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Edinburgh

语言之美

爱丁堡图书节有专门的摄影师给应邀参加的作者拍摄肖像

每年8月的爱丁堡图书节,对我来说已是一项非常熟悉的活动。图书节规模越来越大,夏洛特广场已经不够用,从去年开始把大门对面的乔治大街占了一段,搭建临时演讲厅和书店。听众们依然非常踊跃,有一次我去主会场,发现座位安排做了些改动,座位数量增加到750,而当天仍然满座。

(更多…)

你的景点,我的家

在威尔士住的民宿,原来的乡间大宅被分成了许多套公寓,其中一套被房东用来经营民宿

今年七月开车从爱丁堡出发,沿英国东海岸线向南,直到伦敦北部,再从西海岸返回。在8天的行程期间,一共住了4个地方,都是所谓的“民宿”,让我们体验了其中的各种类型:有一处其实是度假村,把工业革命时期的厂房改造建一家家独立的住户,另两处是专门用来出租的整套房子,房东自己就住在隔壁,而在伦敦北部的一家,则显然是房东自己的家,房间里还摆着家庭照片,衣柜内挂着各种衣服。

(更多…)

文化传承的点点余波

由爱丁堡的Thomas Nelson and Sons在1901年出版的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作品集

前几天在一家旧书店买了一套1901年出版的英国作家萨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的14册小说集。其实除了第一册《名利场》(Vanity Fair),我对萨克雷的小说所知甚少,但是这套书虽然开本很小,纸张很薄,但是印刷得非常清晰,制作也十分精致,让人爱不释手。于是我特地留意了一下出版商的名字:汤姆斯·纳尔逊父子公司(Thomas Nelson and Sons),在伦敦、爱丁堡和纽约均有业务。

(更多…)

记录英国

Recording Scotland
Recording Scotland

前几天在城里的旧书店里看到一本画册,名为《记录苏格兰》(Recording Scotland),被书的封面吸引,翻开看看,里面是几十幅苏格兰各地的水彩画或素描,每一幅还有一页篇幅的文字说明,1952年出版。书中收的画我挺喜欢,于是就买了下来。

(更多…)

英国出版动态(38):罗琳新书争夺圣诞节前市场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罗琳新书争夺圣诞节前市场

对英国图书出版业来说,每年的圣诞节前市场非常关键,特别是那些成本和利润都很高的精装本图书,因为漂亮的精装本图书是价格不高又很拿得出手的圣诞礼物。圣诞节前的图书市场,从每年的9月份就已经开始,据统计去年的图书销售量从9月底开始,每周上升幅度达35%左右,一直延续到圣诞节前。

许多出版社都盯着这一市场,造成竞争空前激烈,许多新书都集中在9月底10月初出版,今年这段时间出现了3个出版高峰日,日出版量都超过了200种,其中10月11日被称为今年的“超级星期四”,日出版量达到了232种。这些图书中最为畅销的,将会争夺“圣诞节榜首”(Christmas No. 1)的位置,即圣诞节前一周内的销售量排行首位。这是一个从流行音乐销售中借来的概念,看过英国电影《真爱至上》(Love, Actually)的一定记得其中过气摇滚歌手出单曲争夺“圣诞节榜首”的情节。

圣诞节前市场上卖得最好的图书一般有以下几类:一类是明星厨师的新菜谱,电视名厨杰米•奥利弗(Jamie Oliver)的菜谱已经连续两年夺得“圣诞节榜首”位置,本周四他又将推出新菜谱《杰米的15分钟菜谱》(Jamie’s 15-Minute Meals);另一类是明星自传,这曾是前两年非常红火的类型,近来英国读者对这类作品已经没有以往的热情,但今年情况又有些特殊,伦敦奥运会的成功让英国人对体育明星产生了极大兴趣,英国队的两名“招牌女郎”、获7项全能金牌的杰茜卡•恩尼斯(Jessica Ennis)和场地自行车赛金牌得主维多利亚•彭德尔顿(Victoria Pendleton)的自传估计有不少粉丝追捧。

能够与以上两类图书有得一争的小说,一般就必须是出自明星作家之手、众人期盼已久的重头之作了。今年的代表将是JK•罗琳的《临时空缺》(The Casual Vacancy)。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的经验

《东方早报》文章

今天夏天全世界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伦敦奥运,但是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也在举行着一个盛大的节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艺术节:爱丁堡艺术节。

