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默多克蒙羞触动媒体生态

这是前一阵为《南风窗》写的一篇文章,分析新闻集团因窃听手机留言案受挫之后的媒体生态。《世界新闻报》关闭之后,英国的星期天小报的销量因此受益,为争取原《世界新闻报》的267万读者,星期天小报还使出了降价或是奉送超市购物券等等促销手法。其中销量涨幅最大的是《星期日每日星报》(Daily Star Sunday),7月份的销量比上个月上涨了130%,达每期70万份。但销量上涨最大的是《星期日镜报》(Sunday Mirror),7月份每期上涨了70万份,达170万份,涨幅64%。在星期天小报中,《星期日邮报》(Mail on Sunday)成为销量最高的一份,达226万份,比6月份多卖了33万份左右。

默多克蒙羞触动媒体生态

默多克庞大的媒体帝国正遭受着最严重的挑战。英国《世界新闻报》窃听手机留言案的大爆发,导致两周内形势急转直下,新闻集团的英国分公司“新闻国际”首席执行官辞职并被警方拘捕、发行量最大的周日报《世界新闻报》被关闭、担任过首相新闻官的前主编被捕、英国职务最高的两名警官辞职。一时间,不仅默多克的媒体帝国有分崩离析之势,而且与之交情匪浅的首相卡梅伦都被牵扯进来。

事件的高潮是7月19日默多克和他的儿子、也是事业接班人的詹姆斯出席英国下议院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的听证会。虽然听证会本身被默多克妻子邓文迪“出手救夫”的光芒掩盖了,但是许多人相信这次听证会将是这一事件的分水岭:有人说新闻集团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默多克在听证会上并未抖露出更多的丑闻,反而让普通人觉得这个令许多政客恐惧的媒体巨头并不可怕;也有人说这只是开始,接着警方要加强人手全力调查窃听手机留言事件,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头,随后还有一场由法官主持的公开质询,新闻集团的家底又会再次被晾出来。

其实听证会本身非常沉闷,除了默多克开头的那句“今天是我一辈子最蒙羞(humble)的日子”之外,实在没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对话。默多克说得最多的是“我不知道”、“我不认识这个人”。詹姆斯倒是侃侃而谈,但每次绕来绕去之后,结果还是“我不清楚谁应该负责”、“没人告诉过我”等等。委员会传唤默多克作证,是议会对媒体大亨的一大胜利,但议员们却没有提出什么有穿透力的问题,稍有针对性的提问,都被默多克父子耍太极挡回去了,难怪有人认为在这场听证会后,新闻集团的危机已经见底了。而英国媒体更为关注的是默多克的精神状态:这个曾经手段狠辣心思缜密、一手创建了媒体帝国、让许多政客胆寒的风云人物,在听证会上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老迈昏聩的国王,手下人在干什么,自己一无所知。

两份小报影响英伦

默多克的精神状态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他的媒体帝国就是他的个人帝国,靠的是他顽强不服输的个性和精准独到的眼光建立起来的。1968年默多克来到英国,买下的第一份报纸就是《世界新闻报》,他改变报纸风格走向低俗化,赢得了不少销量。第二年他买下《世界新闻报》姊妹报《太阳报》,多年经营之下使两份小报成为英国销量最大的报纸。接着他把眼光投向高端报纸,1982年买下了《泰晤士报》和《星期日泰晤士报》,在与印刷工人工会的对峙中,采用偷袭战术,一夜间把所有的印刷工序转移到暗中新建好的印刷车间。此举斗垮了工会,彻底改变了报社内的权力分配,同时他第一次在英国报纸中采用新型的电子印刷技术,让其它报纸纷纷效仿。1980年代末默多克投资高风险的卫星电视,建立天空(Sky)电视台,几乎因此破产,然而收费卫星电视终于在英国获得成功,天空卫视(BSkyB)一年利润超过10亿英镑,成为新闻集团在英国最赚钱的产业。不难理解为什么默多克想全资拥有BSkyB,不惜动用126亿美元企图买下剩下的61%股份。

相比之下,新闻集团在英国拥有的报纸,在规模上小很多,而且虽然两家小报是赚钱的,两家大报却长期亏损。然而默多克媒体帝国的威力、也是让许多政客心惊的,却是他手中的报纸,特别是两份小报。

英国小报主导舆论的影响力,与英国的报业传统和社会结构密切相关。英国长期以来所具有的社会阶层分明的传统,虽然在近几十年来已经大大消退,但其影响并非根除。体现在报纸上,你属于哪个社会阶层,几乎就决定了你会固定看哪份报纸。虽然有几份包括《泰晤士报》在内的高质量大报,但是在英国销量最大的,还是小报。小报读者以低收入的城市平民和低层的中产阶级为主,他们选择小报,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价格便宜、没有严肃枯燥的新闻、大量明星八卦,或是想看足球新闻等等。如果小报上仅有这些内容,那还不会有太大的政治影响力,但是英国的报纸传统上都有明确的政治立场,即便小报上也有相当多的政治新闻。在这种情况下,小报的采编方针、报道视角能够影响相当多的读者对新闻事件的看法。

小报的舆论导向作用,还体现在对其它媒体的影响。小报的头版头条,很有可能成为当天的主要新闻话题,通过广播电视等媒体再度扩大影响。近年来虽然英国的报纸销量逐年下降,但在主导舆论上的作用反而更加明显。这就是为什么报纸即使赔本,对拥有者来说还是具有无法替代的价值的原因。

