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独立的概念不是一成不变的

本文略有删节的版本发表在了《欧洲时报》上。

9月18日,五百三十万苏格兰居民将走向投票站,参加苏格兰独立的全民公决。公投日期在去年11月就已公布,有关苏格兰独立利弊的各种讨论也早已经开始,但是直到今年8月5日,支持和反对独立的两大阵营代表:苏格兰国民党(SNP)领导人、现任苏格兰议会首席部长萨尔蒙德(Alex Salmond)与前英国财相达林(Alistair Darling)举行第一场电视辩论后,公投的紧迫感似乎才忽然来临,经过多年的酝酿,决定苏格兰命运的时候马上就要到来了。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2014

苏格兰独立也是今年爱丁堡图书节的一个重要话题。每年8月份,在爱丁堡市中心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新城”(New Town)西端的夏洛特广场(Charlotte Square)上,都会举办一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图书节,近年来每次都有超过800名作家艺术家举办讲座和讨论会。图书节的主题有时会超越文艺与写作,涉及重大时事议题,今年的主题之一是“苏格兰的未来”,嘉宾之中,就有萨尔蒙德。

萨尔蒙德出席爱丁堡图书节,是来和爱丁堡大学历史学首席研究员汤姆•迪瓦恩(Tom Devine)对话,讨论苏格兰独立之路以及公投之后可能发生的变化。迪瓦恩是苏格兰现代史的专家,曾出版过三十多本专著。这场对话之后不久,迪瓦恩在接受《观察家报》采访时,宣布自己将在独立公投中投赞成票。他表示自己长期以来一直支持苏格兰留在联合王国内并同时拥有“高度分权”,但是在看到近年来苏格兰政府在经济管理上表现出的能力、以及苏格兰与英格兰两地在政治理念上的分歧之后,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转而支持独立。

迪瓦恩是一位倍受尊敬的学者,苏格兰独立派对这一消息自然十分欢迎,但是他的观点对普通的苏格兰民众会有多大影响,却很难判断。对于大部分苏格兰人来说,是投支持票还是反对票,不只是一个民族感情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民族感情是次要的,关键是独立对苏格兰的发展有没有好处,是否会对自己的生活工作财产发生影响等等。从这一点上来说,苏格兰是否独立,并不是简单的民族自决问题。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2014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2014

今年爱丁堡图书节上的一位嘉宾伊恩•麦克沃特(Iain Macwhirter)对苏格兰独立的分析十分精辟。麦克沃特是苏格兰大报《先驱报》(Herald)的政治评论员,还曾担任过爱丁堡大学的学生校督(rector)。他在讲座中指出苏格兰独立并不是“寻求自由”,自从苏格兰加入联合王国之后,一直是大英帝国扩张的积极参与者,并不存在苏格兰人受歧视、苏格兰文化被压迫的问题。他强调说:“苏格兰不是英格兰的殖民地。”过去的三百多年间,作为联合王国的一部分,虽然身份稍低,苏格兰还是得到了莫大的好处。二十多年前苏格兰的独立运动声势还很小,过去苏格兰一直是保守党和工党的地盘,SNP没有太大影响力,萨尔蒙德的聪明之处是把工党的社会民主主义政策拿了过来,获得了苏格兰选民的支持,把苏格兰独立变成了主流意识。

麦克沃特指出,近十几年来苏格兰人开始考虑独立,主要是在“分权”运动(devolution)、重建苏格兰议会之后,发觉苏格兰政府可以有效地实施经济和社会政策,认识到也许在独立之后,苏格兰可以发展得更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苏格兰居民才会这么认真地研究独立是否会对经济、就业、福利等产生不良影响。“有哪个殖民地国家的人民在寻求独立的过程中,会把独立后使用哪种货币当作最大的问题?”麦克沃特尖刻地说道。他对苏格兰独立的分析,是迄今为止我听到的相关言论中最为清醒中肯的。

也许你会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反对独立的“联盟派”对苏格兰独立运动的贬低和攻击,但是就在这场讲座中,麦克沃特宣布他将会投支持票。这种表明立场的做法在英国媒体人中还很少见,他说作为一个政治评论员,他从来不披露自己在政党选举中的投票倾向,但是苏格兰独立公投“超越了政治”,他希望别人知道他的立场之后,对他的言论是否偏颇可以自行做出判断。他说他最希望的其实是所谓的“最大分权”(devo-max),即苏格兰留在联合王国內但享有极高的自主权,但是在本次公投中只有两个选择:独立或是不独立,他只能在两个他都不喜欢的选项中选一个稍好一点的。

