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讲苏格兰的故事

今年的爱丁堡图书节场地是爱丁堡艺术学院

自1983年首次举办以来,图书节已经成为每年八月爱丁堡最让人期待的文化活动之一。去年的图书节改成完全在网上举行,今年采用的是混合方式,全部节目都可以在网上观看,但是部分节目也有现场观众。举办地点从往年的夏洛特广场搬到了位于旧城的爱丁堡艺术学院(Edinburgh College of Art),“中心场地”是艺术学院内的大庭院,观众游人可随意出入,还可以通过场地大屏幕观看正在进行的节目。

爱丁堡艺术学院的礼堂成了会场

学院的礼堂成了主会场,听众可以买票进入现场,但是每个座位之间都留有一定距离。嘉宾有的在现场,有的则通过网络加入。虽然有的场次和去年一样没有现场观众,但主持人和嘉宾背后窗外的景色就是不远处的爱丁堡城堡,感觉比去年敞亮很多。图书节书店就开在艺术学院旁边的原消防站里。

爱丁堡城堡为报告提供了绝佳的背景

今年图书节的主题之一是苏格兰的文学创作,图书节日程刚刚过半,已有不少有趣的节目。今年图书节的开幕日,几乎就是苏格兰作家司各特(Walter Scott)诞辰250周年的纪念日。在一个讨论司各特的节目中,嘉宾之一斯图尔特·凯利(Stuart Kelly)曾为司各特写过传记,副题是《发明了一个国家的人》,他指出在司各特之前,苏格兰一直被认为是一个荒蛮之地,司各特通过他的一系列历史小说,重新塑造了一个苏格兰形象,可以说为苏格兰民族认同建立了一套浪漫神话。另一位嘉宾卡洛琳·麦克拉肯—弗莱舍(Caroline McCracken-Flesher)则提出,今天的苏格兰急切需要在现代世界中找回自己的位置,司各特塑造的苏格兰是一个进步主义的社会,对苏格兰的明天仍然有意义。

爱丁堡图书节的书店是原来的消防站

司各特去世后,各界捐款在爱丁堡市中心的王子大街花园内建了一座高大的纪念碑,一座哥特式建筑。爱丁堡不乏哥特风格的建筑,以爱丁堡为背景、情节神秘恐怖的“哥特小说”(gothic novel)创作似乎也一直没有中断过,今年的图书节上就有好几位作者是写这一类型小说的。不过最令我感兴趣的一部作品是以爱丁堡为背景的历史小说《美丽的植物学家》(The Fair Botanists),故事发生在1822年,爱丁堡植物园刚刚搬到现在的位置,一株来自美洲的龙舌兰盛开,各方人士竞相前往观看。两位女士在植物园邂逅,一位是来自英格兰的“正统”女士,另一位是热衷香水调制的高级交际花。作者莎拉·谢里登(Sara Sheridan)与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合作,揉入了大量爱丁堡的历史人物,其中就包括司各特。

The Fair Botanists, by Sara Sheridan

苏格兰文学创作的兴盛与其繁荣的出版业相辅相成。在今年图书节的一个节目中,我第一次了解到苏格兰有超过一百家独立出版社,有的专做某一类图书,如连环漫画小说,或是少儿读物,有的则各类题材具有涉猎。一名嘉宾代表一个位于苏格兰高地的出版社参加节目,他特意强调:“每次说到我们出版社位于苏格兰高地,就有人问我们是不是只出苏格兰民间故事,其实我们什么题材都做的!”

很高兴看到爱丁堡图书节在形式上不断演变以适应疫情带来的各种限制,苏格兰的文学创作传统也在蓬勃延续,今年图书节刚刚过半,我就已经有好几本想买的书了。

图片由爱丁堡图书节提供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