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Heimat 3

今年是德国统一30周年,最近看的一些纪念文章让我想起了德国系列剧情片《故土3》(Heimat 3)。其中第一部的标题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The Happiest People in the World),其背景是1990年,那时柏林墙倒下不到一年,联邦德国队在足球世界杯上夺得冠军,没过多久这个国家就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完成了东西统一的德国,那一年,德国人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Heimat 三部曲

《故土》第一部于1984年播出,共11集,从一战德国战败谈到二战后德国的艰苦、复兴、下一代等等;第二部1993年播出,13集,刻画1960年代德国社会的动荡变迁;第三部2004年播出,6集,从柏林墙倒下的那一晚谈起。 )

当然最快乐只能是一时的,统一后的德国面临着诸多政治经济问题。这些在《故土3》中也有所涉及,这部片子是号称“德国人眼中的历史”的《故土》三部曲的第三部,时间跨度从柏林墙倒下到新世纪到来。在1990年代,德国东西部的经济水平差距很大,政治体制曾经截然不同,统一后的德国花了很大力气化解这些矛盾,通过向原东德地区大量投资来拉平两个地区的经济差异。

但是根据牛津大学历史教授蒂莫西·加顿艾什(Timonthy Garton Ash,理想国译丛曾出过他的专栏集《事实即颠覆》和《档案》)的说法,过去的30年是德国历史上最好的30年,不论“德国”是怎么定义的,是否可以追溯到神圣罗马帝国时期。他在英国《卫报》上撰文指出,这30年来,德国成为稳定、文明和节制的象征,本身的经济实力,加上全球化带来的巨大市场、疲软的欧元帮助出口商品在价格上取得的竞争力、欧盟东扩后带来的大批来自中东欧国家的廉价技工等等,让德国经济得以保持强劲发展,成为社会和谐的基础。

加顿艾什的文章同时从与欧盟关系的角度,对比德国和英国。他认为也许能够设想英国将来如何在欧盟之外蹒跚独行,但是德国与欧盟在经济政治和心理上的联系如此之深,分手是无法想象的。

这种德国脱离欧盟的假想,由另一位英国作者约翰·肯普夫纳(John Kampfner)最近提出。他说如果德国像英国一样脱欧,一定会马上组成一个跨党派议会委员会制定一套理性务实的方案,而不是像英国这样在各种可能性之间折腾。

John Kampfner, Why the Garmans Do It Better: Notes from a Grow-Up Country

加顿艾什和肯普夫纳都是非常了解德国的理性分析人士,他们不约而同谈到英国人对德国的态度似乎总是在两个极端间跳跃:把二战记忆卡通化以嘲讽德国人,同时又崇拜德国人的严谨精密。肯普夫纳在他的新书《为什么德国人做得更好》(Why the Germans Do It Better)指出,与英国相比,德国已成为一个更为“成熟”而温情的国家,而这一切并非凭空达成,也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了对纳粹时期艰难、深入而长期的反思而来。

这一点让我想起几年前看过的从德国人视角对比英德两国足球文化的《英式足球》(Englischer Fussball)一书,作者提到英格兰球迷总爱以二战口号打击德国队,可是德国人就很奇怪:这样的口号有什么用?我也很高兴德国在二战中被打败了呀。

Raphael Honigstein, Englischer Fussball: A German’s View of Our Beautiful Game

《故土3》的故事只拍到2000年,如果还会拍续集,倒是可以好好回顾一下德国这最好的30年。不过从目前来看,欧洲人,包括英国人在内,如果想要做“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可能需要一个在未来30年内依然经济强劲、政治稳定的德国。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