在英国电影《女王》中,经常可以看到布莱尔的新闻官在研究报纸头条,因为他相信报纸头条会影响舆论,决定公众对皇室的看法。这些场景反映出来的,是英国的政客非常看重小报头条,担忧小报对他们政治前途、政策推广上的影响。如果有人手中掌握着英国两份销量最大的小报的话,那就足以让政界对他畏惧三分了。

媒体帝国的敌人们

窃听手机留言案,其实不是什么新闻。早在2005年英国警方就查出《世界新闻报》皇室新闻记者雇用私家侦探窃听皇室成员和工作人员的手机留言,这名记者还因此被判入狱。在这之后警方认定这是个别现象,停止了调查,其它媒体也失去了兴趣。唯一对此一直孜孜不倦继续调查的,是《卫报》。在政治立场上,新闻集团的报纸与《卫报》处于对立面。虽然在布莱尔当政其间,它们都支持工党政府,但是在布朗继任首相之后,新闻集团的报纸又倒回到支持保守党。曾经担任《世界新闻报》主编、因为窃听手机留言案辞职的安迪·库尔森还成了保守党领袖卡梅伦的新闻官。

《卫报》对窃听手机留言的追踪调查,一直被许多媒体认定为出于意识形态之争。尽管调查记者尼克·戴维斯不断挖出新线索,包括在2009年发现《世界新闻报》曾向窃听手机留言的一名受害者秘密支付70万英镑赔偿获得庭外和解,但一直没有获得英国其它媒体的响应。让人意外的是,《卫报》的盟友来自美国,《纽约时报》在经过深入调查之后,在去年9月发表长文揭露《世界新闻报》内部采用窃听手机留言等非法手段非常普遍。然而许多英国媒体还是认为《纽约时报》与《卫报》政治立场相近,生存空间都受新闻集团挤压,依然属于意识形态之争。

但是当尼克·戴维斯7月初独家报道了《世界新闻报》雇用的私家侦探曾在2002年窃听失踪少女米莉·道勒的手机留言,并且删除留言以便留出空间可以继续窃听新留言之后,事件性质马上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英国各家大报小报、BBC、新闻集团全资收购的对象“天空新闻”频道都做了铺天盖地的报道,最后连新闻集团旗下的《泰晤士报》也开始跟进。一方面这确实是一桩精彩曲折的新闻,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新闻集团在英国媒体界缺少朋友。默多克企图全资拥有天空卫视,让许多英国媒体产生警觉,从《卫报》到《每日邮报》和《每日电讯报》,不分政治立场,一起游说英国政府保护媒体多元化,阻止默多克的跨媒体垄断。默多克的儿子和继承人詹姆斯在英国当家之后,高调攻击BBC“过于庞大”,呼吁政府减少BBC经费,让其“缩水”。有人指出,詹姆斯这种到处树敌的做法,也是现在四面楚歌的原因之一。

对媒体生态的长远影响

窃听手机留言案爆发之初,新闻集团的处置有失当之处。当所有的矛头都集中在2002年担任《世界新闻报》主编、后来升任“新闻国际”首席执行官的丽贝卡·布鲁克斯身上时,默多克不让她辞职,却关闭了《世界新闻报》。此举不仅未能减缓舆论压力,反而造成了新闻集团不惜牺牲一家有168年历史的报纸、让200多名员工失业,也要保住一个高层人物的印象。随后新闻集团通过《泰晤士报》抛出库尔森曾经批准报社出钱贿赂警方这一新闻,反而让人觉得新闻集团高层在丢卒保车,对窃听手机留言一事全无愧疚。英国警方加大调查力度之后,库尔森、布鲁克斯相继被捕,布鲁克斯终于辞职,默多克飞到伦敦亲自坐镇,宣布放弃全资收购天空卫视,同意出席下议院委员会作证,终于有了他“一辈子最谦卑的日子”。

虽然默多克在听证会上“蒙羞”——这不包括被扔了一脸泡沫,这个愚蠢的示威行动的结果是让默多克得了几分同情,让邓文迪成了媒体红人——但父子俩没有给出任何实质性的回答。到底谁应该为窃听手机留言负责,还是一笔糊涂账。假设这场危机真的已经见底,那么新闻集团的直接损失是丧失了全资拥有天空卫视的机会,《世界新闻报》的关闭其实没有造成太大损失,只要新闻集团能尽快办出一份星期天小报——比如《星期日太阳报》,留住《世界新闻报》的读者群即可,凭新闻集团的财力资源这么做毫无困难。估计在今后一两年内,新闻集团在英国的扩张将会极为谨慎,但默多克绝不会放弃这块他发家的地盘的。

在两个星期的惊涛骇浪之后,英国的媒体生态几乎没有发生什么改变。虽然媒体多元化所面临的威胁暂时解除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对新闻自由的挑战。在本次事件中,英国的三大政党难得地联合起来反对新闻集团的扩张,但是政客们的下一个目标是整个新闻界。首相卡梅伦在7月20日的议会演讲中,很有技巧地把话题从新闻集团的职业操守转到了如何监督媒体上。英国报刊媒体自我监督的乏力,在窃听手机留言案中暴露无遗。但是以政府官方或半官方的形式监督报刊媒体,很容易被看成是政府钳制新闻自由的工具。从前年的议员津贴丑闻到今年的窃听手机留言案,说明即使在英国这一相对透明清廉的社会,从政界到媒体还是会出现滥用权力的状况。一个新闻自由的环境,是对抗权力腐败的重要手段,媒体不能无法无天,却也不能在各种监督下变得束手束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