职,8月份是度假高峰,大部份政府高层,包括伦敦市长、内务大臣、首相和副首相都在度假。在骚乱初期,不仅警方不够重视,警力薄弱,而且也没人愿意拍板。警方高层不愿意拍板驱散骚乱人群,还有另一个原因。近年来伦敦警方在对付示威游行时采取的手法倍受批评,2009年G20伦敦峰会期间推倒报贩致死的那名警察刚刚被起诉误杀,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在一边“观察”自然比下手容易得多。

同样的场面在以后的两天之内反复重演,骚乱者感觉到警察不会动手,一下子失去了畏惧感,敢在光天化日下打砸抢。警察则处处落后半步,疲于应付,根本无力实行驱逐或是逮捕骚乱者,用《泰晤士报》的头版头条来说,伦敦警方“弃守”了街头,让给了“暴徒”。在BBC网站上可以看到8个手持防暴装备的警察面对几十个骚乱者步步退让的视频,代表了当时的形势。直到两天过后,警力大增,伦敦警方这才开始在伦敦大规模拘捕骚乱者,控制住了街道。然而此时骚乱已经开始向英格兰中部和西北部蔓延了。

虽然骚乱只在有限的几个地点发生,但占据了所有的新闻频道的报刊版面,画面让人触目惊心,同时也让许多人疑惑,为什么会发生骚乱?可以说骚乱与达根被杀案已经脱离了关系,这早已不是一场有政治诉求的运动,许多参与打砸抢的青少年,最关心的似乎只是能抢到些什么,能砸烂些什么。

当然与警察之间的积怨,是骚乱爆发的一个原因。这些居住在以黑人为主的贫困区域的青少年,长期以来都是警察重点关照的对象,被警察当街搜查的几率远远高过平均水平,许多人参加地下黑帮,仇恨警察,这次给了他们一个发泄的机会。但许多人认为,在这之外,还有更深层的社会原因。

估计这场骚乱会成为今后社会学者研究的课题,目前能够肯定的,是大部份参与骚乱的人都处于一种与社会割裂的状态中。首先他们生活在贫困家庭,没有文化也看不到未来,对于他们来说,参与骚乱不需要担心会失去什么,因为本来就没什么可以失去,自然更不用担心未来。其次传统的家庭与社区的纽带也拴不住他们,据一些社会工作者说,这些青少年平时就处于在家无人管,在社区没人管得住的边缘状态。

在英国这样一个贫富分化严重、消费主义盛行的社会,这些人的唯一身份象征就是他们身上穿的和手上拿的东西了,对于他们来说,既无需向家长交代,也想不到未来的职业前景,这成了他们在骚乱中无所忌惮的重要原因。

一旦警方动员起来,这场骚乱将会渐渐平息,但因此带来的政治影响将会是长远的。从这场骚乱上,有人看到了社会不公,有人看到了家庭破裂,这场讨论将会继续下去,然而在保护公民上的失职,却有可能危及联合政府,首相卡梅伦从度假地迟回来了一天,就面临了相当多的指责。他所期望的,是骚乱能够尽快平息,然后他可以说服英国公众这场骚乱源于传统价值与家庭地位的丧失,而与联合政府的紧缩政策无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