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101): “向日葵是我的”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梵高的七幅《向日葵》

书名:《向日葵是我的》(The Sunflowers Are Mine) 作者:作者马丁•贝里(Martin Bailey) 出版社:Frances Lincoln 出版时间:2013年9月

书名:《向日葵是我的》(The Sunflowers Are Mine)
作者:作者马丁•贝里(Martin Bailey)
出版社:Frances Lincoln
出版时间:2013年9月

126年前的8月,阳光灿烂的普罗旺斯,正是向日葵盛开的季节。在8月20日至26日的一个星期内,法国画家梵高完成了四幅《向日葵》的创作。生前默默无名、没能卖出一幅画的梵高,大概不会想到,他的《向日葵》将会成为世界上最著名、最昂贵的油画之一。

据统计,每年有超过五千万人在美术馆中参观过《向日葵》,更多的人曾在明信片、画册或是其它纪念品上见到过《向日葵》,但是许多人不清楚的是《向日葵》其实是一个共有七幅油画的系列、梵高的巅峰之作,每一幅都有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

最近在英国出版的新书《向日葵是我的》(The Sunflowers Are Mine)作者马丁•贝里(Martin Bailey)是一名艺术新闻记者、也是研究梵高生平的专家。这本书的前一半讲述梵高生平,集中在《向日葵》的创作过程,后一半则跟踪这七幅油画的命运,其中不乏他在长期研究中获得的独家资料。

梵高的创作生涯的的转折点是在1886年搬到巴黎之后,他受印象派的启发,画风从荷兰时期的暗色转变而成明亮灿烂。1888年2月梵高前往法国南部的阿尔勒小镇居住,追寻南方乡村明亮的光线。创作《向日葵》系列,是为了装饰被称为“黄屋子”的住所,欢迎画家高更的到来。第一幅《三朵向日葵》,在绿松色的背景前是三朵生机盎然的向日葵,明亮的色调和他过去的画风相比,是一个很大的飞越。第二幅《六朵向日葵》风格迥然不同,深蓝色的背景与艳丽的向日葵形成强烈的反差,具有梵高十分欣赏的日本版画的强烈装饰性。梵高紧接着又画了第三幅、背景为松绿色的《十四朵向日葵》,以及第四幅、背景为橘黄色的《十五朵向日葵》。一周之内完成四幅《向日葵》,并且不断改变画风,说明此时正是梵高创作力的巅峰。

高更终于到了普罗旺斯,但两人很快闹翻了,后来高更想要《十五朵向日葵》,梵高不是很请愿。在给高更的回信中,梵高提到了两位法国著名的花卉画家、分别以画牡丹和蜀葵出名的让南(Jeannin)和科斯特(Quost),然后说“向日葵是我的”,说明他对自己的《向日葵》是非常满意的。

在这之后梵高完成了三幅临摹作品,成为这一系列中的第五至七幅:《十四朵向日葵》(临摹版)、《十五朵向日葵》(临摹签名版)、《十五朵向日葵》(临摹未签名版)。虽然是临摹,但梵高并不是简单地拷贝,而是加入了一些新的诠释,在画笔、颜色和构图上和原作都稍有不同。

完成《向日葵》系列之后仅仅一年多时间,梵高就去世了。最早购买他作品的大部分还是法国先锋艺术圈里的人,但是进入二十世纪后,他的作品开始成为收藏家和美术馆争夺的对象,《向日葵》系列被多次转手,价格也随之飞升。七幅《向日葵》的命运旅程,既显示了人们对现代艺术从排斥到欣赏的转变,也成了二十世纪艺术商品化的代表。

被日本商人买下的《六朵向日葵》在二战期间在美军轰炸中被毁。在剩下的六幅《向日葵》中,四幅目前分别陈列在伦敦的国家美术馆、慕尼黑的“新美术馆”、费城艺术博物馆和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中。

在这一系列中,《三朵向日葵》最为神秘,一直为私人拥有,但收藏者“极为谨慎”,不愿意透露自己身份。以天价售出的是《十五朵向日葵》(临摹未签名版),1987年在伦敦以2千5百万英镑的价格被日本安田火灾水上保险公司拍下,打破了艺术品拍卖的记录。这幅《向日葵》目前在损害保险日本公司总部顶层的东乡青儿美术馆永久陈列。

梵高创作这一系列,是为了抒发胸中的激情,用灿烂的黄色来表现象征着阳光与生命的向日葵。他大概不会在意《向日葵》的价格,但是他的作品能够影响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让现代艺术成为社会主流,一定会让他感到自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