爱丁堡不是一个大城市,平时人口不过45万,但是每年8月份,一下子涌入大批的游客、观众、演员和媒体人士,人口这时可以翻一倍。爱丁堡艺术节是一个比较含糊的叫法,其实是多个同时进行的艺术节的总称。这些艺术节都是独立预算管理、在宗旨和经营上都很不相同,然而却又相互补充相互支持,形成良性互动。根据去年出版的一份研究报告,艺术节在2010年为爱丁堡带来了2亿4500英镑的额外旅游收入。

当然这只是硬性的数字,艺术节为爱丁堡和苏格兰的形象的提升,以及对英国的创意产业带来的正面影响,更是难以估计。同一份报告还指出在受访游客中,93%的人认为艺术节让爱丁堡变得更为特殊,82%的人说因为有了艺术节,他们希望以后还会再来爱丁堡。

可以说爱丁堡是建设文化艺术城市的成功典范,对于那些想借助文化艺术活动来提升形象、刺激旅游、增强“软实力”的城市来说,爱丁堡的经验是很值得研究的。

(更多…)

在爱丁堡重看鸦片战争

在《深圳特区报》上发表时有所删节,这是全文。

爱丁堡图书节不是书展,而是一个读书节,目的主要不是售书,而是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交流。与在爱丁堡艺术节期间同时举行的其它艺术节相比,爱丁堡图书节就没有那么大的气势,论场景的华丽气派比不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论场次规模比不上爱丁堡边缘艺术节。图书节的场地,不过是爱丁堡被列为联合国文化遗产的“新城”西端名叫夏洛特花园的一块大草坪,演讲厅是一座座临时搭建的帐篷,每年8月,读者、作者、记者和工作人员就一起挤在这一块草坪上。

然而就是在这简陋的场地,却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作者,从知名小说家到初出茅庐的年轻作者、从诺贝尔奖获得者到退休政客、从科学家到记者,都愿意来这里和读者面对面的交流。今年的图书节就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近800名作者参加,吸引了19万观众。

爱丁堡有着深厚的文学传统,所以不仅讲座几乎场场爆满,观众也相当有层次。今年我去参加《卫报》政治记者西蒙•霍加特的讲座时,发现坐在我前面的白发老人,原来是自由民主党前领袖坎贝尔。夏洛特花园中,常常能看到一些风雅的老者,手中拿着好几个场次的门票,看了一场又赶下一场。那么图书节的观众是不是有年龄偏大的问题?我向图书节的新闻官弗朗西丝•萨顿女士提出这个问题。她回答说这和我参加的讲座有关,不同的题材、不同的作者会吸引不同年龄段的听众。

确实,爱丁堡图书节不仅没有忘记年轻观众,而且还在培养下一代的读者。与针对成年读者的讲座同时举行的,是以未成年人为对象的节目,从3岁到15岁,每个节目都标注了适合读者的年龄段。夏洛特广场上,不仅有专门的童车停放区,还有儿童书店。

(更多…)

低调的皇家婚礼

Zara Phillips 今天在爱丁堡的 Canongate Kirk 举行婚礼,虽然她是伊丽莎白二世的外孙女,在英国皇室继承人名单上排名第13,本人却没有任何头衔,是个 Miss 而不是 Princess。可能正是这种平民作风,她是皇室中最受大众欢迎的成员之一。

Zara Phillips 是伊丽莎白二世的女儿安妮公主的孩子,年轻时代安妮公主酷爱骑马,爱上了马术教练Mark Phillips,两人在1969年成婚,据说当年英国势利眼的报纸对这名平民武夫出身的驸马爷颇看不上眼,常常拿他开玩笑,去年Channel4拍摄的电视剧 The Queen 中曾有一段安妮公主和她母亲的对话,说丈夫对皇家规矩还不太适应。

传说两人成婚时女王要赏个侯爵(Earl)头衔给驸马爷,结果没被接受,看完两人还真是喜欢这种聚光灯外的生活。因为这样他们的两个孩子 Peter和Zara 都没有皇家头衔。

(更多…)

爱丁堡2011年5月

许多爱丁堡城堡的照片都是在阳光灿烂的天气下照的,其实黑云压顶下的爱丁堡城堡,可能更有味道。

当然今年春天确实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多。

眺望远处的 Forth of Firth

Arthur’s Seat

从 Arthur’s Seat 的山坡上回望爱丁堡

爱丁堡2011年4月:樱花盛开

2011年4月是破纪录的既暖和又干燥的一月,经常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樱花也在这个季节盛开了。

爱丁堡大学 McEwan Hall 前的 Bristo Square 种了一圈白色的樱花树。

爱丁堡王子大街南侧靠着王子大街花园的路边,种着一排开粉红色花的樱花树。

Royal Mile 上的 Canongate Kirk 院子中也种了开粉色花的樱花树。

一棵开着粉色和白色两种花的樱花树。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