麦克沃特对独立后苏格兰的前景很乐观,苏格兰可以和联合王国的其余部分(所谓的rUK)共享很多东西,包括使用统一的货币等,他说“独立的概念不是一成不变的”。不过我觉得他可能过于乐观了,苏格兰一旦独立,就像伴侣分家,必然需要谈判,即使双方政府愿意在利益分割上妥协,还必须考虑各自选民的情绪。最近一次在英格兰做的民意调查发现,大部分英格兰居民不愿意看到独立后的苏格兰继续使用英镑。同时可以想象苏格兰最坚定的独立派也不愿意接受英镑,因为这等于让英格兰银行控制苏格兰的货币政策。《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是生活在苏格兰多年的英格兰人,今年爱丁堡图书节的“神秘嘉宾”,在她反对独立的公开信中,提到了一旦苏格兰独立,将面对“三个心怀不满的邻居”,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她看得更为准确。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2014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2014

到目前为止,有关苏格兰独立的辩论大部分集中在经济方面,但也有人提出文化才必须是讨论的焦点。亚历山大•莫法特(Alexander Moffat)是一位著名的苏格兰画家,艾伦•里亚奇(Alan Riach)是一位苏格兰诗人、格拉斯哥大学苏格兰文学教授,今年两人共同撰写了一本名为《独立的艺术》(Arts of Independence)的小册子。在爱丁堡图书节的讲座中,两人一起阐明了自己的看法:苏格兰国家的独立,首先是苏格兰文化独立的问题。两人都认为苏格兰有着自己的文化传统,从文学、诗歌到绘画和现代艺术,苏格兰的艺术家都做出了很大贡献,但过去苏格兰文化在中小学教育中一直受到忽略。听着他们的讲座,我不禁想到,似乎并不需要苏格兰独立才能继承发扬苏格兰文化。苏格兰已经有自己独特的教育体系,中小学课程与考试都和英国其它地区不同,如果想让孩子们多读苏格兰诗人彭斯的诗歌,现在就可以修改中学课程,不必等到独立。所以虽然我同意在有关独立的辩论中,必须把文化摆在重要的位置,但实在看不出留在联合王国內如何阻碍了苏格兰文化的发展。

与这两位讲者的看法相反,另一些人指出苏格兰是联合王国的一部分这一事实促进了苏格兰文化的繁荣。《卫报》的知名艺评人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最近发表文章,提出苏格兰在现代艺术上取得的成就,应该是苏格兰留在联合王国內的理由。他以特纳奖(Turner Prize)作为例子,这是英国现代艺术最受关注的一个奖项,琼斯本人曾担任过评委。他指出近年来苏格兰艺术家在特纳奖上取得的成功,说明特纳奖是一个很好的国际舞台,可以让苏格兰艺术家充分展示作品和理念。民族主义只会扼杀创作,苏格兰艺术家们拥有的联合王国与苏格兰的双重身份,反而对艺术创作有激发作用。

我不知道有多少苏格兰艺术家会同意琼斯的看法,不过在近一年的苏格兰独立辩论中,大部分表明立场的艺术家都是支持苏格兰独立的,例如007的饰演者肖恩•康纳利(Sean Connery)、小说《迷幻列车》作者欧文•韦尔什(Irvin Welsh)、著名侦探小说女作家瓦尔•麦克德米德(Val McDermid)、以及《哈利波特》中鲁伯•海格的饰演者罗比•科尔特兰(Robbie Coltrane)等。当然“支持独立”本身就显得更为正面,象征着自由、进步,对一个全新世界的向往,而“反对独立”听上去就像是维持现状,沉闷乏味。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支持独立的艺术家更愿意公开自己的立场。但在反对独立这边,也有不少知名人物,除了上文提到的JK•罗琳外,还有《神秘博士》前任男主角戴维•田纳特(David Tennant)等人。

但是不管是作家、艺术家还是知名艺人,他们的表白对苏格兰民众的态度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这再次证明对于苏格兰居民来说,是否独立与其说是一个民族感情上的选择,不如说是在考虑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政府架构。

再过两个星期,我们就可以知道苏格兰居民对独立的选择到底是什么了。在经历了多年的讨论之后,不管他们是选择独立还是选择留在联合王国中,我们都希望苏格兰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拥有一个更为光明的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