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当看剧成为一种体验

Line of Duty 第6季大结局创了收视率纪录

追看者甚众的英国警匪悬疑剧《重任在肩》(Line of Duty)第6季在今年5月初播完,该剧每周日晚在BBC电视一台播出一集,大结局播出时观众人数近1千3百万人,占当晚英国电视观众的56%。大概所有人都想知道剧中主角们前几季一直在追踪的代号H的神秘人物究竟是谁,不管看完之后是赞叹还是失望,大结局的观众人数都创造了英国剧情类电视节目2002年以来的最高记录。

我也是《重任在肩》的粉丝,但却不是这1千3百万观众之一。前一阵子实在太忙,周日晚上都没有时间看电视。我是在稍微闲下来一点后,在BBC网站上补看的。BBC在每一集播出后都会立刻放在网站上供观众免费观看。我虽然攒了好几集,却特意没有一口气看完,因为每看完一集之后,我都必须到《卫报》网站上读一下这集的重述(recap)及读者评论,否则就会觉得体验不够完整。

这大概是我在十年前看丹麦警匪悬疑剧《谋杀》(The Killing)时养成的习惯,这部剧将一桩谋杀案的侦破过程通过20集展现,一反流行的45分钟破一个案子的潮流。那时候也没有流媒体一次放出所有剧集,于是当BBC电视四台每周播出两集之后,就有许多时间回想剧情,猜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还想看看别人怎么说。《卫报》也许看到了读者有这个需求,于是每周播出之后都在网站上刊登一篇重述文章。从评论区的热闹程度来看,这一举动非常受欢迎。重述文章由《卫报》记者撰写,除了帮读者整理情节,猜测角色正邪外,还会推选最佳对白,以及对细节的观察,比如剧中女主角爱穿的钩织毛衣一直备受关注,在粉丝追捧下后来甚至成了一种时尚服饰。

《卫报》网站 The Killing的第一篇重述

“电视将死”这个话题已经提了许多年,但是电视、确切地说是定时观看节目的传统模式,也在不断适应求生,将看剧变成一种可以共享的体验,就是一种方式。当然这种体验只有针对情节复杂、细节丰富的剧集才可能形成。看《重任在肩》、《谋杀》时,你不仅不可能二倍速,有时甚至还得倒回去反复查看,即使这样仍可能漏过细节,难解心中疑团。

此时媒体重述电视剧集,就成了这种体验的一部分,甚至还能形成某种网上社区。在《卫报》网站上,《重任在肩》的重述从第一季开始就是由一位名叫莎拉·休斯(Sarah Hughes)的记者撰写,她观察细致而且文笔诙谐,很受欢迎。4月份她在给第3集写的重述中,轻轻带过一句“我现在还在医院里”,大部分读者都没太在意,直到几天后《卫报》公布休斯因患癌症去世的消息,大家才意识到原来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她还在病床上为读者写作,这篇重述也成了她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卫报》将后4集的重述变成开放式评论区,许多读者以评论的方式表达对莎拉的追悼、致敬和感激。

Sarah Hughes 去世前的最后一篇文章

我对《重任在肩》的观感,在一定程度上是受莎拉重述文章的影响。我对她也充满了敬意和谢意,看她的文字是一种享受,成了我看剧体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